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這靈氣要命 起點-第801章 神祕流浪者鑒賞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这灵气要命
过了段时间……
雪奔城。
这是阿斯加德平原地带最大的一座城镇,但也只是阿斯加德九座城池之一。
一条大河将这座城市分为上下两个部分,彪悍健壮的阿斯加德人用一种巨大的黑木帆船,将城里的货物运输到位居大河下游的其他城市,交换其他必需品。
阿斯加德没有货币,他们用等价的东西易物,一头羊换一头羊,如果你没有,那就许下承诺,出卖你的力气。
夜晚时分,天边的极光美轮美奂,窗外微风拂过,雪奔城的母牛横幅酒吧座无虚席,托着盛满麦芽酒杯托盘的壮硕阿斯加德妹子在人群里穿梭,将杯子放在桌上。
他们拉着手风琴,唱着令女人脸红的乡间民谣,玩着疯狂的整人游戏,酒馆角落,还有一些人正互相斗诗,污言秽语和讥讽之词随着啤酒沫一起喷出嘴巴,落在对方浓密的胡子上。
虽然酒馆闹哄哄的,但也有一些喜欢安静的人,他们坐在角落的桌子上,吃着切好的羊肉,谈论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嘉林的木厂那边出了些事情,你们都听说了?”浓密胡子大汉压低声线,对着同桌其他人说道。
“死了四个,走得很快。而且据说嘉林连他的斧子都没时间拿,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同桌的人里,还是有人知道的。
“他是个结实的大汉,空手都能拍死一头熊,我不知道有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浓密胡子大汉道。
“你敢瞪嘉林一眼,他都会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另一个同桌人适时补充。
他们沉默了一阵,桌子上只传来咀嚼声和喝酒声。
“他和他的两个儿子,然后还有一个帮忙的人,四个都是壮汉,能让他们死得那么快……”浓密胡子大汉咋舌。
“城里的卫兵有说什么吗?”有人问道。
“领主正差人调查,但是没有走漏风声,我是听我堂兄说的,你们可要保密。”浓密胡子大汉小声道。
“哦……但愿这件事能有一个结果,索尔不在,奥丁也离开了……”有人感叹道。
“你在害怕?”浓密胡子大汉道。
“不!如果这是冰霜巨人或火焰国度的石头杂种干的,我当然会战斗!”被质疑的人大声道。
酒馆里的欢乐气氛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声喊叫打断了一会儿,接着,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阵笑声,气氛又恢复了。
“我当然没有质疑你,老兄。”浓密胡子大汉举杯道。
“你在担忧,我看的出来。”那人也举起杯子,和浓密胡子大汉碰了一下。
他们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聊。
“我听说……洛基回来了……”浓密胡子大汉小声道。
桌边的人听到洛基的名字,送到嘴边的杯子都抖了一下。
“别瞎说……小心领主割掉你的舌头!”有人小声提醒道。
“最近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不止是嘉林的木厂……你听说了吗?据说河木镇前些时候,来了两个陌生的小妞,四处打听奇怪的情报。”浓密胡子大汉道。
“妞儿?漂亮吗?”有人插嘴。
“那你得去问问河木镇的人,但自从她们出现之后,总有人失踪。”浓密胡子大汉露出神秘的表情。
“那没准……真的是洛基搞的鬼……”桌边的人小声附和。
此时,酒馆外面响起一阵马蹄声,听上去人数还不少,声音在门口回旋了一阵,就远远的离去了。
十九个带盾的卫士骑着马,从雪奔城的南门出发,他们一路往河流下游进发,连火炬都没有拿,头上戴着平顶的铁盔,背负着双手斧和大剑等重兵器。
信使带来了坏消息,沿河的小村子发生了奇怪的事情,有个农夫宣称自己看到了一个戴着兜帽的奇怪肤色男人。
他带着三个女人前来,杀光了所有人,而且完全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所有人躺在地上,脖子都被割开,那四个人也消失不见,一切仿佛只发生在一瞬间。
光是死人还不算稀奇,农夫宣称自己绝对没有看错时间,当那个神秘男人带着女人们离开时,村口大树的影子已经指向了麦田的方向。
卫士们马不停蹄赶到村子的时候,村口黑漆漆的,只有偶尔传出来的几声鸡叫和狗叫。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霍米尔,你带五个人,和我下马进去看看,海斯廷斯,你带五个守在村子门口,其他人人,绕到村子后面。”卫士队长道。
六个人把马背上捆着的斧头抽出来,将背后的盾牌卸下,绑在自己的左臂上,然后以步兵小队的阵形慢慢往里面走。
他们才刚进入村子里面一点点,就看到一些村人的尸体,村人的尸体还趴在地上,血迹已经干涸,没有动武的痕迹。
队长让其他人警戒,然后自己凑到一具尸体前看了看,这是个健壮的木匠,准备运回作坊的一些工具散落在手边,脖子被挖开了一个血洞,他仿佛是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然后突然就死了。
“狗屎……村长的屋子那边……”
就在队长还在检查尸体的时候,手下轻轻拍了拍队长的肩膀,小声说道。
队长一抬头,看到远处的村长大宅门口,一个穿着破布兜帽披风的人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仿佛在等人。
“那是……不,不是幸存者。”队长站起身,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很危险。
六个人将盾牌护在胸前,慢慢靠近那个人,脚下的步子谨慎又小心,手里的斧子在极光下闪烁着秘银才会发出的白色反光。
“我等了很久……原以为你们的反应会更快些。”
陈克坐在那里,兜帽的黑暗中闪烁着蓝色的双瞳,他披着厚布斗篷,那是从一个猎户家里找到的,他很喜欢这个款式,合起来可以把他的身子全包进去。
“你从哪里来?陌生人?”队长问道。
“啊……很远很远的地方,远的超乎你们的想象,那里可不像阿斯加德这么冷。”陈克回答。
“你在九界之王,雷霆天神的领地犯下了恶行,告诉我,你追寻着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队长又问道。
“我想找你们的王要一样东西,但我不知道通往王宫的路。”陈克平静道。
“阿斯加德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而你,已经做了伤害它的事情!”队长怒道。
“你们的雷霆天神也伤害过我的世界,我觉得我们算是扯平了。”陈克笑了起来。
“九界都是雷霆天神的领土!他有这个权利,而你没有!准备接受索尔锤子的审判吧!”队长用斧头拍了拍盾牌,怒吼起来,他已经不想再跟陈克说话了。
“你跟他们一样,不愿意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那结果也不会有差。”陈克叹气道。
时间暂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