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grn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九三章,返程看書-arxf0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1月中旬,菩提伽耶。
三天的追逐,秦昆把吉尔尼带到了旅馆,旅馆中的涂庸和拉哈尔都有些费解。
“秦昆……你不是来这地方为了追查铁屠汗的老巢吗?捉个和尚干什么?”
和尚叫吉尔尼,浑身依旧七窍流血,但涂庸看不到,拉哈尔只能朦胧看到一点。
秦昆把电话递给吉尔尼:“等什么呢,打吧!”
吉尔尼脑袋转到一边:“你之前不同意我的求饶,现在让我打电话找人?晚了!”
佛轮被夺,修行垮了,精神信仰也垮了。吉尔尼对秦昆恨得咬牙切齿。
秦昆捏住吉尔尼的下颌掰过来,循循善诱道:“印度原生佛教早已衰弱,谁都知道佛教精髓尽入华夏,你要想重修佛法,就把古什塔他们叫过来换你自由。”
“你休……”
话说到一半,吉尔尼一愣:“重修……佛法?你让我去华夏修佛法?”
秦昆好奇:“达摩祖师都能来,你来不了?”
“你能让华夏佛门接受我?”吉尔尼狐疑不定。
“笑话!”秦昆白了一眼,“你就算自己去求寺庙,他们都能接受你。”
北魏时,禅宗创始人达摩就是南印度人,九年面壁,一苇渡江,达摩佛法高深,武功也了得,但受人敬重的绝不只是佛法和武功,还有普度众生的慈悲心。
吉尔尼低着头,秦昆也没逼迫,出门吃饭去了。
“留他一个人在屋子里,跑了怎么办?”阿丽亚问道。
四个人,一桌子饭,秦昆狼吞虎咽吃完,喝了口辛辣的调料汤,浑身舒坦:“跑了就跑了呗,腿长他身上,总不能打断吧?”
拉哈尔问道:“好不容易捉回来一个知情人,绑起来稳妥点吧?”
秦昆啐了一口:“之前捉他揍他是秘门之间的恩怨,既然没选择杀了他,就不能折辱。绑起来扣押是犯法的……我可是良民。”
三人听着头都扭到一边。
这条街可能都是良民,但按照顺序排你连前100都排不到!那和尚被你打的鼻青脸肿的,好意思说自己良民?
吃完饭回来,秦昆还专门打包了一份素食餐,回到旅馆后吉尔尼果然还在。
他不仅没跑,旁边还多了一个白胡子和两个墨镜男。
白胡子和墨镜男看见秦昆几人出现后,情绪激动,想要挣扎,但是中了定身术一样只能站在原地。
“阿弥陀佛,秦上师,你要的人带到了。希望你最早的承诺有用……”
吉尔尼头颅低下,几乎在喃喃自语。
“行,你先吃饭。”
秦昆二指并起,弹在白胡子眉心。
定身术解掉,白胡子浑身惊愕,他看向吉尔尼,几次张嘴准备斥责,但他也能看出吉尔尼鼻青脸肿,似乎是被人胁迫了。再看阿丽亚都站在了秦昆旁边,这时候知道大势已去。
从红堡开始逃跑的一路上,他就感觉有人跟着自己,连续两次托人用了障眼法,都没能消除那种危机,现在被秦昆堵在屋子里,他已经认命了。
白胡子老头微微一叹:“华夏道士,你杀了我吧。”
秦昆挥了挥手:“你身上没有臭味,吉尔尼和阿丽亚也都原意帮你,看来你以前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混账。我之前答应过吉尔尼放过你,你走吧。”
白胡子一怔,看向老朋友,又看了看阿丽亚,最后朝着秦昆行了一个大礼。
“湿婆神保佑,古什塔感谢你的宽容。”
“赶紧走,下次湿婆神也保不住你了。”
秦昆盯着白胡子老头,他看了两个墨镜男后,露出爱莫能助的眼神,匆匆离开。
两个墨镜男此刻表情慌乱。
秦昆对着涂庸和拉哈尔道:“你们的事,你们自己问。阿丽亚在旁边坐镇。”
坐镇?
涂庸似乎猜到了什么,看向阿丽亚的眼神又多了一丝惊愕之色。
这女人……似乎也来头不小?
解开禁制,他们去了隔壁房间,屋子里只剩下秦昆和吉尔尼。
吉尔尼在吃饭,慢条斯理,没了先前在金刚座旁的狂傲,也少了一丝傲气,秦昆看他吃完饭后,开口问道:“之前给你的提议想好了?”
吉尔尼低着头,惨笑道:“我还是继续留在这苦修吧。你可能不懂修行,在当地,修行者大多都是家境富裕之人,贫苦的人连肚子都填不饱,更别提自证佛法了。他们最多算是信佛,仅此而已……至于修行……呵呵,恐怕十辈子积德行善,才会有些用处吧。”
“你可能不懂华夏,在华夏,赚钱也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赚了钱,你行善积德,自证佛法,可以省去后顾之忧。”
吉尔尼一笑:“你很市侩,到底是怎么达到这么高的修为的?”
“这不是市侩,这是生活。”
“金银俗物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去,赚它何用?”
真正的修行中人,视金银为粪土,吉尔尼就是那种人。
秦昆道:“不喜欢的话,赚了钱赠予他人就是了。”
啊?
吉尔尼忽然有些傻眼。
为他人做嫁衣?
这在之前的修行中想都不敢想。
“阿弥陀佛,秦上师,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很可笑吗?”吉尔尼双手合十。
秦昆也双手合十:“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我九岁时就听过,你觉得可笑吗?我当年倒是看哭了。”
吉尔尼浑身再一震,良久,一声叹息出现,吉尔尼朝着秦昆拜伏,磕了一个头:“我不如世尊。”
世尊就是佛祖,这个头也是给佛祖磕的,秦昆知道是自己用这一典故点醒了对方,才得此礼,也没闪躲。
“如不嫌弃,贫僧愿与秦上师返回华夏,求取佛法。”
“那就说定了!需要我帮忙吗?”
“借点钱,我安顿一下家里人。”
“……”
一月下旬,涂庸的事终于处理完毕。
运输队中身亡的员工得到了抚恤,罪魁祸首也捉到了,两个墨镜男交代是铁屠汗的人下的手,就是因为铁屠汗觉得这个国度不需要掮客,两方互不信任的人达不成交易是最好不过的事,只有乱,他们才能取利,所以不止是涂庸,还有一些掮客的业务全被动了手,甚至闹出的人命不止这几条。
这些都是普通人做的手脚,秦昆后续便没有参与,怎么处理两个墨镜男秦昆也从没过问,阿丽亚却从头跟到尾,涂庸对这位漂亮的庙妓产生了感激之情。
这几天涂庸频频请阿丽亚吃饭,秦昆怀疑涂公子是不是准备在外面挂彩旗了,还提醒了两句,好歹自己是韩垚委托来的,不能看着涂公子越界啊。
“你想什么呢!和阿丽亚吃饭是谈福利院的事。勒克瑙走上歧途的无知少女很多,她不想看到那些女孩重蹈覆辙。于是找上我看看能不能有一些资金上的支持……”
福利院?
涂庸的格局还是很大的,秦昆觉得自己小人了,不过也放了心。
“那你准备怎么办?”
“和拉哈尔商量了一下,反正钱都是在当地赚的,一方面维持发展,一方面拨出一些我和拉哈尔的分红,资助几个福利院。资金方面由阿丽亚当理事会负责人,监督资金用途。其他方面拉哈尔负责,这里离他家也近。”
这种资金上的运作和管理秦昆是一窍不通,听涂庸说的头头是道,他便没再理会。
一家倒闭福利院重新开张时,涂庸、拉哈尔受邀去剪彩,主持剪彩的人正是阿丽亚,被邀请的还有秦昆和吉尔尼。
不伦不类的阵容,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心情还是不错的。
福利院在勒克瑙郊区,攀不上城市里的繁华,这里就是一个村庄,孩子们都是可怜的孤儿。
原本要倒闭的福利院,院长不知道孩子们该怎么安顿,正发愁的时候忽然得到这个好消息,让她精神振奋,福利院的院长非常感激涂庸和拉哈尔的资助,一切商量妥当后,采购主任却发现油水被克扣的连口汤都喝不到,在剪彩当天表示反对。
“院长!她是个庙妓!凭什么让她来参与福利院的事!”
主任将自己知道的关于阿丽亚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堆,完全不顾场合,也没发现涂庸和拉哈尔铁青的面孔。
一时间,福利院乱糟糟一片,员工们全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阿丽亚。
阿丽亚并不在意这些人怎么看她,只是发现员工反对后,孩子们似乎也被吓到,他们是更亲近那些员工的,所以看着阿丽亚的表情有些警惕,这种眼神伤到了阿丽亚的内心。
冥王传说之光之子 林瑞雪
旁边的秦昆叹息道:“吉尔尼……”
“没了佛轮,我灵力不够。”吉尔尼自然知道秦昆要说什么。
只是下一刻,一只手搭在吉尔尼背后,地上码了一圈铜炉模样的阵丸。
“这样够了吗?……”
秦昆如同燃烧的香烛一样,体内灵力源源不断地涌入吉尔尼的身体,这种灵力波动比在菩提伽耶时的秦昆还要澎湃!
他当时竟然没用全力?!
吉尔尼看着秦昆的神通,已经顾不上佩服了,口中吐出一个真言:“咄!”
蓬——
度灵阵震碎,杂乱的周围迅速开始倒退,因为时间很短,所以几乎是瞬间,变成剪彩开始前的样子。
福利院院长在感谢涂庸和拉哈尔,吉尔尼挽起袖子,二话不说捂住那采购主任的嘴,一个锁喉放倒,秦昆熟练地抬起对方的腿,二人在被人发现前把采购主任扛到了一个小黑屋里。
“你们要干什么?!”那人满脸横肉,有些痴肥,强装气势,其实是想靠声音引来外面的注意。
一张胶布被贴在对方嘴巴上,吉尔尼质问:“你是不是想说阿丽亚身份有问题?!”
对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九 把 刀 功夫
“阿弥陀佛,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
吉尔尼老拳奔脸,对着痴肥的主任拳打脚踢。秦昆在旁边都傻眼了,这和尚打起人来比自己粗鲁啊……
那人嘴巴没被封严,还是挣扎了出来,哀嚎道:“我没有!你污蔑我!”
“狡辩!信不信我一掌毙了你!”吉尔尼瞪着眼睛龇牙道。
秦昆才想起这厮修的是不动明王,那是大日如来的忿怒身,赶忙在中间劝架:“行了行了,以后他们还得在一起工作……要不就算了吧……”
“算什么算!”吉尔尼瞪着秦昆,“要不是打不过你,我今天也把你一掌毙了!”
秦昆嘴角一抽,妈的,没佛轮后这厮修养也退化了……大哥,嗔怒是业啊,修什么不好你修不动明王……碰到脾气差的把你开瓢了怎么办?
惊雷
“行行行你厉害,今天看在我面子上放了他吧……”
吉尔尼捏着主任的嘴,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脑门警告道:“你记住了,要是我听见有什么流言蜚语,不管是不是你放出来的,第一个过来打你!我在七个邦有五百号弟子,全都修的罗汉法相,你跑到哪都没用!”
那痴肥的主任都哭了,自己刚刚也就心里想想,什么都没做啊,白挨一顿打……
他也不敢多嘴,擦去鼻血后只能啄米似的应道:“大师,我记住了!”
“不行,你得拜我为师!”
“我是印度教徒!”
吉尔尼给了对方一耳光,厉喝道:“今天开始是佛教徒了!”
屋子外,剪彩结束,涂庸和拉哈尔、阿丽亚脖子上挂着花环,笑的开心祥和,看见秦昆和吉尔尼过来后,开口道:“秦昆,吉尔尼,你们刚刚去哪了?合影都不见你们。”
秦昆编了个谎话:“身份特殊,不宜留影。”
吉尔尼则活动着肩膀,把护照甩给涂庸:“你们返程时也带上我。”
吉尔尼说着,看见福利院下午有课,准备自己来讲第一堂课,于是拍拍屁股离开。
涂庸愕然看向秦昆:“这和尚……气质怎么跟当初不一样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初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这才一个礼拜,刚恢复,怎么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秦昆讪笑道:“修佛修岔了,别惹他……那家伙在七个邦有500多弟子呢,多少有点脾气的。”
涂庸无语:“我在十六个邦总共有1300员工呢,我也没这么狂啊。”
1月末,涂庸的事情落下尾声。
涂庸、秦昆、吉尔尼回到德里的机场,准备返程。
拉哈尔、阿丽亚前来送行,临上飞机前,开来二十几辆面包车下来了500多个光头,对着吉尔尼哭嚎:“师父!我们舍不得你!”
500光头,长得奇模怪样的,秦昆虎躯一震,500罗汉来了!好家伙,得亏当时在菩提伽耶没遇到他们,要不然自己还不一定打得过!
吉尔尼望着送行的弟子,非常感动:“都回去吧!我去求取佛法精髓,短则三五年,长则七八年就回来了!”
500多个光头神色肃穆,开始念经。
秦昆觉得气氛极其不吉利。
“吉尔尼,你的徒弟是咋装进面包车里的?”
吉尔尼白了秦昆一眼:“你管得着吗?”
说完,转身进了候机室。
“你……”秦昆抿着嘴,得亏现在脾气好,不伤无辜,放以前你试试。
“走了!”
秦昆跟拉哈尔、阿丽亚拥抱告别。
还没去恒河,拉哈尔把那里留给秦昆做保留景点,下次可以带家人旅游,他全程陪同。
阿丽亚则用丰满的身体粘着秦昆不放。
“秦先生,真不试试瑜伽?”
秦昆赶紧挣脱:“打住,我是正经人。你说以你的容貌,干什么不好,现在有了福利院,为何还在神庙住着?”
阿丽亚嫣然一笑:“你不会懂的。”
秦昆耸耸肩,忽然摸出一张纸条,悄声道:“这一周拉哈尔查到你那位情郎的八字了,我让华夏懂八字的朋友算了一下,你俩八字不合啊……”
阿丽亚笑容僵住,看了八字批语后生气地撕碎纸条:“谁算的!一点也不准!”
秦昆苦笑道:“那可是算命顶级的老头啊,应该不会差……”
“不行!这是我唯一的念想,说什么也得给我合上!”
你这不是难为人么……
“秦昆,是不是朋友?是就帮我!”
秦昆皱着眉冥思苦想,忽然把一个号码发了过去:“行!那念在朋友一场,我再帮你一次。这人也是我一朋友,精通茅山和合术,可厉害了!不管你俩多不合,都能给你合上!但是他如果也没办法的话,你真得死心了……”
阿丽亚小心收好这个电话,终于开心了一点。
拽过秦昆,在这个保守的地方,阿丽亚当众亲在秦昆脸颊上:“感谢湿婆神,让我认识你,只要你需要,阿丽亚会是你永远的朋友。”
“哈哈哈哈……美人香吻,我就收下了,欢迎来临江玩。”
“既然是朋友,要不要把那只辫子鬼留下送我?”阿丽亚扑闪着大眼睛。
秦昆毫不客气地召出徐桃,徐桃此刻不知道跟谁在赌呢,姿势很不雅,赤着脚,咬着辫子,手上是骰子,衣衫敞开。
“主子?干嘛啊?我这把是大牌!”
“阿丽亚让你留下。”
徐桃转头,吓得辫子都翘了,双腿打着摆子道:“圣……圣女!之前多有得罪,我给您陪个不是!您饶了我吧!”
秦昆耸耸肩:“你看到了,他不愿意。”
阿丽亚失落。
徐桃见到美人落寞,于心不忍,适时插嘴道:“我还有个好兄弟名叫马烈,你问问我主子让不让它过来……”
“那个马烈呢?”
“滚蛋!”秦昆一记爆栗打在徐桃头上,徐桃噙着眼泪,吃痛消失,秦昆也趁机溜了,“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