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4dv精品小說 驚天戰王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二章:調兵遣將推薦-4inqf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京都,国主府。
大厅内,皇傅撑着下巴,坐在黄金龙椅上。
眉头下沉,微微眯起的双眸中,摇曳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轰!
他猛地拍桌而起,扯着嗓子嚎出声。
“张宝灵这个牛鼻子老道,竟敢和本国主作对!他想干什么?他想造反吗?他难道就不怕本国主铲平他的太极门吗?真以为有着帝师之称,就可以在本国主面前无法无天,即便是帝师,也是夏渊的帝师,本国主不认,他在本国主面前就是一坨臭狗屎!!”
他简直气炸了。
派遣王子丹去金州城办事,谁成想一件事都没办成,就被张宝灵给一锅端了!
连郑山河这个,被迫向他投诚的驻军大都统,也被张宝灵关押在金州城城主府监狱中。
弄的他皇傅,原本唾手可得的南天省驻军掌控权,直接付之东流。
这事换谁能不怒火中烧?
此刻。
眼见皇傅在龙椅上,大发雷霆,大厅中的百余人全都默不作声。
只因谁都知道他性格暴虐,若在他气头上说错了话,必然会令自己惹火烧身!
“报——!”
忽然,一声拉长的喊声,从外面传进大厅,接着便见一名神色匆匆的卫士,带着满头汗珠,连滚带爬冲进来。
“禀告国主,大事不好!南城门发生祸乱,闫天星、兆康相继被杀,十万禁卫军死伤三万,剩余七万皆被叛乱之徒吓得抱头鼠窜,此刻南城门大开,已无一兵一卒驻守,叛乱之徒已冲进城中,逃出监控视野,不知所踪了!!”
话音落地,全场惊骇。
荣登大宝一天时间不到,眼皮子底下就发生了这种惊天大事,今天若不将叛乱之徒绳之以法,他皇傅,必会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
全国民众,世界诸国,各大组织,乃至全球一百多亿的人口,日后都会把此事,列为茶余饭后的笑料,在背后,将夏国这位新国主挖苦嘲笑亿万遍!
此等奇耻大辱,令皇傅怒火滔天!
轰!
一巴掌落下,拍弯龙椅把手,令在场之人吓的齐齐跪倒。
猩红双眸,环顾匍匐在的所有人,接着,阴冷至极的声音自他口腔中爆发。
“叛乱之徒有多少人,什么目的,什么身份!”
“禀国主,据说叛乱之徒共有四人,是因为闫天星统帅,在南城门外欺凌了一位孕妇,他们才……”
“你说什么?”皇傅眉头骤然一颤。
踩着凌厉步伐,冲到匍匐在地的卫士面前,并用脚,将其狠狠踩在地板上。
“仅凭四人就能杀掉,本国主的两位统帅级将领和三万禁卫军?你是在是拿本国主寻开心吗?你以为本国主会信你的鬼话——!!”
一声怒吼炸裂,吓的在场之人头皮发麻,震的大厅屋顶飘落飞尘!
然而。
即便在场所有人都不信,但这就是事实!
被踩的喘不过气来的卫士,惊觉自己可能会死,忍不住拿性命作保。
“国主!如若属下有半句虚言,你可以杀我全家!”
“还有,属下来这里向您汇报之前,调取南城门监控,通过人脸识别,核对出了其中一人的身份,此人和国家机密文件中的一个人完全吻合,她叫宁无缺,来自战王殿!”
此话一出,皇傅面色陡然一震!
呼通一下,将脚下踩着的卫士踢飞三米外,令其抱着腹部连连喷血!
而他,再次怒嚎道:“又和萧扬有关,他这家伙明明已死在本国主缜密的计划中,为什么和他有关的人,却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给本国主制造麻烦!!”
张宝灵,打着惊天战王的名号,在金州城搞事的消息,刚传到耳中不过两分钟,转眼又有战王殿的人南城门,在他这位国主的眼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一刻,皇傅简直发指眦裂。
他真想,将他认知中已死掉的萧扬尸体揪出来,狠狠鞭挞成百上千次,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国主,臣领命,远赴金州绞杀张宝灵,并将太极门踏平,以消您心头之怒!”
红色警戒之民国 华丽的虚伪
“国主,请把京都二百余万禁卫军的统帅权利赐给臣,臣定能在最短时间内,将那些叛乱之徒绳之以法!”
“国主,臣……”
一时间,大厅内数十位统帅级人物,争相请命,只为替皇傅分忧解难。
六十四位阁老,也在这时出谋划策,让皇傅看到自己的有用之处。
“国主,金州距此有数千里之遥,臣觉得应当调遣‘丰丘省’驻军长驱直入,攻向金州!”
谨见欢
“臣附议!南天省大都统郑山河被关押入狱,该省二百余万驻军群龙无首,调遣封丘省驻军入境,不仅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张宝灵,还能顺势拿下南天省驻军控制权!”
“庞阁老此话言之有理,为臣也附议!”
“附议……”
皇傅环顾全场,淡淡思量,不过片刻便同意此事,而后又将京都禁卫军的统帅权利,交给最贴心的亲信。
“本国主命你,天黑前必须将闯入京都城叛乱之徒全部抓获,否则提头来见!”
“臣,遵命!”
声音落定,皇傅当即大手一挥,有命在身的人们便着急忙慌的离去。
人们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直至消失后,六十四位阁老中的一个名叫王涛朗,模样尖嘴猴腮的男人,忽然上前问道。
悠闲乡村直播间 名窑
“国主,您为何不把惊天战王的死讯公之于众呢?”
闻言,正要坐回龙椅的皇傅,驻足回眸。
王涛朗见状,紧忙说道:“国主,张宝灵和宁无缺这些人,之所以如此不把您放在眼里,还是因为惊天战王这位举世共尊的国之英雄,才是民心所向,最适合荣登大宝的人选!”
此话一出,惹得皇傅目露不悦。
但王涛朗并未就此打住。
“国主,既然惊天战王已死,那您何不在此刻昭告天下,将他的死讯公之于众呢?”
“臣料定,只要得知惊天战王的死讯,这些心怀叵测之徒定会在瞬间土崩瓦解,而您也能稳坐国主之位,再无需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烦忧!”
话落,他眼底泛起激动之色。
他自认为,这个提议定能令皇傅对自己刮目相看,同时也庆幸,六十三位阁老百密一疏,让自己事先想到这件事。
可谁知。
正当他准备迎接赞赏时,皇傅却一巴掌将他扇翻在地。
“来人,把这个家伙拖出去砍了!”
王涛朗直接吓傻,冷汗直冒,跪在地上鬼哭狼嚎道:“国主饶命,国主饶命啊!臣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您一言不合就要砍我!死,也要让臣死个明白吧!”
“想知道原因?本国主便说予你听!”皇傅语气无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