sjsu6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新書-第137章 放棄幻想推薦-myojz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新朝的州牧相较于前朝刺史地位大增,为了适应国内盗贼麻起,只靠各郡分别镇压已经不足的情况,王莽以州牧位比三公,秩中二千石,还给了他们兵权,加号大将军,方便统筹州部军务,会剿叛贼。
但荆州牧费兴在这个位置上两度罢除,依然坚持己见:“对内当抚不当剿!”
几年前费兴第一次到任时就看明白了,荆扬地广人稀,除了前队外,不存在中原那般尖锐的人地矛盾。大泽山林能够提供很多人衣食,为祸当地最严重的是六莞之政,官府税山泽,夺民之利,百姓饥穷,故为盗贼。
这些盗贼虽动辄上万,但他们不过是被迫聚拢,擅称渠帅、三老,却没有任何旗号和纲领,只是转掠求食而已,依然念着遇上熟年回归乡里种地。
在费兴想来,倘若能通过赦令,说服盗贼们回归田里,免除部分租赋,由官府借贷铁犁耕牛种子,安抚好百姓,断了贼源后,荆州之贼可不战自平。
第一次他如此上奏,被王莽认为胡言乱语罢免,几年后荆州局势糜烂,皇帝还是只能让费兴来救火。
费兴坚持前见,这便是他久久勒兵于襄阳汉水,不肯南进的原因,就是想等一波大赦。
如今大赦终于来了,但绿林几个大小渠帅被认为参与了对皇子的劫杀,罪大恶极,不在宽赦之列。
但这不妨碍费兴派遣亲信,在口头上改了皇帝的赦令,令其进入绿林山,告知几个大字不识的渠帅。不但答应赦免他们,还表示只要愿意出山林来谈谈,可以招安众人,给他们一个官儿做。
这其实只是费兴的计策,他只是想将渠帅们骗出来,杀掉!
早在前汉时,御史大夫桑弘羊就提出过派遣勇士效仿专诸、聂政,刺杀匈奴及蛮夷酋首,制其死命,责以其过,再扶持亲汉的首领,就可以节省大军出动的花费。
汉昭帝时,傅介子身体力行试验了这种策略,带十来人斩杀楼兰王,悬首北阙,让汉朝不费兵革而得一国。
这种低成本的斩首行动到了新朝更受青睐,比如故大司马严尤曾诱高句丽侯朱蒙而斩,传首常安,导致高句丽小国陷入内乱,只能屈服于王莽。
当然,也有玩脱的时候,同一时段,西南方的牂牁大尹也诱句町国王入境,将其杀了。结果却引发了句町举国欲复血仇,新朝三征句町花费巨万,丧师无数,依然没能打下来,整个西南夷地区都糜烂了。
虽有此前车之鉴,但费兴认为,绿林之所以能够成为荆州诸盗势力最大的一支,和吸纳了许多亡命之徒做渠帅分不开。想要招抚绿林,首先得干掉他们,余者得了宽赦自然星散而去。
可费兴左等右等,最后等来的,竟是他派去使者的头颅!
且说绿林渠帅中,对费兴提出的条件动心的还真有不少,毕竟他们起兵前出身底层,颇多目光短浅之辈,一点食饵就上钩了。
但亦有聪明人,诸如刚从前队回来的马武,以及颍川人王常。
王常字颜卿,颍川郡舞阳县人也。他家也算小地主,识字,在故乡就任侠好义,为弟报仇,逃亡江夏,加入绿林军,担任偏裨小帅。
王常算是绿林中为数不多较有见识的人,知道一直聚啸山林没出息,对未来抱有一定筹划。他见渠帅们颇有松动,眼看就要上当,便唤了马武来,二人一合计,认为:“皇帝朝令夕改,这赦令不可信。”
马武道:“就算是真的,吾等一旦出山接受,部众便也各自思乡离散,到时候官府翻脸要杀吾等,手里再无人手自保,只能引颈待戮。”
如今朝廷大军压境,这场仗必须打,为了断绝大渠帅王凤、王匡等人接受宽赦的念想,马武当机立断,直接带人斩了费兴的使者!
一场血色的惊变之后,使者人头落地,赦免肯定是没戏了,而王常则乘机提议,向所有部众宣布:“皇帝派来的使者说了,绿林之人,统统要杀绝处死,从者斩首,渠帅焚烧车裂,皆不在赦免之列!”
……
在绿林军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后,费兴也知道,这场仗不得不打了。
本想八月时群盗到绿林外围收割粮食时再剿,可朝廷催促得紧,费兴只能在六月底强行进军。
费兴作为王莽代汉的亲信之一,献策治民尚可,但要他带兵打仗却是完全抓瞎。只能听手下各郡属令的提议,先对绿林贼自种的土地下手,将即将成熟的宿、稻毁掉,想要诱惑他们出山。
还真有不少人心疼收成,零星出来送了几波,但剩下的都学聪明了,紧跟渠帅,窝在山里就是不动。费兴便来了一波放火烧山,但这湿润的南方火哪是那么好点的,一场雨就给你灭了。
于是只能试探性向山中进剿,绿林地处江夏、南郡、前队之间的三不管区域,占地广袤。虽无高峰,却颇多连绵的山脊,加上森林密布,官军的车马寸步难行,庞大的兵力也被地形切割得极其零散。
而绿林熟悉本地道路,借助地形与官军灵活周旋,导致费兴麾下一无所获。有时候跟着投降的人跋涉数日,抵达绿林巢穴时,发现早就人去地空,回程时却遭到了袭击。
树枝上,山石旁,草丛里,绿林军一如其名,似乎与周遭融为一体,无处不在。他们没有好的甲兵,就用渔网、草叉、粪耙、石头、木棍来作战,却也打得官军丢盔弃甲,狼狈而奔。
十天下来,费兴的部众已经折损两千人,时值骤雨,官军士气低落,费兴见急切难以成功,便打算将部队拉出山林,向城邑撤离,休整后到了秋冬时再战。
结果却被喜欢剥了敌人衣裳冒充官军的马武所乘,他带人混入其中,在队伍拉得老长撤离的官军中忽然暴起,直接将他们截为两段!
而绿林其余渠帅诸如王凤、王匡、王常及张卬、成丹、朱鲔等则乘机将兵从山林中杀出,与官军缠斗在一起。
在兵力上,费兴麾下的“奔命”多达两万,是绿林的数倍,在装备上,他们也用着武库里的甲兵。但士气却全然不同,官军里有许多从前队等郡强行抓来的壮丁,虽训练了几个月,除了练死很多人外,军纪战斗力却没提升,遇袭后亦不死战,狼狈而奔。
倒是绿林军以为这支官军是来杀灭自己的,作战十分尽力。结果竟以数千之众,将两万人打得抱头鼠窜。荆州牧费兴只在亲信护送下乘车向北狂奔,被马武截击,这褐脸丑渠帅用长戟勾住费兴戎车的屏泥板,刺杀其骖乘。
马武正要对一看就是大官的费兴下手,倒是大渠帅王匡派人来传令,高呼:“勿要伤了荆州牧!”
乘着马武犹豫的当口,亲卫短兵击退了绿林,费兴亲自持鞭拼命挥舞,乘车狂飙冲出了重围。
身后的草木仿佛也成了绿林军,在风中摇曳恍如挥舞着刀兵的战士,官军彻底陷入了汪洋大海。
等他们残部抵达汉水,清点人数,折损了数千人,或死或逃,甚至还有当场投降加入绿林军的,至于辎重甲兵,更是几乎全部被绿林缴获。
“陛下委我以重任,竟为贼人所败,我无面目见天子啊!”
费兴说着就要投汉水自杀,被亲卫短兵救下,只收拾部众向西退到南郡。
他现在只担心一件事:“荆州兵力空虚,绿林若乘机攻城略地,只怕大半个江夏郡都要不保!”
……
与荆州牧费兴所料不差,绿林军在获得大胜后,确实开始了四面出击。
大渠帅王凤、王匡直扑他们的老家云杜县(湖北京山),又遣偏裨张卬、成丹、朱鲔三人各带部众去攻击绿林东南方的安陆县(湖北云梦)。
至于与这些本地渠帅不太相容的外地人王常、马武,则被打发到汉水守备,提防官军复来。
这三路的主要目的,倒不是为了扩大战果开辟新的根据地,而是为了一个极其朴素的目的:绿林山周边的地被官军所毁,没吃的了,只能出山搜粮。
各位渠帅嘴上都表示,不会动穷苦百姓,而瞄准县城的粮仓,别人不知如何,但王常、马武确实是这么做的。官军残部万余人驻扎南郡若县,在林子里他们打不过绿林,可若是攻城阵战,绿林也不是其对手。
于是便避开难啃的骨头,沿着汉水,去往空虚的江夏腹地。二人一路转战拔除乡邑,但这些地方才被官军搜刮过一遍,乡仓中余粮寥寥无几,连豪右也一脸穷相,刮不出太过油水,只能继续往南行,一路打到了竟陵县(湖北潜江)。
竟陵县宰听说绿林抵达,已弃城而走,马武当年避仇落草时,曾在这附近待过,小有名气,他们带着两千人,没费多达气力就拿下了县城。
入得城中后,马武让人控制粮仓武库,准备搬完东西撤离,王常却劝住了他。
“为何一定要返回绿林,不如在此地做一番事业。”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王常毕竟是小地主出身,对未来规划比几个只知抢一波吃到下个月的大渠帅要清晰,只暗暗对马武道:“如今吾等已大败官军,声名远扬,远近的豪杰一定会争相来投。”
重生之两世修缘 执迷
竟陵南边的云梦泽就有南郡张霸、江夏羊牧两股势力,号称万人,实际上能战者不过千人。若是自己9占住竟陵,将他们收拢过来,再拉些本地人加入,绿林势必实力大涨。
“北边背靠绿林山,南有云梦大泽之利,西方隔着汉水堵住官军,往东便可出安陆县,大肆攻城略地,打下江夏郡城西陵!”
如此一来,半个江夏都能纳入手中,再以此富饶之地、十余万人口为根基,日后就多了很多选择:西可攻南郡江陵,向北能回到他们的故乡南阳、颍川,大事可期也!
马武欣然应诺,与王常一拍即合,二人勒令手下不得虐民,王常甚至还约见了几个当地豪强,好言相劝,希望能与之合作。
可万万没想到,七月初时,退却的官军得到前队大尹甄阜支援后,反扑得极快。新军顺着汉水来收复竟陵县,王常、马武本打算与官军再战一场,守住这个重要的根据地,岂料派去云杜、安陆向其余渠帅求援的信使回来后,却告诉他们两个消息。
一是王凤、王匡回复,表示其他地方不要,占了也守不住,只有他们老家云杜就足够,云杜上万乡党已经愉快决定加入绿林。
其二件更让王常、马武心寒,却是去进攻安陆县的渠帅张卬等人,因为安陆稍稍抵抗了一番,竟然在暴怒之下,纵容数千手下屠城,在安陆大掠三日。绿林军将安陆官吏和男子杀得差不多,只抢了几千名妇女,连带掠得的粮食布帛,得意洋洋回了绿林山。
如此一来,他们便是孤立无援了。
王常马武只有两千多人,没了地利后,难敌上万官军,而本地豪强觉得绿林盗比官军好不了多少,也开始聚集私从武装攻击他们,二人只能匆匆撤退。
王常全取江夏的宏大计划就这样折了戟,等回到云杜绿林山,却见大小渠帅们住在县寺和豪强家里,为抢好房子争破了头。穿着花里胡哨的绫罗绸缎,灌酒喝得烂醉如泥,怀抱抢来的豪强妇女做压寨夫人,满足于此种生活。
反倒是他和马武因为所图甚大,这趟南下约束士卒,最后又撤得匆忙,竟没多少收获,反遭彼辈嘲笑:“王渠帅、马渠帅大老远跑到竟陵,还以为能多有缴获呢,竟空手而回?”
手下人也不理解,甚至有人当日就偷偷改换门庭,跑到其他山头投张卬等人,希望能分到几匹花布和一个老婆,几个人分也行……
马武、王常二人见这光景,不由愤懑失望,只能面面相觑,末了低声骂道:“竖子不足与之谋!”
数日后,安陆县被屠的消息传至绿林北麓的舂陵,遂使得刘秀兄弟放弃了对绿林豪杰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
刘秀叹息道:“贼,就是贼!”
……
PS: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