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1255再鑄鼎笔趣-第869章 會師展示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1月11日,太和省,塔纳。
“撤了,他们撤了!”
塔纳城堡的顶楼之中,城主铁力不哥正焦急地看着城东的夏军。
他虽对城堡的坚固很是自信,但传说中夏军有如天神下凡一般,拔都萨莱那样的坚城都陷落了,万一他们真攻过来,自己能坚持多久还真很难说。
但没想到,今日夏军抵达后,在城外围观了一阵子,连试探都没试探一下,就往后撤了一截。
这是望难生畏,不战自退了?
铁力不哥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听说其他兄弟们遇到夏军无不惨败,自己却逼得他们不战而逃,这岂不是说明自己比兄弟更厉害?那么,等哪天将夏军驱逐出去了,自己是不是有希望角逐可汗之位呢?
畅想起了未来,他美滋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嘟——!”
突然一声清亮的长响从海上传来,打断了他的美梦,让他吓了一跳。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转头朝海面上看过去,第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用尽眼力朝海平线的方向寻找过去,才找到远处有冒烟的痕迹,烟下似乎是几条船。
“那是什么东西?”他疑惑地说道,揉揉眼又看了几遍,但太远了还是看不清,就放弃努力了。
没过多久,一个侍从匆匆爬上楼来,对他慌张地说道:“大王,外面那些夏军传话过来了,说什么要我们出城投降,不然,不然……”
铁力不哥不耐烦地问道:“不然怎么了?”
侍从小心地答道:“他们说,不然这座石堡就是我们的坟墓了!”
铁力不哥不屑地朝窗外啐了一口:“放狠话谁不会啊?有本事就让他们攻过来吧,看看是谁的坟墓!”
于是侍从便下楼回信去了,铁力不哥留在楼上,继续观察着夏军的动态。
夏军虽撤,但也没走太远,仍留在城堡东方大约五里外,一部分人原地扎营,还有一批骑兵和战车向港区绕过去了。
“要不出城冲他们一阵?不,太冒险了,还是算了。说不定可以等到夜里……”铁力不哥反复盘算着策略,又犹豫不决,迟迟没有动作。
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决定先下楼吃午饭再说。
现在围城期间食物柴火都得省着用,今日这顿午饭虽然有奶有肉,但做得简单粗陋,吃得他没滋味。正当他拿刀子一点点割着吃干肉的时候,又突然有侍从慌慌张张来报:“大王,不好了,海上来了船,好大的船!”
“船?”铁力不哥莫名其妙的,他可是住在海边的蒙古人,什么船没见过?“船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反正吃的没劲,他就放下刀子,跟着侍从去了房间北方的阳台。
这次即便不如高高的塔楼那般视野开阔,却也能清楚地看到,就在北边的海面上,赫然有三艘大船正在朝塔纳港一点点接近过来。其中,两艘小一些的在前,一艘奇大无比的在后,船型皆奇怪无比,不挂帆却能行动,着实怪异!
“这是什么船?怎么会来这里的?”铁力不哥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这时侍从小声地说道:“看船上的旗子,好像跟城外的夏军是一样的。”
铁力不哥惊道:“他们是一伙的?竟能从海上过来?”
不过他想了想,又说道:“有船又能如何呢?运兵过来?倒是个麻烦,可要是攻不进来,人再多又能干嘛……咦?”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三艘船陆续停在了塔纳港外下了锚。最大最威武的那艘船上传来了什么动静,前后八根大铁管子徐徐转动了起来,管口黑洞洞地对准了城堡这边。
“这是什么?”铁力不哥下意识感觉不好,不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然而,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就见最右的那个铁管中爆出一阵火光,然后其余几门也接连放亮。几个呼吸过后,他突然感觉脚下不稳,似乎整座城都晃荡了起来——
然后碰撞声、土石滑落声、惊呼声,还有连串的如雷巨响,一同在耳边回荡起来!
“阿剌在上!”铁力不哥惊呼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之前夏军的警告,“这该死的不会是真的吧?!”
……
“轰轰轰轰……”
连片的炮声在塔纳城周边的大海和城镇上空回响着。伴随着炮声,18kg重的硕大穿甲爆破弹砸入军堡的石墙之中然后爆炸,将这座坚固城堡的鳞片一点点剥离开来。
又一轮炮击过后,堡中一座哨塔根基受损,整个垮塌下来,石块哗啦哗啦散落了一地,砸死了里里外外不知道多少守军,激起大片的土尘。
精华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 ptt-第869章 會師分享
塔纳港的居民们此刻都老老实实呆在家中,闭门不出,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形。这一壮丽的场景加上漫天的响声,给他们带去了深深的震撼。
已经进驻港区的周安宁等人见了此景之后则是神清气爽:“哈哈,还敢躲在这龟壳子里?现在变成棺材了吧!”
炮击持续了一阵子后就停了下来,以清理视野、观察战果。
周安宁对手下一个中尉说道:“再派几个当地人过去,问问他们嘴还硬不硬!”然后自己带了一个步兵排,上了一道石码头,在上面有序列队,迎接海军同袍的到来。
在前方的海面上,驱逐舰黄海号正逐渐朝码头接近过来,还打了几发礼炮致意。
码头上原本的人员早已逃散,陆军士兵们自己找来小船,划着上前引领黄海号入港,又抛出绳索笨拙地将船固定下来。
陆海军向来有一些微妙的竞争情绪,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看到这些远道而来的战舰,却心情激动,充满了亲切和期盼——自去年以来,太和旅一路西行,四面皆敌,孤立无援,而到了现在,他们终于见到了来自于本土的亲人,他们不再是孤独的了!
黄海号入港之时,空闲的水兵们也在舷旁列队,同样期待地看着岸上熟悉的陆军们——他们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远赴重洋,在语言不通人种不同的异域岛屿上立足,可以说是极为孤独了。而到了今日,他们又见到了熟悉的面孔,是他们可以完全信任的真正同胞!
舷梯放下,周宏少校带着几个军官从船上走了下来,在人群中扫了一眼,见到正中配着少校衔的周安宁,便行礼道:“我是地中海防区所属的黄海号舰长周宏,请问这位便是太和旅的周安宁少校吗?”
周安宁挺直身子,回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微笑道:“没错,我就是周安宁。没想到,今日不但见到了同在异乡为异客的战友,还是个本家,可真是巧了。”
周宏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上前与他碰了一拳:“这就是天命啊!”
接下来,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这下子可算安心了。”
然后,他俩又哈哈笑了起来。
周宏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你可不知道,欧人狡诈无比,不可轻信,我们在那边合纵连横,威逼利诱,却始终不能完全放心。现在有你们在,我们可算是如虎添翼,有真正能干涉陆地局势的力量了……嗯,不说这个了。你们在这太和省奔波,可是不容易,现在有什么需要的吗?”
周安宁笑了,也扳着指头说道:“那可太多了。炮弹、子弹、车辆和帐篷的备件、煤、衣服、鞋、药品、糖、酒、盐、调料辣椒、饼干、肥皂、裤衩、袜子、剃须刀、画片、报纸、漫画、小说、说书先生……嘿,当初我还是个混小子的时候,可没想到过世上还有这么多好东西,以前随手就能买到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缺,如今与世隔绝,才真觉得少了之后真不习惯。”
周宏哈哈一笑,朝后一指,道:“放心,除了说书先生,剩下的船上都有,管够!你们真想听书的话,我也可以客串给你们来一段……我可是绝活金瓶梅呢,嘿嘿。”
周安宁会心一笑,道:“好啊,不过现在还是先忙正事吧。”
他带了几个人跟周宏上船,清点货物,选择最急需的弹药先搬下去。
士兵们抬着箱子上上下下,这在往日间是个苦力活,但现在他们却抢着做,即便物资都封在标准箱里看不见,抬着依然美滋滋的。
一时间吆喝声此起彼伏,冷寂的码头一下子热闹起来。
另一边,在远处的狴犴号上,何魏看着残破的城堡中举起了白旗,欣慰地说道:“好嘛,如今计划终于算完全功成了。”
……
太和旅与地中海舰队在塔纳城的会师,标志着华夏国的一个持续数年的大规模战略行动终于完全完成。
至此,太和旅结束了孤立无援的局面,能够从海上取得补给,自持力大大增强。
经尚书省批准,沃水与顿河之间的别儿哥萨莱改称河间县,顿河河口的塔纳城改称顿口县,暂不设郡,由沃水郡统一管理。有了这三城和两河水路作基础,等到今年春暖花开、河水解冻,夏军就能利用水路进一步打击金帐汗国的残余力量了。
顿口作为连接东西海路和陆路的一个交点,将来在太和省中必然会有大发展。
虽然这条海路要绕过半个地球,路途漫长,但成本还是比陆运要低多了。接下来,华夏国只需要专注于在陆路建立移民路线,每年从东向西输送几千移民到太和省,物资需要自然可以由海路解决,同化进程大大加快。
另一方面,地中海舰队也同样受益于这次会师。
他们在欧洲合纵连横,最缺的就是一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陆战力量,如今接触到太和旅后,这个缺憾终于被不足,之后可以大展拳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