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r9c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匠心 ptt-813 是什麼相伴-v2g4y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接下来,文物小组的成员继续按步就班地进行测绘,许问一直跟在旁边没有离开。
说到底,他对现代技术的了解远不如传统的那些,相对来说也算短板,还是想尽其可能地补足一些的。
他刚才亮了精准目测这一手,文物局的这些人也被震住了。再加上名义上来说,许问仍然是这个项目组的负责人,宋继开一开始也着重介绍过,所以大家对他还是挺尊重的,基本是有问必答,不厌其烦。
测量到某个角度时,许问再次展示了自己超凡的能力——也是身为一个人的能力。
这座侧厅是木石混合的建筑,左侧第一间房的某个角落遭到了严重破坏。
原因很复杂,综合了多种因素,包括地壳运动、植物根须拉扯、潮湿腐朽等等。
之前许问稍微清理过一些蔓生的植物,但这里他没有大动,因为根部侵入太深,与原材料混在一起,很难分开。稍微不注意,就会造成二度破坏。
这复杂的损坏情况给测绘造成了巨大的干扰,原来的材料跟后来的入侵物混合在一起,机器很难辨别出来。
叶思子从各个角度反复试了很多次,最后还是不行,只能摇摇头,说:“算了,这部分放弃吧。”
他做了一下备注,单独把这里圈了出来。
刚刚圈完,他又想起一件事,转身问许问,“这部分你的图纸上有没有?”
“有的。”许问点头,捡起一根树枝,直接在泥地上画了个简图,“它的结构大致是这样的,你们可以从这个角度切入进去试试。”
叶思子琢磨了一会儿,照着许问说的做了。然后他大喜道:“可以了!”
照出来的图形有点模糊,但隐约可见层次,比刚才的情况好多了。
“可以可以。”叶思子美滋滋地说,又去看许问画的结构图,随口问道,“这个结构肉眼完全看不见啊,用仪器都一团糊,你是怎么看见的?”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许问又用树枝在地上画了几个圈,指着教叶思子看,“这几个部分是露在外面的,通过这个,就可以推导出来。”
叶思子琢磨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吃惊地说:“这也太难了吧,这得对这结构多熟才能推出来啊!”
“必须得做到。”许问简单而坚定地说。
叶思子看着他,突然想起了他的身份,万园市许宅项目小组的负责人。
其实最早听说这个事的时候,他们都很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来做这个负责人,听都没听说过,还这么年轻。
倒不是说民间就不会出人才了,民间也是藏龙卧虎的,尤其是在传统技艺这一块儿,华夏的积淀真是太久了,国家也无法收罗所有人才。
关键是,民间人才的做事方式跟他们差别太大了,弄个外人来当负责人,很容易束手束脚,各种添乱。
但宋继开是他们的头头,他非常坚持,并且让他们放心,说见到许组长本人就知道了。
现在,叶思子终于隐隐约约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论是之前的图纸还是现在的指点,无一不可以看出来,许问对这宅子实在太熟悉了,也下了莫大的苦功。
再配合他本身的能力,这长子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完全的得心应手,无论什么情况都能泰然处理。
而且从现在看起来,他的行事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但包容性很强,并没有跟他们的做法产生太大的冲突。这种感觉,就像他一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的加入,为此留出了空间一样。
总之,跟他合作以来,叶思子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得到了巨大的帮助。
他思考了一下,突然又指向另一处,问道:“那这里的结构又是什么样的呢?”
其实这些地方许问的图纸上都有呈现,看图也是一样。但叶思子就是觉得,许问讲得更清楚。他话语间对许宅的理解,是图纸上无法呈现的。
许问也很耐心,有问必答。
就像他一直以来认为的那样,许宅的修复,绝对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必然需要他人的帮助。
现在已经集结了很多力量,文物局必然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只有双方良好的沟通与相互学习,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是的,他也有很多东西,想向叶思子他们学习呢……
两边都很有诚意,交流起来当然非常愉快。等到宋继开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两人已经称兄道弟起来了。
叶思子跟许问同岁,比他小两个月,所以叫了他一声许哥,对宋继开连连夸奖他许哥,说是学到了很多东西。
许问表示他也一样。
听说你也爱我
叶思子测绘考察使用的很多仪器,他以前都从书上和视频上认识过,但一直没有机会亲身试用。
现在跟叶思子混熟了,对方非常慷慨大方的教他使用,让他上手。
就拿三维扫描仪来说,它有大中小各种不同的型号,最小的那种手持的,可以不接触到文物表面,而清楚地知道它的内部细微结构——包括肉眼看不见的那种。
除此以外,微生物检测探测建筑与文物损坏腐朽的原因,为之后的修复与防护做好准备;X光机探测建筑与文物的内部情况,分析所用的材料与结构等等……
通过这些仪器设备,许问仿佛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数字与线条、微观与宏观。前者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在班门世界的时候有过类似的体检,但后者,他确实是第一次接触到。
他更积极地去学习这些东西,并且思考怎么把它融进自己的方案,运用到今后的修复当中去。
晚上,宋继开等人全部回去了租住的民宅,许宅再次只剩许问一个人。
他坐在那张躺椅上,缓缓地摇着,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月光如纱衣披拂而下,鸟叫虫鸣弥漫在夜色中,多人来过之后,许宅生机日显,与当初的死气沉沉完全不同。
他回忆着白天看见的数据与线条,显微镜下的微生物与纤维,陷入了沉思。
月光是波,也是粒子,同时又是他身心感受到的这股纯净与静谧。
屋子是线条,是数据,也是经历了时光的残损与精美。
这两者,均是这个世界。
那么说到底,这个世界是什么?班门世界是什么?
连天青和连林林是什么?
夜色中,荆承飘飘渺渺地出现,与他对视。
“还有你……又是什么?”
许问问道。
“那你呢?”荆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