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十九章 明天我要完了……(望天分享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你到底拍了多少?”
黑翼少女在羞愤之余,也忍不住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因为她完全无法想象,这人的速度到底是有多快,或者应该说那不是速度的问题了。毕竟无论怎么想,物理世界里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他真要是能够在物理速度上达到这种惊人的程度……
那么是不是说,这人只要绕着一棵树来全速跑,就能够自己和自己交易了?
所以,这应该是某种非常识的能力所导致的结果才对,譬如说对时间的掌控,例如红魔馆女仆长的暂停时间的能力,又例如说永远亭的那位公主大人操纵须臾的力量,在别人根本就感知不到的时间里行动。
又譬如说,像是某位妖怪咸者的境界之力一样?因为境界被支配了,也就等于支配了先与后,同样也支配了快与慢。
考虑到眼前的这个魔法使与八云紫的关系,再考虑到他们之前还有过合体发动异变的前科,射命丸文微微眯起眼睛,做出了这样子有理有据的猜测,同时出于职业习惯,她的小脑瓜子迅速的开动脑筋思考了起来。
话说回来,似乎这一点可以做做文章的样子啊。
那个自称永远十七岁的装嫩妖怪,与眼前的这位幻想乡最近崛起的超新星,互相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比自己刚刚抓拍的照片有看头得多了?
毕竟无论她怎么造谣……咳咳,她的意思是说怎么在事实基础上进行那么一点点的艺术加工,和提出一点点的有理有据的猜想,也改变不了幻想乡里的人,大多数都对当事人的印象相当陌生的事实。
因为别说是那个普通的黑长直人类少女了,就算是这个魔法使,大家都不算太熟悉,很多人或许就连他的名字都没有什么印象。
所以两者相加,大概是产生不了什么剧烈的化学反应的,很难说是什么轰动的新闻,对她发行的报纸的声誉没有什么帮助——也主要是看声誉,销量不是问题,因为文文从来都是免费派送自己的报纸的,这件事对她来说就是无聊之余图个乐子,也不是为了赚钱。
但是如果将其中的一个换成八云紫,就完全不同了,毕竟这位妖怪咸者可是自带热度的……
迅速的理清了思路,射命丸文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突然掌握了外面世界的明星流量们惯用的热搜手段和思路,只是觉得这个操作貌似大有可为。
“拍了多少啊,这个我倒是没怎么注意过,不过绝对保质保量就是了,而且各个角度都有,这个文文你不用担心……”
注意到鸦天狗少女的微妙表情变化的魔术师,如此笑眯眯的说道。
“只是你的眼神不太对劲啊,《文文的写真集》(下)是不想要了吗?”
“……”
“……”
“等等,你这已经算得上是性骚扰了吧?”射命丸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人真是差劲,他到底是怎么样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她也最多就是在抓拍别人的日常照片的时候,运用一些错位的技巧而已,而这个人却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真的从各个角度的都给自己拍了一整套的写真集?
“啊哈哈哈哈,这个其实是骗你的啦,我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夏冉爽朗的笑了起来,对着鸦天狗少女竖起了大拇指,“放心吧,我怎么可能对文文你有想法呢……”
“……”
“……”
“听你这样说,我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啊……”黑翼少女咬牙切齿,她怎么觉得这句话的侮辱性极强的样子。
“这个就是你的问题了……”魔术师不置可否的说道,轻轻屈指敲了敲长桌,“怎么样,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件事,干不干?”
“……成交!”
在的威胁之下,射命丸文最终还是很识抬举的忍气吞声,咬牙切齿的答应了下来。
她并不知道这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毫无疑问的一点就是,目前主动权掌握在对方的手中,她别无选择,只能够有多少算多少,先拿回来的一部分底片再说。
“咦?”
夏冉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着射命丸文,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难道说自己吃亏了?他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道:“要不,在事成之后,我把《文文的写真集》(下)的一半给你?”
射命丸文对他怒目而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十九章 明天我要完了……(望天鑒賞
“啊哈哈哈,其实我是开玩笑的……主要是看你答应得这么爽快,有些奇怪,我还以为你会继续和我谈条件,至少争取将(上)都给一起拿回去呢。”
看来是没有办法继续压价,所以魔术师爽朗的笑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摆摆手表示刚刚都是开玩笑的。
“我争取了你会给吗?”黑翼少女不屑的冷笑。
“不会。”魔术师秒答。
“……”
“……”
“那不就结了吗?”射命丸文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就是知道这件事上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所以才不想和这个家伙浪费口舌。
“咦,等等——你刚刚说的「至少争取将(上)都给一起拿回去」,这里的「至少」是什么意思?”
突然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幻想乡最速的记者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狐疑的盯着当事人。
难道说……
除了(下)之外,不仅仅还有(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夏冉依然笑得爽朗,不管是不是真的,总得要吓唬一下文文才行,不然的话,这只鸦天狗是一个很麻烦的家伙……或者应该说,她是整个幻想乡里最麻烦的人了,根本就没有之一。
长生种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干,就都会感到很无聊,于是总得找些事情来做,可能一般人根本就无法理解其中的乐趣,但这也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这只鸦天狗的爱好也太独特了一些。
“你……”再次咬了咬牙,射命丸文身后的黑翼微微张开,又重新低垂下来,似乎是她刚刚有种想要试试暴起发难,依靠自身的极速抢了东西就跑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嘁。”轻轻发出这么一个音节,发现这只鸦天狗退缩了的魔术师,貌似是有些失望的轻轻叹气。
黑翼少女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照相机藏在背后,短裙下的双腿也并拢了起来,又羞又气,这人到底在失望个什么劲啊,难道说他其实刚才就在打着这样主意,想要让自己冲动行事,借机再给自己留些黑历史?
“好了,那就这样说定了,明珠你之后有空就来找文文吧,她就住在这座妖怪之山里。”
夏冉发现文文这一次学精了,于是也不纠结下去,他转眸看向了自己身旁一直表现得很乖巧的欧阳仙子,随口的叮嘱着。
“从这边过去就可以了。”
面无表情的伸手一指,射命丸文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接着就像是自个儿生闷气似的,转身快速的离开了这边,她觉得继续呆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什么都吃不下就饱了的。
夏冉看着这只鸦天狗的背影消失,正准备将视线收回来,结果却是恰好越过青色宫裙的少女的身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唔,正好,明珠你也认识的熟人来了……”
“熟人……?”
欧阳明珠不禁愣了一下,也下意识的转身回望,正好看见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身影正从山下款款而来。
“柳、柳姑娘……”
一瞬间,久远之前的时光仿若海潮冲刷上了沙滩,欧阳小姐喃喃自语着,想起了曾经的一些记忆片段,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妖界少主的容姿依然还是如同当年一般惊艳。
她心中突然有些不安,也有些沮丧与失落,只是强自镇定的露出了柔媚的笑容,眸光转向魔术师:
“我都差点儿忘记了呢,说起来,柳姑娘她和老师你离开,好像也已经上千年了吧,现在老师你和她……”
“不是,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两界时间流速不等,而且明珠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夏冉直接打断她的话语,有些无奈的提醒着这位仙子,“对于柳姑娘来说,距离你们上次见面,其实也就是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样子。”
“……”
“……”
“诶?啊?是这样吗?”发出两声代表着疑惑的萌萌的声音,欧阳小姐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貌似她的世界观还是没有调整到位,下意识地用自己主观熟悉地时间观来揣测这边的情况了。
“当然是这样了,你等会儿自己问问她就不知道了吗?”
“原、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欧阳小姐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担忧与沮丧似乎显得很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虽然自己等待了上千年的岁月,但是貌似从老师这边的情况来看,自己根本就不算迟!还有机会!还可以的!
“以为什么?”
“没、没什么……”欧阳小姐连连摇头,紧接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表情一瞬间就变得有些不太对劲起来了,“等等,老师,要是柳姑娘等会儿问起韩姑娘他们的情况,我应该怎么说?”
“……”
“……”
正接过夏洛特递过来的一杯果汁,夏冉的动作微微凝固住,他也突然发现了这是个问题。
“既然已经过去上千年了……她应该也有心理准备了吧?”迟疑着用猜测的口吻,这么说着话,魔术师的眼神飘忽不定,迅速的扫向了正在那边走过来的柳梦璃,又迅速的收了回去。
“老师,你刚刚才说从柳姑娘她的角度来说,才过了一个多月的样子……”欧阳小姐有些无奈的提醒他,现在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
“这个,我觉得吧,韩姑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生死簿上阳寿天定,这也是早就注定好了的天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老师你确定等会儿,要和柳姑娘这么说吗?”
“……”
“……”
师徒俩大眼瞪小眼的,场面一度有些安静。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第十九章 明天我要完了……(望天讀書
就在这个时候——
“夏公子,你回来了?”柔美悦耳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晚风一道而来的还有一阵淡淡的香气,既像是少女独有的处子幽香,又像是被染上的某种药香。
或者是两者都有吧,毕竟柳梦璃擅制秘香,身上自然会带有诸如丁香、广藿等的药香味。
这也是她的独特特征之一了……夏冉脑子里有些乱,只能够这么胡思乱想着,同时下意识的举起手来挥了挥,“柳姑娘你来了啊,婵幽大人没有一起来吗?”
“都说了,公子唤我名字即可……”柳梦璃微微一笑,“娘她最近这段时间正在闭关疗伤,所以实在是没有办法过来了。”
“哦,也是,她的伤势……”夏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那位永远亭的八意医生医术的确是相当高明,经过她的调理,娘的伤势已经大为好转了,据说是再疗养一段时日就可以痊愈……”柳梦璃轻声说道。
下一刻,她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魔术师旁边的青色宫裙的少女,神色迅速的从疑惑到惊喜转变:“这位是……欧阳小姐?!”
“是我,柳姑娘,好久不见了……”欧阳明珠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但还是努力的维持着微笑。
“夏公子,难道你是回去了我们的那方天地吗?”柳梦璃有些着急的看向夏冉,惊喜而又期待的开口问道。
“没、没有,只是明珠她自己过来了而已……”夏冉伸出手指挠着脸颊,脑海里的思绪电转,一瞬间思索了无数个方案,却又都被他自己一一否定了。
似乎没有什么办法,人不可能面对什么事情都保持理性。
将心比心,换做他自己,要是突然听说自己在一个多月前还有说有笑,一起游山玩水,闯荡江湖的好友现在已经逝世了,自己却连对方最后一面都没有来得及见到……
嗯,这怎么可能轻易的接受下来?
哪怕实际上的情况是在另一个世界,时间已经过去了上千年的时光,一切其实都是理所当然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也好。
“是这样吗?”柳梦璃略显诧异的睁大眼眸,似乎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就收敛了情绪,轻轻的伸手拂了拂耳畔的青丝,“欧阳小姐,能不能和我说一下,菱纱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
“……”
“……”
“咳咳,柳姑娘,你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在心中叹了口气,夏冉环顾左右一圈,终于还是对着柳梦璃开口道。
毕竟此时此刻四周欢声笑语,宴会现场的氛围并不适合说一些悲伤的事情,这样子对大家都不太好。
“诶,现在吗?夏公子?”柳梦璃似是有些愕然。
“没错,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柳梦璃心中不禁一震,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说是菱纱她们……
“……夏公子,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她用力抿了抿下唇,强自镇定的说道:“是不是菱纱他们……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魔术师张了张口,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是有些时候,不说话其实也是一种表态。
“果然……是这样吗?菱纱她是不是已经……”
少女的星眸一向盈盈若水,这一刻却是突兀的黯淡了下去,怅然若失,黯然失色,又仿佛是蒙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水雾,就连眼眶也都微微发红了起来。
她兰质蕙心,冰雪聪明,自然隐约已经猜到了什么。
其他人应该都没有问题,唯独只有自己的那位好友,大概是已经……
“别别别,你别哭啊……”夏冉顿时就麻爪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还什么都没有说,柳梦璃就已然猜到了个大概,看着少女悲苦的神情,他一下子就手忙脚乱了起来。
“夏公子,你告诉我,是不是菱纱她……”柳梦璃摇摇头,双眸之中泪光闪烁。
“……是,不过是因为两界时间不等,那方天地距离我们离开至今,已经过去上千年的光阴了。”魔术师小心翼翼的说道。
紧接着,他便看见少女凄然一笑,眸中的泪水顺着晶莹的脸颊,滑落下来。
……
……
“太慢了……”
表侧神社,高大的鸟居之下,迎着最后的夕阳余晖,黑长直少女不悦的蹙起眉头。
“没办法啊,毕竟现在事情特别多……”雪之下阳乃露出阳光的笑容,用力的伸了个懒腰,在晚风中露出美好的身段,“不过小雪乃居然会在这里等着姐姐,还真是让我感动呢。”
“我只是担心你没有人带着,会找不到路进去。”黑长直少女冷淡的说道。
“是吗?我才不信呢……”姐姐大人用很阳光的表情说出了这样的话,“让我猜猜,他没有和你在一起,是又怎么惹你生气了吗?所以你才会自己在这里等我?”
“没有!”雪之下果断否认。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少女眉宇之间,浮现出一丝明显的不耐烦。
“果然是有啊……”雪之下阳乃仔细端详着自己妹妹的神色,于是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你!你是不是听不懂别人说的话?!”黑长直少女又羞又恼,果然就不能够对她好一点!
“你别激动,小雪乃……”
“我没激动!”少女激动的说道。
“好好好,那是我错了,我们现在快点过去吧,好不好?”雪之下阳乃连连点头,反正到底是不是,只要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
(PS:明天还是逃不掉了,而且这一次女方的家长也会上门……我……嗯,祝我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