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gjm優秀玄幻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二章 聖意閲讀-gc4r3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从药王谷回来后,穆习容稍显沉默,宁嵇玉知道她此时心绪复杂,适合一个人静一静,他便没去打扰她。
翌日一早,军队再次出发。
悬微关是他们需要经停的最后一个驿站,等到了悬微关后离边城就很近了。
“小姐,吃点东西吧。”春知将点心拿到车内的茶几上,茶几上的摆碗是固定住的,因此不必怕翻倒。
穆习容早膳用得很少,春知担心她会饿,便备了一些小点心,那些小点心看起来虽然不太精致,但眼下也只能将就着吃一些了。
穆习容闭着眼背靠在车壁上,听言眼皮动了动,却没睁眼,她掀唇道:“不用了,你吃吧。”
春知自然看出穆习容的心情和食欲皆不佳,但她并不知道为何,究竟发生了何事。
难道是和王爷吵架了吗?
也不像啊,这点心就是今早王爷特别嘱咐让她备着的呢。
或许只是周途劳顿,身体疲乏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但她看自家娘娘脸色又不差,不像是被奔波所累。
“春知。”
春知脑子正疯狂运转着,听见这一声叫唤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迟钝了一会儿才应声,“诶娘娘,春知在呢。”
“给我倒杯凉茶吧。”
凉茶?这壶中的茶方才烧开,春知只能从茶几下方的橱柜里拿出两只杯子,将茶弄凉了再拿给穆习容喝。
穆习容喝下一杯凉茶后心境似乎平静了许久,她捏了捏眉心,将身子缓缓坐直。
“到哪里了?”穆习容问说。
武破星河 私月
春知掀帘朝外头看了一眼,回说:“还要走约莫三个时辰大概就能到悬微关了。”
穆习容沉吟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
而不同于宁嵇玉这边日复一日的赶路,京城虽然看似平静,但实则早已暗波流动,它表面平静的像一面毫无波澜的镜湖,然而湖面之下却是暗潮汹涌,如同一个个漩涡般即要破湖而出。
“穆爱卿,你们穆氏一脉为朝中效力多年,对朕和大楚忠心不二,然时至今日却仍被一些宵小之辈压了一头,无法喘息,可曾想过为何?”楚昭帝自龙椅上俯视穆显阳,目光沉沉。
楚昭帝如此直白的话,叫穆显阳愣了一愣。
皇上此番话是何意?
穆显阳侍奉君主多年,常年揣测着君上的心思,现下却有些被难住了。
难道说皇上是想再扶持扶持他们穆家?
还是嫌他们穆家如今作风太过软和无能,不堪大用?
穆显阳心里一惊,悄悄擦了擦额边的冷汗,磕磕绊绊道:“呃……皇上……臣、臣下愚钝,难谙圣意,不知……不知皇上是……何意啊?”
过了许久,楚昭帝才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声音凉凉道:“看来穆爱卿也学会了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这这……皇上冤枉,臣愚钝,臣是真的不知。”穆显阳目光殷切地望着楚昭帝,眼神中却装满了疑惑,像是真在表达自己听不明白一般。
楚昭帝沉沉叹了口气,“好吧,有些话朕原本不好明说,但既然你问了,朕就说个清楚。”
“宁王在京城待了这么久,然而他的威望却一日未减,如今他去了边关,战场上刀剑无眼,倘若出了个什么意外,也是为国牺牲,英雄本色。”楚昭帝目光中透着摄人的阴恻,“穆爱卿,你说呢?”
穆显阳被这一眼看得抖了一下,立刻回道:“是是……皇上说的是。”
原来皇上是忌惮宁王殿下在朝中和百姓中的影响,想要借此机会除掉宁王。
可他之前却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皇上会将这件事交给他办。
毕竟他之前虽然对穆习容并不如何看中,但穆习容嫁给了宁王,宁王也算是他的女婿,要他对自己的女婿下毒手,这皇上的心思还真是……
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这皇城里,穆显阳谁都能得罪,然而最不能得罪的不就是这位至高无上的君主吗?
君主想要什么,他作为忠臣自然得给什么。
然而宁嵇玉现在远在边关,穆显阳倘若真的要对他动手,恐怕还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比如……
農 門 悍 女 掌 家 小 廚 娘
穆显阳心思一动,他眼睛微微眯起,心中已有了一个人选。
.
两月周期将近,按理说如果顺利的话,穆寻钏也应该要从盐州回来了,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直到又过了大半个月,穆寻钏才带着夏瑾瑜和那位盐州的神医回到京城。
那位神医倒和人们对医术高明的大夫的形象并不相符,那位神医名叫玉携,看着很是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五岁。
问了才知道,原来这玉携是之前那位德高望重的大夫的亲传弟子,那位老大夫身子骨不太好,不适合两地奔波,因此才让玉携随他们回了京城。
虽然此行只带回了他的亲传弟子,但也已是实属不易,那位老大夫脾性有些古怪,先前并不愿意给外省人医治,穆寻钏无法,软磨硬泡了许久,那位大夫才答应看治。
而且治疗期间,穆寻钏不能与夏瑾瑜见面。
好在他的医术确实高超,不过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夏瑾瑜竟然已能说出几句有逻有辑的话,并且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与人简单的交流了。
穆寻钏大喜过望,想请老大夫随他们一起回京,如果彻底治好他的母亲,官职还是金钱,他都可以给。
但老大夫什么都不要,以不愿奔波为由拒绝了穆寻钏,所幸最后还是答应了让他的徒弟随他们回京,否则,穆寻钏还真不知道还如何办才好。
凤舞天娇 落纤尘
“老夫这徒弟在医术上的造诣可不比我这个老头子差,年轻人你大可放心。”
有了老大夫这句话,穆寻钏才彻底放下心来。
而这一路上,玉携一直稳定照顾着夏瑾瑜的情绪,虽然看着年轻,但是遇事冷静沉着,确实堪大用。
穆寻钏将他们安置在之前搬进的府中,他还未有喘口气的机会,便有人传话来说穆显阳要见他。
他虽然已和柳霞眠闹翻,也怨恨穆显阳这个父亲的愚昧,导致当年错事发生,但他毕竟是他的父亲,他不能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