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第994章 找水也能靠望聞問切?鑒賞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或许有人有疑问,既然明知道古培军会提前来这里蹲点守株待兔,那干脆迟点再来呗。
问题是,敌在暗我在明。
古家家大业大,财力雄厚,有的是手段可以持续监控宋澈的行踪迹象。
宋澈总不能一直活在古家的监视中吧。
往极端的猜想,如果把古家的耐心耗尽了,古培军会不会对宋澈或者宋澈的亲友下手,以此威逼利诱宋澈就范呢?
现在徐乔恩身怀六甲,宋澈可不希望把亲人都卷进来。
这一趟出来,他为此还委托了华无双,请了警卫局的人马24小时保护徐乔恩的人身安全。
因此,他必须速战速决,尽快挖掘出这个旷世秘密!
还是鲁迅的那句话:与其躲着防着,不如正面刚一回!
他将朗森磊等人引到这里,就是要彻底解决这个隐患。
同样的,古家这个搅局者,也必须主动的应对,直到将这货贼子清理出局!
“他们既然想看,就让他们看个够吧。”宋澈淡淡道:“反正明天天一亮,这里藏着的秘密就该曝光于世界了,干脆就让他们做第二批见证者吧。”
只是第二批。
因为第一批见证者的位置已经被宋澈他们预定了。
只是如果不找到地宫的入口,这个预定仍旧无效。
“那现在该怎么操作,都到了这一步了。”葛教授面露难色:“要不然,咱们在这守上一夜?”
“要这么做的话,我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进山谷,躺在蒙古包里坐等考古队不是更轻松。”宋澈否决了这个提议。
而且,他真的很想亲自去探寻这个谜团……手上的那一枚金菊花戒指,应该也很想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该怎么办?”葛教授很是纠结的道。
宋澈走到坑边,对朗森磊道:“都出来。”
朗森磊如蒙大赦,屁颠颠的爬了出来。
随即宋澈跳进了这口深坑里,他先是俯身下来,将耳朵贴在了土上,闭眼悉心聆听了起来,犹如他每一次行医听声时的那么专注。
听了好一会,宋澈又站起来,沿着坑的一圈,把每个方向都认真聆听了一遍。
最后,宋澈抬头问朗森磊:“你们准备的zha药,大概具备多大的威力?”
朗森磊想了想,回道:“如果直接埋在这口坑里,一旦引爆,可以把这口坑的深度和范围扩大一倍有余。”
宋澈就道:“那就取一半的分量,埋在这个位置。”
说着,宋澈在坑里大约两米深的东北方向坑壁上画了个记号。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討論-第994章 找水也能靠望聞問切?鑒賞
大家都惊疑不决。
但既然宋澈已经拍板决定了,大家都只有服从的余地。
常年在户外寻墓挖坟,朗森磊显然对这方面的工作相当有经验和技术。
他和几个兄弟从一个包里取出一个铁皮箱子,一看就是防火隔热的材质。
打开来,又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用防潮纸、隔热纸包裹着,层层揭开来,里面才是炸/药粉。
刚刚朗森磊缴械投降的原因之一,也是担心火焰会引燃这些炸/药粉,到时候即便没变成烤全狼,也得化作黄土的肥料……
他小心翼翼的取了一定分量,然后又从其他的包里找到一个电子装置,将炸/药粉放入里面以后,一番调试检查,这才重新跳进坑里,按照宋澈的指示,将装置塞到了那个坑壁的位置里面。
等宋澈和他重新爬出坑,大家齐心合力的往里面填埋黄土。
大概埋到了一半多,宋澈忽然喊停了:“可以了。”
“你确定?”朗森磊质疑道。
作为专业达人,他觉得这番操作既无意义,也很冒险。
这么点分量,位置也埋得不好,必然会导致炸得不够深。
估计到最后就是炸出一堆黄土出来。
“按我说的做吧。”宋澈用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
朗森磊见状就懒得多嘴了,反正他就是一个被胁迫的免费劳动力。
等大家都退到了足足十米远的地方之后,朗森磊就按下了装置的按钮。
bong!!!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一大片黄土被甩到了天上去。
随后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俨然成了“黄土雨”。
饶是大家尽量回避了,但或多或少都淋了满身的土灰。
等土灰基本回落完了,烟尘仍是久久不散。
朗森磊准备重新戴上头罩面具,冷不丁的后脑勺挨了一记,顿时不省人事,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而他的三个兄弟,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 愛下-第994章 找水也能靠望聞問切?鑒賞
“干嘛现在就把人打晕了。”朱邪困惑道:“万一还用得着他们呢。”
“已经用不上他们了。”宋澈招呼他和巴彦找绳子把这四个人绑起来,同时凝视着那个被轰得更开阔的坑洞,道:“现在已经炸出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了。”
大家一愣。
仍然是能力相近的龙源山率先反应了过来,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也赶忙趴下来,侧头用耳朵紧贴着地面,一脸震撼的道:“下面有动静……好像是……水!”
他话音刚落下,前面的坑洞也随即传来了诡异的震动,甚至坑洞周围的地面逐渐露出了一道道裂纹!
大家都预感到了什么,屏息静气的看着、等着。
一分钟以后……坑洞轰然一声,水柱冲天而起!
“天啊……这是……地下水!”葛教授失声惊呼。
到此,所有人都理解了宋澈刚刚那番操作的用意!
他是发现了坑洞周围有地下水的流动,因此要打通“阻塞点”,让地下水涌出来!
“宋安答,你是怎么知道的?你难道有透视眼吗?”巴彦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宋澈反问道:“你小时候没看过人打井吗?”
巴彦挠头一想,他隐约回想起,小时候用水不方便,就会有人组织起来打井,而其中,如何寻找水源却是一件很奇妙的学问。
“一般来说,高明的打井人,往往也会像中医一样,通过望闻问切去辨别搜寻地下水。”宋澈讲解道:“望,是要看地形,比如我们眼前这片洼地,三面环山、地势偏低,很大概率是水流的汇聚之地。”
“闻,是闻水汽,之所以很多人都不了解打井时候是如何寻找水源,一个原因就是打井人找水源,基本都会挑春夏的晚上。因为春夏时节白天燥热,入夜之后,气温下降比较大,被压制在地表深处的水汽就会顺着地上和地下的温差浮出地面。”
“至于问和切,主要是要问附近的人有没有发现地下水的线索,然后再根据线索,利用自身的听觉等感观能力去辨别地下水的踪迹和流向,就类似于中医给病人号脉观色、再对症下药。”
“厉害啊,看似平常的民间设施,居然包含着这么大的学问。”葛教授一阵感慨。
考古接触得越多,有时候真的越得佩服古人的智慧。
许多在现代社会看来稀松平常的事物,却往往承载着先人们的心血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