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mj1火熱連載小說 兄弟,想你了-第367章 我們在談正事相伴-ddhvy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兄弟,想你了
晚上七点三十。
值班的我托着下巴看着窗外西方。
那里是罗雅婷住所方向,想象着大美女此刻正在给我熬汤的模样,我把关于董鹤山的血红眼神给放置在了一边。
有了陈俊的近乎哀求,这一次,我决定以静制动,接下来就看董鹤山的做法了。
“罗老师,你煲汤的速度也真的是太慢了!”我压住肚皮,等到晚上近八点,肚里面早就是空空如也,饥饿难当。
在我的埋怨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小区的路灯打开的时候,西方的朦胧白炽灯中,终于飘来了那个曼妙的倩影。
罗雅婷,左手提着一个黄色的保温桶,左顾右盼的走出了楼道。
“这个罗老师,还深怕被人看到送汤给我,必须等到天黑才敢出门。真是的!”我嘴里念念叨叨的同时,罗雅婷一阵子小跑后,气喘吁吁的进入了门卫室。
“那个谁,饿了吧?”罗雅婷总喜欢叫我那个谁,这样子的称呼有些昵称的感觉,显得特别的贴近彼此。
“饿是肯定的,你也抬头看看天色吧,现在都八点半了,是人的都会饿。”我不客气的接过保温桶,放置在办公桌上。
“我是怕别人看到给你送汤不好意思嘛。”还真是这个原因,罗雅婷这才晚了一个小时下楼。
“这叫掩耳盗铃,我的罗老师,你好好想想,开始你打董鹤山的时候,含情脉脉的看着谁啦?不是瞎子都明白你的心意,我汗死了!”我打开保温桶,鸡汤的香味立马萦绕出来。
“我有含情脉脉的看着你吗?你别臭美了!”罗雅婷把凳子放在靠近房门后,这样才可以尽量让别人看不到自己坐在门卫室和我聊天。
“罗老师,用不着那么贼兮兮的,我们又不是玩偷/情。你干嘛躲起来呢?”我津津有味的享受着鸡汤,拿着眼睛余光瞟一下门后的罗雅婷。
今晚的女人,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把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和白色的凉皮鞋相映成趣。看起来,那是绝对的视觉享受。
“偷/情?谁和你偷/情啦?人家是不想左邻右舍的胡说闲话,毕竟我是女人,对吧?注意一下也是应该的。”罗雅婷自然有自己的理由。
听说你要娶我 梁海燕
“呃……这样说来也是个道理。咦,这鸡肉很有嚼头,难道是罗老师买了老母鸡煲汤?我给你说吧,老母鸡煲汤,肉不会很嫩的!”我品论着鸡汤。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母鸡,我也觉得这鸡肉嚼不动,呵呵……”罗雅婷莞尔一笑,躲在门后的娇躯一阵子乱颤。小母鸡?小公鸡?那是不是就是门卫室里面的自己和我呢?
“对了罗老师,上次我从你学校出来,你没有被别的老师围观吧?”我想起了去第一小找罗雅婷被老师们听到那事。
“还说?你走以后,我都不敢回去办公室。第二天,我一到学校,我的好友老师就在笑话我,问我那个长得很丑的男人,是你的谁啊?呵呵……我回答她,那个丑男是我家里的钟点工!”罗雅婷笑得很欢心,能把我说成丑男还是钟点工,那甭提有多开心了。
“哈哈……我这种气死潘安,胜过西门庆的大帅锅,居然被罗老师看成了丑男,真有你的审美观啊。”我喝一口鸡汤,爽兹兹的砸吧着嘴皮子。
“你别老是臭美好不好?你给潘安提鞋估计别人也不愿意!”罗雅婷继续贬低看着就想说几句才爽快的男人,现在彼此之间的关系好像真的是突飞猛进,至少,女人是这样认为的。
“那当然,我给潘安提鞋肯定他不愿意啦。因为啊,大部分时间,是潘安那小子给我提鞋嘛!”我恬不知耻的吐吐舌头,抹一把脸颊笑。
“呵呵……”罗雅婷把双手遮住胸口,这才大胆的笑起来。不这样做不行,我这混蛋可是随时有可能色迷迷的看着因为笑起来而颤动的某处。
“对了那个谁,我想和你谈谈董鹤山的事情。”乐过之后,罗雅婷先行提出了正事。
“你说吧,不明白的我都可以告诉你!”我也正经了一点,啃着不太容易嚼烂的老母鸡。
“今天董鹤山全身是伤,是你的杰作吧?”罗雅婷把双脚并拢,连衣裙有些短,遮挡不住大腿,只好这样在减少外露的部分。
“没错,是我揍他成那样的。”我点点头。
“你怎样做到的?我感觉董鹤山并没有表现出知道你是揍他的人一样。”罗雅婷很是好奇这个问题。
“嘿嘿……罗老师,关于我的手段,我先卖个关子。等合适的时候,我一并告诉你从董鹤山那里取回照片,并且拍摄下他的视频的一切经过。”我并不想在董鹤山那边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情况下,把所作所为说得太过详细。
“我就知道你不会告诉我实情,不过无所谓啦,迟早你会告诉我就好。还有,当时上半场结束的时候,董鹤山在那里装咳嗽,似乎在想着什么办法应对,是不是这样的?”罗雅婷居然连这一点也看出来的。
“哈哈……罗老师,你真是冰雪聪明,人家都说美女或者胸大的女人无脑,可是你,别吐我口水,我可没有说你是胸大无脑,哎,你真吐口水啦!?”我双腿一躲,避开了罗雅婷的唾液。
“我们在谈正事,你又来调戏人家,死人!”美女老师撅着嘴,表示自己很不满。
“嘿嘿……习惯了,继续继续……那件事啊,是真的。董鹤山和他姘头商量好了,让你带着光碟并且想趁着上半场结束的时候,来一出反败为胜的好戏!”我拿起保温桶,猛灌一口鸡汤。
“董鹤山要想反击?”听闻我的话,罗雅婷露出了一脸的惊讶。
“那是肯定的,有谁愿意心甘情愿的被那样折磨和欺辱。何况是董鹤山董大公子不是吗?那个混蛋还算聪明,他和姘头商定,等你把光碟给他后,那个女人便立马跳出来,抓着你和你大吵大闹,说你勾引她的老公,也就是勾引董鹤山。”我讲述着董鹤山的阴谋。
“呀呀……要真是那样的话,只要那个女人足够凶足够言辞犀利,大骂我勾引人,然后愤慨的指责董鹤山不该任由我打他。那样的话,围观的群众便会觉得我不检点,而把董鹤山看成了一个花花公子,被我这个第三者打也成为了风光,是不是这样的?”罗雅婷有些后怕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没错,罗老师的说法完全成立。董鹤山就是要让那个女人那样做,然后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花心大萝卜,把你罗老师弄成了一个当妇!”我说着事情倘若发生后的结局,嘴里吞咽着鸡肉。
“你……混蛋!”忽然,罗雅婷从凳子上猛然站起来,一脸气得通红,叉着小腰,恨不得给我立马两个耳光。
“喂喂……罗老师,你这是干嘛?”我呆呆的看着暴起的美女,一脸的不解。
“我干嘛?你明明知道董鹤山这贼子的打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还同意我把光碟给他,要是他拿着光碟,那女人又真的出场,我不是……我不是成为了大笑话了吗?”原来,美女老师暴起的原因是为这个事。这也难怪,要是真让罗雅婷成为了大银妇,那这个美女可就糗大得无地自容。
“咳咳……我说罗老师,你别那么激动好不好。坐……坐下说话不腰疼。你真能想象,要是我没有百分百的能力肯定董鹤山的诡计不成,我即使把自己弄成尖夫,也不会把你搞成银妇的,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苦着脸解释,最后还哀叹一声。
“你……别胡说,什么尖夫银妇的,我呸……”罗雅婷绷着脸,却是缓缓的坐了下去。
“事情是这样的,首先我是两手打算。第一,我叫你把上次我拍摄的视频给他,是让你从中解脱出来。你打了他,把光碟给他,也算是清了彼此的过节。而我吧,今天又弄了一个董鹤山和那姘头睡觉的视频,嘿嘿,用这个可以掌控董鹤山不敢放肆!”我得意的把头一扭,仰头喝下了一口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