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8ps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四百四十七章 應對(預訂下月保底票)閲讀-2qwpq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对于钓叟的问话,壬屠真尊一摆手,淡淡回答,“那是你两门考虑的事,我就提个建议。”
提建议好啊,我还以为你要拿主意!钓叟想一想,然后愁眉苦脸地摇摇头,“我的意思是,真尊肯定要从通道口调,不过……通道口的真尊,目前也不算多啊。”
目前通道口的真尊数量还真不算少,但那是天琴修者最后的退路,必须要把守好了,有些真尊的位置前移了一些,可以提供更广泛的庇护,但是终究没有脱离开通道口的防守区域。
钓叟钓叟也只是迟疑了一阵,然后就做出了决定,“看来要再邀约几个真尊前来了。”
壬屠真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冷哼一声:邀约真尊?你想得倒美!
两门前一阵邀约真尊的态度,已经让很多真尊心里不爽了——请他不请我,你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我吗?
真尊跟真仙可不一样,七门十八道里,谁家的真仙都过百了,虽然是高端战力,但也不缺替代者,但是不管哪个势力,真尊都是不可替代的,这就导致了他们格外看重面子。
前期对真尊不敬,现在想请人来坐镇,那就不容易了,起码壬屠真尊自己都有这种感觉,而且他还听说,銮雄真尊曾经表示:坚决不会去找两门申请进入虫族世界。
现在銮雄来了此地,但人家是冯君邀来救场的,说句更不客气的话,冯君现在出面邀请不相识的真尊前来,效果都会比两门好一些。
不过这种事,壬屠真尊心里明白就行了,他也懒得点出来,“那我现在就去偷袭它们。”
说完之后,他身子一闪不见了,甚至没有等钓叟真尊的表态。
钓叟也只能摇摇头,哭笑不得地叹口气,“这家伙,不能先心平气和商量点事吗?”
壬屠真尊的出击,还真的有效,短短的一天一夜之内,他连端了三个埋伏点,阴死了十七名虫族元婴。
最绝的是,他只对隐身的虫族下手,绝对不碰那些做诱饵的虫族——你们继续无知好了。
这就导致了一个奇怪现象的产生:因为很多虫族并不知道埋伏的同伴已经死了,所以他下的阴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被发现。
虫族通过成功埋伏火柳的例子,知道这种手段有用,所以一瞬间就将经验推广了出去——千万不要怀疑虫族传递消息的速度,香火成神道是最擅长“群发”消息的。
而与之形成对立的是,多组埋伏的虫族栽了,其他虫族却是懵懂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因为相关消息的滞后,壬屠在接下来的两天里,继续四处游荡,想要发现新的目标。
新目标也有,但总共出现过两次,他总共算计了五次,杀的元婴虫族堪堪超过三十只——感觉还是有点不过瘾啊。
但是钓叟真尊已经想骂娘了,你这三天的收获,比我一个月的收获还多了,这怎么行?
于是钓叟认为,自己已经休息好了,壬屠你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准备接应其他天琴修者,出击虫族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他上手之后的三天里,只偷袭了三处目标,收获元婴虫族十四只,同样没有惊动诱饵。
然而他的收获,也就到此为止了,虫族的元婴虽然多,却也没有到了可以随便消耗的地步,终于有虫子发现,潜伏的元婴联系不上了!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过程,有虫族元婴的同族想要联系老大,一次联系不上,两次联系不上……好吧,这也不算什么,但是每次都联系不上,总是问题了吧?
随着下面的反应愈演愈烈,终于有高阶虫族出面,帮着联系一下,却愕然发现:原来那些埋伏的虫族元婴,还真的都不见了去向。
最坑的是,那些虫族都处于隐身状态,所以它们到底在何时遭遇了什么,没谁清楚。
这个情况一旦被重视,瞬间就传遍了虫族,很多元婴马上就退出了埋伏计划,别说隐身了,连当诱饵都拒绝。
无形的恐慌在虫族中蔓延,这时候,它们更注重抱团了。
钓叟和壬屠真尊又用了三天时间,才猜到对方可能是怎么想的。
虫族抱团对天琴的修者不是很友好,但是对人族联邦的军队来说,虫族过分集中,有助于他们提高命中率并且节省弹药和能量。
事实上,对于虫族集中这种事,天琴的元婴们比较头疼,但是对两名真尊来说真无所谓。
他俩商量了一下,甚至拿出一个计划来:集中的虫子,咱照样下手,但是这样就不能是偷袭了,对虫子的集中点出手,就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要争取全歼对手才行。
旧日篇章 虚鸣
其实这种事,他们不是没有碰到过,此前冯君消灭虫族的兵营,使用的就是类似方案,只不过那时两名真尊觉得,这么操作不经济,自然不会跟冯山主抢生意。
但是在虫族世界呆的越久,这俩真尊就越能感觉到,虫族世界里,捡漏的机会也不多——以前总觉得这里元婴多,无意其他小收获,可是现在才发现,合适群攻的机会很少。
壬屠和钓叟都是说做就做的性子,马上撒开神识四下查探,然后很快就锁定了几处目标,都是合乎规定的那种——虫群不大,关键还足够偏僻,动手都不会引起注意。
两人在商量选择动手对象的时候,又有一个意外的发现,某个只有四只元婴的偏远小虫群,周边竟然埋伏着二十多只元婴虫族!
“那就是这个虫群吧,”壬屠真尊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小心一点,”钓叟真尊却是相当地谨慎,“先把周围扫一遍,看有没有出窍虫族埋伏着。”
“倒也是,”壬屠真尊从善如流,他点头表示,“小心无大错,此前就有消息说,这次虫族可能出动了出窍……咱俩不怕输阵,但是踩进陷阱,那可就是笑话了。”
他俩真不怕输个一两次,受点伤也无所谓,但是不能让人怀疑了智商——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重蹈覆辙铁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钓叟真尊也有类似顾虑,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在目标的周边搜索了起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过两人搜索了半天的时间,都没有发现任何的潜在威胁,于是果断出手。
这就是真尊的行事风格,没出手之前,会考虑各种面子问题,但是一旦决定出手,不会有思丝毫的犹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就算有埋伏,那也是被屏蔽了感知,输给某些独门的术法,并不是个人能力问题。
而且……即使中了埋伏,就一定会输吗?那真的未必,他们这边可是有两名出窍真尊!
两人悄无声息地挪移了过去,壬屠真尊抬手一指,“禁绝天地!”
其实这也是空间封禁的一种,只不过他是太虚门的,跟銮雄真尊的“空间封禁”不同——后者是金乌的路数。
空间一旦封禁,连隐藏的二十多只元婴虫族都暴露了出来——他这个术法不但禁绝空间,还有破幻效果。
关键是使用效果覆盖的范围也不小,对面的虫群虽然小,却也是四只元婴,三百余只金丹,五万多只出尘和近百万的炼气。
若是再加上那二十多只隐藏的虫族元婴,这个虫群的面积有两百里方圆,厚度也有十里出头,占据的空间真的不算小。
然而壬屠真尊这一指,就将它们所占据的这一片空间统统定住了,真尊出手,恐怖若斯。
壬屠出手之后,身形一闪就消失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他要接应钓叟的行为——万一出现出窍虫族了,他得出手挡住。
而钓叟也不犹豫,一步迈上前,摘下了腰间的鱼篓,口子对着对着虫群方向手,“收!”
他的鱼篓,绝对是大杀器,连世界壁垒坍塌时爆出的能量,他都收得起来,哪里是一般小家伙抵挡得住的?
不过真宝过分强大,自然就有使用限制,也就是壬屠出手,将所有的虫族都禁锁了,他才能肆无忌惮地使出来,否则只说有些杂鱼在旁边骚扰,他就不可能发挥出鱼篓的最大威力。
不到半分钟,鱼篓中强大的吸力,就将虫族吸了一个七七八八,还有一些虫族元婴,正苦苦地抵挡着吸力,不过它们也已经被卷入吸力旋涡中,被吸收进去只是早晚的事。
壬屠的禁锁功效,差不多也就是半分钟,眼看神通即将过了时效,他问一声,“还要吗?”
“用不着,”钓叟淡淡地回答,“你准备应付偷袭就好。”
偷袭自然是没有的,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出窍期?
钓叟和合作一把,直接坑掉了一个小虫族集群,这个效果,足以令他们满意了。
一分钟之后,战斗就结束了,两人打扫一下战场,清理一下痕迹,悄然离开。
这次出击时间虽然短,但是两名真尊的消耗并不算小,尤其是钓叟真尊驱使鱼篓,一下收了小三十只元婴虫族,是个人就能猜到,他花费的灵气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的那么轻松。
壬屠希望他能歇息一下,不过钓叟表示,“我没问题,这消息很快就会传出,还是尽快再做一票,打好时间差。”
(还有三个小时就新年了,手上还有月票的朋友投了吧,凌晨有加更,预订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