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1415章 資料熱推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说不好听的,这个帮卢石的英瓜兰私家侦探别看名气在伦敦挺大,但卢石的能力反而比他还厉害。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討論-第1415章 資料展示
就是这样,卢石凭着过硬的本领,反而在私家侦探所站住了脚。八个月后,他终于攒够了一笔钱。这笔钱不但能够买船票回去,还能剩下不少。卢石都打算好了,回去可以找找以前的熟人,花点钱,让自己重新回到上海警局。这样还能够干老本行,有个稳定的收入。
辞别了叫做约翰的英瓜兰侦探,卢石迫不及待的开始做船往回走,结果等他带着老父亲的骨灰重新登上自己的国土后,局势越来越恶化,他只能匆匆将父亲葬在了老家后,向后方出逃。
最后几经辗转,卢石投奔了几年前远嫁重庆的亲姐姐。他姐夫倒是很仗义,掏出一笔钱来,又帮着跑了不少关系,总算帮他把私家侦探所开了起来。
卢石倒也挺争气,最开始的一个阶段,侦探所刚刚成立没有什么生意。他也不等生意上门,而是主动上街寻找客户。
怎么找呢,很简单,这个年头比如说登报寻人啦,还有警务系统也会张贴一些悬赏啦。以及有什么人家出了什么事,要是耐心点打探还是能够知道一些的。所以卢石就专门通过这些渠道,玩了命的拉生意。最后凭着他本身的能力,倒是打开了一定的知名度。
本来卢石挺知足,就打算一直干这行,但是几年后,到了现在,私家侦探所在重庆越来越不好干了。这主要就是客户源减少。说起来这事跟范克勤有直接关系,比如说他弄得外来人口登记系统。还从军统情报处把华章拉过来,成立了特调小组。专门针对本地发生的各种事件展开调查工作。
而华章能动用的可是安全局的资源,另外安全局的权利极大,想怎么查就怎么查。效率可不是什么私家侦探所能够比拟的。是以现在能够请得起私家侦探的富裕人家,即便是出了事,也都宁可找点门子,托关系,争取让特调组帮忙。
再说了,一些案件自从范克勤的外来人口登记系统运作,那就直线下降,治安情况嗖嗖往上窜。连小鬼子和伪政府的职业间谍都不敢动弹,更何况是一些犯罪分子了。
是以包括卢石在内的私家侦探所,受到重庆的大环境影响,到了现在可谓相当差。已经到了快开不下去的地步了。卢石也明白自己硬挺也没什么用,这不是自己能力高低的问题。
可是侦探所开不下去,自己总的干点啥啊,而他十六岁就进了上海警察局。当然,那时候还叫巡捕房呢。他除了这行也不会别的。仔细考量了一下,和姐姐和姐夫商量了商量,最后还是觉得吃一碗公家饭得了。
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第1415章 資料看書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要说还是他姐夫,真是够意思。全靠他找人,可以说是朋友托朋友的关系,总算给他在警务局报了名。
结果这一报名,卢石的个人履历也进入了安全局的眼睛。经过几次选拔,最后还是因为他曾经在英国那一段时间的行踪无法确定,而且在有了更明确的人选后,被刷了下来。
不过卢石只是被安全局秘密的拒绝在外,如果不是现在范克勤看中了他,估计以他的履历,进入重庆的警务系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虽然卢石被安全局已经拒绝了,不过范克勤看了后,倒是觉得这个人是奸细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主要是这几年他在重庆做的事,全都可查。私家侦探嘛,帮着找人,找物,调查个小三啥的。要是间谍能这么干吗?
他去英国给他的老父亲看病这事,他姐姐和姐夫一家也是知道的。另外,上海现在是沦陷区,但范克勤相信,要是查的话,以前上海的警务系统老人,应该还是能够知道卢石的情况的。
最起码肯定知道他带着父亲去英国看病这件事,绝对能够查到。如此,卢石要还是间谍,那只能说,小鬼子或者是伪政府安插的这个奸细,简直是不专业到了极点。当然,也不能排除人家反其道而行之的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人氣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1415章 資料看書
不过安全局就是这样,在有履历更加好的人,更加没问题的情况下。那自然会选择另一个人的。
看完了之后,范克勤总体的评价就是,这个人除了在英国的那段时间没法确定行踪外,剩下的情况全都能够查清,是以这个人有问题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而且符合自己的要求。是以他将卢石的资料记下来后,重新放在了文件袋里。
拿着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将其放在了庄晓曼的办工桌上,道:“晓曼,帮我把资料送回去吧。”
“是。”庄晓曼答应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行了,我先回去了。”范克勤道:“今天早点下班吧,你送回去后,差不多也回家吧。”
说罢,范克勤直接出了门,开上车直接走了。在路上买了些吃喝,直接回到了家里,进门后,范克勤把吃喝都摆好,仔细的想了想,抄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的被接通后,道:“帮我接何局长办公室。”
对面的街接线员说了声稍等,没一会的功夫,电话被一个青年的声音接了起来,道:“喂,何局长办公室,哪位找何局长?”
范克勤道:“我姓范,是你们局长的老朋友。”
对面这个男的再次说了声稍等。没一会何进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喂,是范长官吗?”
“老何。”范克勤笑道:“到了总局工作,已经适应了吧。”
“哎呀呀。”何进笑道:“承蒙范长官关照提携。已经适应了,前一阵我还要找范长官当面致谢啊,结果范长官您一直不在,卑职愧疚的很,这一次可万万要给卑职一个机会啊。”
范克勤也乐了,这个何进很是会做人,其实他调到了总局任副局长的事,跟自己关系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