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899章 頭頂綠的發光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何青泉是王玄武的得力助手。
当初楚王府情报调查局刚刚成立的时候,他就被王玄武安排到了高句丽,负责汉城的情报收集工作。
这个工作,一干就是将近十年,直到去年李世民御驾亲征,灭掉了高句丽,然后又在李宽的影响下,成立了北高句丽和南高句丽,何青泉的工作才算是告了一个段落。
善于情报分析,头脑灵活,身手又不错的何青泉回到大唐之后,自然就跟着王玄武在李宽身边做事。
正好席君买被李宽安排去兼任顺丰镖局的总镖头,李宽身边还需要一个贴身护卫,何青泉就担任了这个角色。
“你就是达飞?”
作为楚王府情报调查局的人,何青泉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达飞,但是达飞的资料他却是看过好几遍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孽子討論-第899章 頭頂綠的發光分享
事实上,跟楚王府有关系的人,每一个人在情报调查局都有一份单独的档案。
像是凉州这边,蒙巴顿、阿斯卡、达飞、科尔曼、仆骨思等人的档案,都是有厚厚的一份,并且还有各自的画像。
“您是?”
都不用具体确认什么,单单何青泉身上的那股气质,达飞立马就想到了自己曾经见过的王玄武,觉得他们是一类人。
所以这人说自己是楚王府的护卫,基本上就确凿无疑了。
“楚王府何青泉!”
虽然在何青泉眼中,所有的胡人他都没有当回事。
但是,达飞毕竟是投靠了楚王府多年的人,他倒也没有故意为难他。
只见何青泉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在达飞面前晃了晃。
这种令牌,所有楚王府的人身上都有一个,只不过有些是金牌,有些是铜牌。
根据身份地位,令牌上的图案也略微不一样。
“见过何司长,不知道何司长远道而来,找达飞有什么事情呢?”
达飞的眼神很好,只是那一晃之间,就看到了令牌上面写着调查局第一司何青泉司长的字样。
作为少数几个知道楚王府下面还有一个叫做情报调查局的机构的胡人,达飞很清楚何青泉的地位。
这绝对是深受楚王殿下信任的人啊。
事实上,长安城中不少勋贵都或多或少的知道李宽手中还有一支秘密力量,就连李世民也不例外。
毕竟,勋贵世家,谁家手中没有点底牌的呀?
大家都没有太当回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问你一个问题,这个手镯是不是当初楚王殿下赏赐给你的那一个?”
何青泉拿出一个手镯,直接递给了达飞。
“咦?”
达飞满脸诧异的接过了手镯,“何司长,这手镯怎么会在你那里呢?这可是当初楚王殿下赏赐给我的新婚礼物呢,我把它送给了内人之后,她都一直舍不得戴在手中呢。”
“你上一次见过这手镯,是在什么时候了?”
“似乎好久没有见过了!至少最近两年是没有见过的!”
达飞皱着眉头想了想,显然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毕竟,他把手镯送给自己夫人之后,吩咐了一声“好生保管”,就没有具体再问什么了。
“你夫人可是信佛?”
何青泉脸上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
“何司长怎么知道?也就是从去年开始,她就开始信佛了!隔三差五的就要去弘福寺里面烧香拜佛,说是在佛祖面前保佑我的平安,洗刷我身上的杀戮。”
达飞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还颇为感动。
自己手上沾满了血,造过不少孽。
一直以来,达飞对于自己能够娶一个唐人士族女子为妻,是非常自豪的。
虽然自己妻子所在的凉州马家在大唐并不算是什么豪族,但是在凉州、甘州、肃州一带却是颇有影响力,是当地的几大家族之一。
要不是因为马家早些年在私底下搞过一些小动作,跟朝廷关系不怎么样,他们根本就不会把女儿嫁给自己。
哪怕是一个庶女。
不过,由于自己家跟楚王府的关系很好,一直没有疏通楚王府门路的马家,才想到了这条迂回之路。
事实上,自从达飞娶了马家的女儿之后,西北贸易对马家的态度,确实也有点改善。
但是,仅此而已。
对于早年当过反骨仔,或者冒出过这个念头的家族来说,楚王府都是看不上的。
甚至还要找个机会,把你从这个地方赶走。
毕竟,大唐要牢牢的掌控西北,打破原有的秩序就是一个必然选择。
这些地方豪族,在中央朝廷强盛的时候,就当个乖宝宝。
当中央朝廷权威衰弱的时候,就开始搞事情了。
凉州刺史上官仪早就有把这些豪族搞到岭南或者澳洲去的想法。
“你确定她真的是去弘福寺替你祈福去了吗?”
这个时候,何青泉对达飞的态度突然变得好了几分。
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草原都移到了他头上了,他居然还沾沾自喜。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达飞不傻,从何青泉的语气之中,他也感受到了不对劲。
“你知道这个手镯是怎么到我手中的吗?”
“我也正想问呢,这手镯怎么会在你手中呢?莫非楚王殿下当时安排了人制作了好几对一模一样的?也不应该啊,这个手镯明显就是楚王殿下赏赐给我的那个呀。”
达飞再次的端详起了眼前的手镯。
“刚刚在城门口,恰好有一个扒手行窃被抓,凉州警察署的警员从这名扒手身上找到了一些赃物,其中就有这个手镯。根据那个扒手的招供,这个手镯是他从弘福寺的一个和尚的禅房里面偷走的。这和尚的禅房,怎么会有手镯呢?很显然,这个手镯不应该是他本人的!”
何青泉的话刚说完,达飞的脸色就变得有点不好看了。
“会不会是我家娘子不小心落在寺庙里头,然后有和尚捡到了……”
达飞的这话,越说越没有信心。
这个时候,他也想起来了,似乎自己跟自家娘子已经有比较长时间没有做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了。
每次她不是说推脱说身体不方便,就说今天太累了。
甚至偶尔那么一两次,似乎也是不情不愿的样子,没有什么反应。
久而久之,达飞也就少了那方面的心思。
毕竟,他也还有丫鬟可以使用的嘛。
现在看来……
达飞的脸色非常难看,但是何青泉在跟前,他也只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
“我听说马家这几年的生意做得很是不错,许多吐蕃国的商家就只认马家的字号?西边过来的一些大食商人,跟马家关系也非常不错?”
何青泉虽然觉得达飞有点可怜,一个归化的胡人,一心想要融入到大唐,总算是娶了一个汉人家的女子,结果却是被带绿帽子了。
但是,可怜归可怜,何青泉见过的可怜人多去了,他才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耽误了正事。
很显然,借着这个机会清理一下马家,就算是何青泉的目的。
凉州是楚王府的凉州,本地不听话的士族,哪怕是彼此之间织成了一张网,共同进退,他也有信心打垮他们。
“没错!马家之前的生意受到西北贸易的影响之后,下滑的很是厉害。但是这几年他们跟吐蕃国和大食商家搭上了关系,发展非常的快,如今已经是隐隐是西北本地豪族的领头羊了。”
达飞品出了何青泉要对付马家的意思,但是此时此刻,他不仅没有帮马家遮掩,还希望亲自去带兵把马家给平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于已经接受了汉人文化的达飞来说,带绿帽子这种事情,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最关键的是对方还是一名和尚!
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啊?
“弘福寺中那名和尚的情况,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了,回头会把调查情况告诉你。这几天,你好好的收集整理一下马家在西北犯下的恶行,楚王殿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了。”
何青泉说完之后,也没有再留下来废话,直接回去交差了。
……
刚刚见玩何青泉的达飞,来到了后院之中,正好碰上准备再次去礼佛的马氏。
“你去哪?”
没有最终证实之前,达飞心中终究还是有一丝侥幸。
“夫君,我去弘福寺给你祈福呀?大师说过了,让我每天都去一趟,这样才显得有诚意。这些年,草原上不少的牧民都因为夫君的原因过上了妻离子散的生活,许多人甚至连死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我要是不天天去给你祈福,到时候会折寿的呀。”
马氏知道达飞对于娘家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倒也好言好语的在一旁解释了一顿。
“真的是去祈福吗?怎么乞求方法?你要坐在和尚的身上祈福才算有诚意吗?”
达飞的脸慢慢的沉了下来。
“达飞,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去替你祈福,你别不知好歹!这些年,你做的坏事还不够多吗?要不是我天天去庙里替你祈福,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马氏对达飞的性格颇为了解,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是起了疑心。
但是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像是自己占理一样的咄咄逼人。
之前的几次危机,她都是这样子躲过的。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了。
“当初我送给你的手镯呢?楚王殿下赏赐的那款!”
马氏听到这话,脸色猛地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强作镇定。
“楚王殿下赏赐的东西,太过贵重了,所以我专门收起来了。这个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怎么突然这么问呢?”
“呵呵,为什么这么问?”
达飞惨笑一声,心中的期待慢慢消失。
“夫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闲言碎语?这凉州城内,羡慕我们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有人编排各种各样的传闻来污蔑中伤我们。什么镇压草原牧民,助纣为虐之类的,我们完全不用去理会的。”
马氏估计自己在弘福寺里的事情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开始在那里混淆视听。
“闲言碎语?汉人有一句话,叫做空穴来风。你要是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哪来那么多闲言碎语呢?马三娘,这几年我达飞对你不薄吧?也给你们马家提供了不知道多少次便利,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
马氏听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夫君,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问你,你收藏的好好的手镯,怎么跑到人家弘福寺僧人的禅房里头?你每天去弘福寺,需要一待就一整天吗?为什么每次都去见同一个人?你真的是去祈福吗?这祈的是什么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就想知道,我哪里不好了,你要这样对我?”
达飞的话里夹杂着一些自己的推测,不过马氏不知道这是他的推测啊,以为自己的事情都暴露了。
“我马三娘虽然只是一个庶女,但是也是汉家儿女,凭什么要嫁给你一个胡人为妻?你就问问你自己,一个月你洗了几次澡?你自己对着别人呼呼气,看看最里面冒出来的都是什么味道?我理想中的府君,是一个出口成章,能诗会画的才子,你哪一样沾边了?”
既然自己的偷人的事情已经“败露”,马氏立马就换了一个嘴脸。
果然,女人的胸怀和胸是不成正比的。
“原来这些年,你们马家都是在利用我们父子,难怪你连同房都非常的抗拒,每次都不情不愿的。成亲多年了,也连一个小孩都没有。既然你们马家如此不仁不义,那就不要怪我了。”
达飞扬起了右手,很想一巴掌扇下去。
不过,眼前这人虽然给自己带了绿帽子,但是终究还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
所以这一巴掌,迟迟的没有落下。
当然,打马氏,达飞有点下不了手。
去弘福寺找马氏的奸夫,他可不会下不了手。
優秀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899章 頭頂綠的發光熱推
以达飞在凉州城内的势力,对付一个破坏了弘福寺清规的和尚,还是轻而易举的。
精彩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899章 頭頂綠的發光熱推
只是那个和尚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日子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偷而变化。
甚至凉州地区的士族力量,也因为这一个小偷而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