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起點-第842章:別讓我抓住你鑒賞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云泰祥,丢了一百块钱给司机,我赶紧下车。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txt-第842章:別讓我抓住你鑒賞
我拄着拐杖朝着云泰祥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看到我来了,云泰祥的保安立马过来跟我打招呼。
“老板,你来了,有什么事吗?我去通知公司的管理来招待你?”
我立马挥挥手,我说:“不用……”
保安立马担心地说:“看你的脸色,有点难看啊,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我立马说:“没事,没事,我来的事,谁都别说。”
我说完就赶紧去马妍的办公室。
现在云泰祥交给马妍,吴灰他们打理,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这个时候,我只能去找他们。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我直接推开门,我看到马妍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我立马说:“最近公司怎么样?”
马妍看到我脸色难看,就问我:“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走路不方便,就坐车好了,实在不行,坐轮椅……”
我立马坐下来,腿很疼,我的伤还没有彻底好,但是我顾不上腿疼,我就说:“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马妍很奇怪,她说:“你到底怎么了?公司很好,股价又涨了百分之三十,你的资产现在都上百亿了,你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看着马妍,这个时候,我疑心非常的重,我开始不相信任何人了。
即便是马妍,我也不能轻易的相信。
我立马说:“没事,孩子产检不是很好,我心里很烦躁。”
马妍深吸一口气,她说:“被你吓死了,还以为公司出了什么事呢,孩子到底怎么样?”
我说:“羊水太少,需要补水,吴千钰疑神疑鬼的,说什么行善积德,我没办法,只好去请一尊翡翠雕像,准备去开光,再买一些手窜,天天念佛,哼,要是佛主真的有眼,这世上,那还有什么善恶之分呢。”
马妍无奈地说:“你啊,就是有点太自傲了,对待神明,还是心怀敬意比较好。”
马妍地话,让我浑身刺挠,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老和尚的话。
他说,从我踏进大金塔的那一刻起,其实,我已经开始信佛了,我本来是不信的,还嗤之以鼻,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那个老和尚,说的真对。
我说:“吴灰那边怎么样?”
马妍说:“他跟张北辰那边合作,管理银行还有边境的生意,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按照你的要求,公司给与了他跟三猫每个人百分之一的分红股,你现在是做甩手掌柜了,哼,很轻松,我们每个人都很忙。”
我笑了笑,我说:“想要上位,就的多劳,这是注定的。”
马妍说:“行了,别跟我说教了,我带你去柜台吧。”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跟着马妍一起去柜台。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说:“喂,大哥,你的车,找到了。”
我听着就开始冒汗了,我立马装作没事人一样问:“抓到了吗?谁干的?”
吴灰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大哥,人,都死了,车祸,那帮毛贼,偷了你的车,开上路没几分钟,就跟一辆装有上百吨木头的大卡车撞上了,四个人全死了。”
我立马说:“我草,我这么走运啊,妈的,要是我开车,那岂不是我被撞死了?”
吴灰立马笑着说:“大哥,你洪福齐天,躲过一劫。”
我说:“知道了,那边的生意怎么样?有时间,聚一聚。”
吴灰说:“好,晚上吧。”
我挂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马妍问我:“你车被偷了?”
我说:“被偷了,偷我车的人,出车祸了,全部都死了。”
马妍立马皱起了眉头,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摇了摇头,没回答马妍,直接拄着拐杖,快速的前往柜台。
这件事,我谁都不会说的,我要秘密的调查这件事,现在,我谁都不能相信,那么处心积虑的要置我于死地,什么深仇大恨?
我觉得,更多的应该为了利益。
有人很想把我伪装成意外死去,这里面的事,本来就不简单了,如果真的是杀我报仇,那直接找个杀手干掉我就行了。
这种偷偷摸摸的杀我,哼,一定是为了利益。
为了利益要杀我的人,一定是我身边的人。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件事,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起了疑心了。
到了柜台,我看着林师傅在摆货,看到我来了,林师傅立马笑着说:“董事长你来了,请坐请坐,快点上茶……”
我笑着说:“我已经辞职,不做董事长了,别这么叫我。”
林师傅笑着说:“林总,没有你啊,云泰祥早就破产了,是你啊,保住了云泰祥,你呢,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们的董事长。”
我笑了笑,心里有点苦涩,他这句话,很有可能就是要我命的根源。
是啊,我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了,但是,我还是实际操控一切,或许,有的人,想我死,自己掌控一切。
林师傅笑着问我:“董事长,你来视察工作还是?”
我说:“我想拿几件货,佛珠,还有请一尊翡翠佛像,准备去开光。”
林师傅立马笑着说:“林总,您还记得之前你赌的那块帝王裂吗?我们十几个师父把他加工成了一尊送子观音,刚好,您太太现在怀孕了,请这尊佛最好。”
我立马说:“快拿来给我看看。”
林师傅赶紧笑着去柜台吩咐了一声,很快,我就看着几个人抬着一尊一米多高的翡翠佛像出来了。
我看着那翠绿色的佛像,这块翡翠是我之前赌输的帝王绿,虽然高种水,高色料,但是是帝王绿,没有价值,没想到经过雕刻之后,这块料子起死回生了。
我看着那些裂痕,都被掏空了,用镂空的形势,雕刻了许多童子,有的趴在佛像上有的匍匐在佛像的脚下,非常的漂亮,栩栩如生。
我笑着说:“好,非常好,林师傅,我就拿这件了,钱,从我的薪酬里面扣吧,再给我那一些手窜……”
林师傅立马笑着说:“最近我们跟暹罗那边合作,从他们那边请了一些开光的佛牌,我拿几件给你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林师傅去拿货,很快,就拿着一些翡翠佛牌来了。
我看着非常满意,特别着急的拿了一块戴起来。
马妍笑着说:“你啊,还说不信。”
我笑了一下,怎么能不信?
我刚刚逃过一劫。
妈的,别让我抓住你。
否则,我一定会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