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0gq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修羅戰婿-第三百四十六章 死不足惜分享-1jor2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问得虎头蛇尾。
崔贝贝是聪明的人。
感觉有蹊跷。
毕竟,事关父亲。
父女俩虽然关系不好,但是,毕竟是有血缘关系。
她很担心。
既忐忑父亲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又绝对相信叶天纵的人品。
两难之下。
她走到门口,又去而复返。
正好这时候的叶天纵笃定,如何操作。
见到崔贝贝,看着她疑惑的神情,立刻就轻笑了起来,说道:“别担心贝贝,我只是问问。不管如何,崔浩阳是你父亲,我不会乱来的,而你也不用担心。你现在,就是我们火锅店的总经理,在我心里,就是一家人,我能对自己家人动手吗?”
“嗯。”
崔贝贝微微点头。
叶天纵的话,给她吃了定心丸。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叮嘱的说道:“我爸,这些年怎么做的生意,我不知道。但是,他平时为了达到目的,可能会不择手段。我希望,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您能通知我一声,他毕竟是我爸……”
“好的,没问题。”
搞定。
崔贝贝走人。
而叶天纵也是深吸了口气,整理了一番心绪,重新来到办公室门口。
“砰!”
就在此时。
从屋内忽然传来一声破碎的声音,茶杯摔碎,紧接着,便是崔浩阳的呵斥声传来:“任雨柔,你别不识抬举!我给你面子,跑过来和你商量。惹急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火锅店的店面给收回来。也不怕告诉你,现在这家店,我已经买下来了,原则上来说,我就是你的房东,你们今天开业,做得红火,如果马上就搬家的话,那你们前后所做出来的努力,就都付诸东流,一切,还要重新开始!”
“什么?”
听闻。
任凤娇大吃一惊,狐疑的问道:“这家店,不是叶天纵租赁的吗?怎么……”
“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给了他钱,他就给我办事。”
“而且,按照你们的租赁协议,就是违约金的十倍,一百万而已。”
“我给你们一百万,现在马上搬走!”
“我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崔浩阳釜底抽薪。
使出杀手锏。
让得本来还态度坚决的任雨柔,立刻就沉吟了起来。
就连本来是想要帮忙的任凤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气氛,陷入冰点。
而主动权,则是完全掌握在了崔浩阳的手中。
不能再等了!
“砰!”
破门而入!
叶天纵闯了进去。
“谁?”
崔浩阳瞬间转身。
而见到陡然出现的任雨柔,则是心中激荡。
叶天纵在她心里,就是港湾。
任何天大的事情,只要有他在的话,就能够完美处理。
不过。
烈火 青春 左 晴 雯
眼下的情况,他是否还真的能够挺身而出?
犹未可知。
六界齐说 萱萱乐乐
“天纵,你来了。”
和任雨柔的想法差不多。
本来是可以严词拒绝对方的,但是,既然房子都是人家的了,如果不答应,那就得搬家。
而搬家,就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所以,她们两个人已经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是,在见到叶天纵之后,平时是傻子,可是经过前后事情的联系之后,任凤娇笃定,这叶天纵绝对不是傻子,而是能人。有他在,或许能让事情有所转机。
“我是任雨柔的老公,叶天纵。”
叶天纵面色冰冷的走进来,来到任雨柔的身旁,握着她的手掌,安抚的说道:“老婆,别怕,有我在,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那什么,天纵啊,你这……”
“二姨,事情经过,我刚刚在门口,都听得差不多了,您别多说。”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淡淡的说道:“你刚刚的表现,还算不错,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不管你是 虚以委蛇,还是真心实意,这都没问题,至少表面上表现得人畜无害,在我心里,你就是二姨,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这番话,听在任凤娇耳朵里,感觉很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
她以前的确不对。
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只要能够及时回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好的。
不过。
现在情况,不是彼此争论的时候。
得解决眼下的问题。
她不想要任氏集团,也没有这个能力。
只有任东国当上总裁,那自己,就还有存活的余地。
四五十岁的人了,也没有了往日的雄心壮志,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任雨柔的老公,叶天纵?”
“外面传闻的傻子加流浪汉?”
见到陡然出现的叶天纵,崔浩阳微微一怔。
但是,说着的时候,眉宇之中的不屑,却是无以复加。
很显然,他也受到了外界传闻的影响。
对此。
叶天纵并不介意。
别人怎么看他,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而他要保护的人,到底是谁。
“没错,就是我。”
“今天你来,是想要买下火锅店,是吧?”
叶天纵质问道。
“我不和傻子说话,我只问任雨柔,我问你……”
“我老公代替我。”
任雨柔学乖了。
以前,叶天纵想要出头,都被她阻止。
可现在,叶天纵就是自己的底牌,一切难题,都交给他来操作,就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
“呵呵。”
“一家人都是傻子是吧?”
“让他全权代表你?”
“也行!”
崔浩阳冷笑,还特地看了一眼手表,貌似时间紧急,也没想在这里瞎耽搁。
深吸了口气,看着对方,问道:“现在,你们火锅店,已经被我买下来了,换句话说,我是你们的房东。现在,我要求你们将火锅店卖给我,价格,肯定公道……”
“那你倒是说说,出多少钱,如果价格理想,卖,也不是不可以……”
叶天纵坐了下来。
而听到他的话,任雨柔皱眉,低声的说道:“天纵,火锅店不能卖,否则的话……”
“是啊天纵,这可是你们夫妻俩的心血,而且,我也已经决定,要在火锅店帮忙,你怎么……”
“没事,我有我的考虑。”
叶天纵笑着摆手。
考虑到这崔浩阳是崔贝贝的父亲。
处理起来,得迂回一些。
而且,也知道,无论是雄哥,还是他崔浩阳,背后都有一个主谋。
那就是林健荣。
所以,把真正的主人给勾出来,这才是最大的目的。
“哈哈。”
见到叶天纵松口,崔浩阳大笑。
早知道这傻子就能做主,他也没有必要和任雨柔在这里啰嗦大半天。
“行,你痛快,我也不废话。”
“我知道,你们火锅店,从装修,到租赁,甚至是开业,投入也很多。”
“我大概的了解了一下,一共有一千多万,那我一口价,给你们两千万,也算是弥补你们的损失。”
“火锅店给我,你们走人。”
“以后,不管你们要干什么,都和我无关,公道吧?”
崔浩阳自信,这个价格很公道。
而任雨柔和任凤娇二人,虽然觉得价格没问题,可是就这么放弃,还是不甘心。
叶天纵听闻之后,微微摇头:“不够,最起码,我要这个数。”
他伸出五根手指头。
崔浩阳一愣,狐疑的问道:“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啊?坐地起价吗?五千万?这个价格……”
“不是五千万。”
“是五十个亿。”
“你给钱,我们搬走。”
“要不给,那你就滚!”
叶天纵语出惊人。
不仅仅是崔浩阳,就连任雨柔二人都惊为天人,匪夷所思的呐喊道:“不是吧天纵,五十个亿?你这价格实在是……”
“好像有点过分了。”
“在我心里,这跟价格无关,重点是,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生意和人脉,我不希望就这么付诸东流。”任雨柔表明态度。
而崔浩阳则是猛然砸碎眼前的茶杯,怒吼道:“傻子,你拿我开涮是吧?”
“的确是这样。”
“毕竟,你和我,还不够资格对话。”
“这样,看在你是贝贝的面子上,今天我不收拾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过两天,我叶天纵,亲自登门拜访,想要火锅店,可以。但是,得过我这一道关……”
“你!”
崔浩阳震怒,下意识的想要掏东西,见到这一幕,叶天纵雷霆行动,直接冲过去,一把卡住了对方的喉咙,稍微用力,很快便是逼得对方脸色苍白,就连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别跟我斗狠,你还不配。”
“我知道,你背后的人,是林健荣。”
“他千方百计,想要获得我们的火锅店,我不知道面对是什么。”
“但是,你回去告诉他,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如果你不想沾惹上是非,或者是为你女儿考虑的话,最好想清楚,应该怎么做。”
看着叶天纵如此凶狠的眼神。
崔浩阳始料未及。
简直就像是死神。
任何和他为敌的人,都会粉身碎骨。
但是,他背着死命令过来的,如果拿不下的话,可能……
“砰!”
就在这时。
房门再次被人踹开,崔贝贝冲了进来。
她本来就很担心。
一直在门口偷听。
如今,见到彼此剑拔弩张。
她忍不住,冲进来,呐喊道:“叶先生,您放开我爸,他有病,不能遭受剧烈的运动……”
“是他逼我的。”
给面子。
说完,叶天纵放开了他,整理了一番着装之后,便说道:“看在贝贝的面子上,我放你一马,滚,回去告诉林健荣……”
“我不会回去。”
“回去也是个死。”
“武力威胁我也没用,我手里有房屋买卖合同。”
“现在,火锅店,是我的,而我作为房东,要毁约!我赔偿你们一百万,你们现在就给我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