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15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2)看書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这人是谁?”
常清从优昙中跳出来,蹲在唐果身边看着鲜血淋漓的黑袍少年,总觉得眼前的少年有些怪异,不仅仅是着装奇怪,甚至连样貌五官都非常少见,高奈的五官偏向异种,大约选取宿主替身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与自身的匹配度,所以这个替身的面貌被扭转得与他真实面貌十分相近。
精品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15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2)鑒賞
唐果随手将高奈的尸体丢在地上,拍了拍手道:“他是邪修。”
“咦?!”常清讶异地再次垂眸打量着已经断气的少年,唏嘘道,“看着不太像。”
“不可以貌取人。”
唐果将手中的破剑收回储物袋,看着已经冷却的尸体,眼底却漫上少许凝重。
“是你破了阵法。”
卫曜霆走到唐果面前,认真打量着她的五官与眉眼,很奇怪,与她在之前每一个位面中的形象都不一样,但是有隐隐约约能看到几分相似,身高变化不大,主要是那双眼睛从未变过,漫不经心的时候里面盛着细碎斑驳的星辰,含着不易觉察的笑意,沉思的时候眉目间都是肃色,但又自藏一股从容镇定,生气的时候似乎藏着锋芒利刃,能在谈笑间将对手刮得飞灰湮灭。
唐果下意识地回望向他,隐隐觉得他的眼神和气度都与之前有细微的差别,似乎更从容沉稳,对事情有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自信。
唐果摊开手笑道:“没办法,对邪修我一向是嫉恶如仇。”
卫曜霆看到高奈尸体的第一眼就发现他可能不是这个位面的土著,他知道唐果在每个位面都是有任务的,不过具体任务要求他查不到,老爷子关闭了他的后台权限,估计这次他进入位面记忆被屏蔽,也有老爷子的手笔在其中。
**
“佛子大人,鬼王大人,你们可有看见我家道君?”
聂宿随后从优昙中出来,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裕策,只得顶着二人的威压往前一拜,有些着急地寻求道:“还请二位帮忙找找我家道君,那女鬼实力强大,我怕……”
唐果看着聂宿恭敬的姿态,笑了笑道::“你无需担心,裕策道君的剑法造诣极高,女鬼有阵法加持才能跟他斗得不相上下,如今阵法已破,失去地利优势,那只女鬼的实力也不过尔尔,裕策道君可以解决她。”
薛慎和计长川还有其他的几名捕快拱手谢过二人:“多谢两位大师救命之恩,我等还要先抓捕李和平等人,待公务完成再来重谢。”
唐果微微颔首道:“你们去吧,李和平身上还有些事情没弄清楚,有劳你们费心。”
薛慎当即拱手道:“大师言重了。”
交代完去向,薛慎神色一厉,右手一挥,带着一队人立刻分散朝着李家各处搜寻。
聂宿想了想,回头看着其他弟子道:“我们也去找找小师叔。”
“去吧。”唐果看着聂宿回头欲言又止的神色,随意摆了摆手。
虽然她在这里位份最高,但是真没必要事事都跟她说一声,反正又不是一家的。
李家之事之所以和裕策联手也是情势所需,后续等碰上宋烨梁与饶尹的婚事,裕策估计还要红眼拆村,到时两人就是敌人了。
**
聂宿带着青山派弟子也在四下寻找不见踪影的裕策道君。
唐果放开神识在李家盘桓了一圈,眼底露出一抹诧异之色:“竟然不在宅子里。”
玄尘一直在垂眸看着高奈的尸体,听到她清润的声线微怔了一下,偏首问道:“什么不在宅子里?”
“裕策啊。”唐果奇怪地扫了他一眼,视线飘到他挂在僧袍左侧系带上的蛟铃,忍不住伸手去拨了一下,触手的感觉光滑玉润让她眉眼都忍不住弯起来,“你打算将蛟铃一直挂在衣襟系带上吗?”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起點-第154章:佛子大人,請留步(32)推薦
玄尘听她提裕策的名字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但又见她注意力转移得很快,已经集中在自己身上,微微颔首:“挂在这里,不可?”
“当然可。”唐果笑着看那颗光溜溜的碧色蛟铃,思索道,“等过几日,我做个穗子挂在蛟铃上,你以后可系在腰间,既可以做法器,也可以做饰物。我看你平时衣衫都月白色,与碧色的蛟铃倒是相衬,有点睛之笔的效果。”
“好。”
玄尘垂下眼帘思索,自己于她应该是不同的,不然她也不会处处关注自己身上的一些小细节。
“这具尸体如何处理?”
玄尘收起自己发散的想法,有些想将这具尸体直接挫骨扬灰,但这是唐果自己弄回来的,他不过逾越过她去处理,所以还是先开口问了唐果。
“这尸体先留着,我只带回了尸体,他的魂魄是否还在元齐村暂时没办法确定。”唐果沉凝了少许工夫,皱眉看着将将破晓的天色,吐出一口浊气,“待李家命案和厉鬼解决之后,村子里还要做几场法事,元齐村家家户户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你和常清倒是不如给村里已故之人超度,也可磨砺自身,再添一份功德。等到离开元齐村后,我试试看能不能用这具身体召回魂魄,若是可以就一网打尽,若是不能,将消息通知到仙门各派,以后遇上了将消息传回来,我亲自追杀。”
玄尘对她的安排无异议,此刻更觉得心暖,之前总是有种无法靠近的感觉,此刻也减了许多。
她是当真为自己思考,玄尘抿着唇角,心情颇有些愉悦地应道:“就按你说的。”
唐果挥手将尸体收走,反手拉着玄尘的袖子往李家外面走去:“既然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去找找裕策道君,看看他的战果如何。”
玄尘微微收紧下颚,盯着她葱白带着冷意的手指,将手中的佛珠灌在左手,右掌将她手腕抓在掌心。
唐果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疑惑:“怎么了?”
“没什么。”
玄尘摇了摇头,牵着她的手,两人并肩往前走,他左手在前轻轻拨开枝丫繁茂,已经挡住唐果前路的海棠枝叶,让她先行穿过后,随后才不紧不慢地踩着与她节奏相同的步调,神态自然清和的问道:“你可知如何渡情劫?”
唐果摇了摇头,与他走出李家这充满不详之气的大宅,迟疑道:“我听说,渡情劫,得先学会动情。”
玄尘笑问道:“你不是千年鬼王,早已渡过情劫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我渡过情劫了?”唐果矢口否认,严肃认真地讲道,“你不要污蔑我,我还是清清白白的女鬼,生前一心向善专心求道,死后成了麟磬城鬼王,又为了鬼城的基建工程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满人间跑寻找得力手下回去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