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ptt-章二六 抵抗不足分享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佩德罗听了丰塞卡的话,更是无奈至极,如果中国人的目的真的不仅仅是有限战争,而是以秘鲁总督区为目标,那是断然不会接受自己的私下求和,可打下去,又怎么能取胜呢?
丰塞卡继续说道:“海军!秘鲁总督区的未来全在利马舰队,拉斐尔将军必须担起责任来,只有他们取胜,秘鲁总督区才能坚持下去呀。”
佩德罗叹息一声:“知道了,我会全力支持拉斐尔行动的。”
虽然这么说,利马舰队的行动却丝毫不能让佩德罗有一丁点的放心,除了水雷造成的困扰之外,拉斐尔还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不清楚中国远征舰队的实力。
无论是拉斐尔和佩德罗,都想知道一点,中国人那六艘重巡航舰去了哪里,如果它们不在秘鲁海岸,拉斐尔是有信心动员全部的利马舰队出航,在决战中取胜的,但现在的情况是,那支足以改变战局的舰队并未出现,或者说是时隐时现。
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拉斐尔得到两个消息,其一,圣洛伦索岛上的炮台观察哨几次观察到外海有舰船出没,数量在四艘到六艘之间,肯定是三桅杆舰船,但不清楚是战列舰还是重巡航舰。
其二,皮斯科城逃来的白人提供的情报,他们曾经被要求往鸟岛上运输了很多补给品,包括干饼、淡水、葡萄酒和蔬菜,这些补给品显然是给一支舰队取用的,但他们从未见到这支舰队,应该是趁夜取走了补给品。
这两个消息让拉斐尔更加确定,那六艘重巡航舰就游弋在秘鲁海岸,随时准备伏击利马舰队。为了避免排雷完成之后,秘鲁的权贵强令利马舰队出航,拉斐尔甚至密令减缓排雷,一定要搞清楚中国人的实力之后再选择出击与否。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一座座南部沿海的城镇比攻占,阿西亚、马拉、圣安东尼奥…….一直到卢林升起了帝国陆军的战旗,而这座小镇距离利马城只有一天时间的路程了。
利马城南区。
残阳如血,黄昏的光芒照耀在战场之上,没有给人丝毫的温暖,遍地都是人和战马的尸体,不时传出濒死者的呻吟,分外凄凉,马普切人正在战场上搜寻着东西,马鞍、刀具、烟斗乃至死人的衣服,他们什么都要,所以李君威抵达的时候,满地都是被扒光的尸体。
站在一片高地上,李君威回头看到了一排排向北前进的士兵,在高地之前安营扎寨,这就是李君威千辛万苦带来的军队,荣耀旅四个步兵营,一个混编炮营,还有一个骑兵营、马普切骑兵团,如果再加上辎重部队,人马已经超过了一万人。
整个白天,西班牙的骑兵与帝国骑兵在这片荒凉的沙地进行了骑兵争斗,在小规模的混战之中,马普切人并不占下风,一旦进入大规模战斗,装备了火枪、手枪的帝国骑兵机会占据优势,西班牙人最大的优势在于甲械,可惜,帝国骑兵根本不给他们短兵相接的机会。
天渐渐暗淡下来,站在高地上的李君威看到面前有两个大规模的亮点,与自己所在的高地距离都差不多,但最亮的还是利用一座庄园构筑的军营,那里驻扎了西班牙人的主力军队,秘鲁各地的正规军几乎都在这里了,还有为数不少的民团,数量同样不亚于己方的军队。
“安东尼奥,为什么他们愿意出城与我决战?”李君威观察着大营问道。
安东尼奥知道李君威麾下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将领,但他喜欢问自己这个敌人,或许只是试探自己的诚意,可安东尼奥认为在中国人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自己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于是说道:“因为防御不足。利马的防御有两个重点,面向海洋是卡亚俄港的费利佩城堡,而利马城在基里克河的两岸,以武器广场作为城市中心,距离费利佩堡垒约么…..哦,按照贵国现在法定的测量单位,相当于十三公里,即便是石头城墙,也有十二公里之远。
显然,港口与城区相互之间不能掩护,这种怪异的城防是对付海盗的,但显然,对于正规军来说就是很大的破绽,港口里有动弹不得的利马舰队和秘鲁船队还有装载着无数货物的货仓,而利马城区也不容有失,但以佩德罗阁下麾下的军队,显然无法同时防御,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贵国的军队挡在南面。不过,看起来无论是指挥军队的丰塞卡将军还是佩德罗总督,都没有那么有信心。”
“哦,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李君威问道。
安东尼奥指着卡亚俄港方向,说道:“您看那里,一条一条的火焰,显然在卡亚俄港也在修筑工事,这是装备围城困守了。”
“那利马城北面和东面的火光是怎么回事,似乎有骑兵在运动,我需要布置他们绕我们侧后吗?”李君威看到远处有两条火龙在向内陆前进,疑惑问道。
安东尼奥皱眉:“尊贵的殿下,我无意指责您,您作为中国的裕王殿下,难道您对战争指挥就没有学习过吗?”
李君威摇摇头:“没有。”
“这怎么可能,贵国的皇室教育怎么会…….。”安东尼奥简直要抓狂了,无论是帝国皇帝还是那位印度斯坦的皇帝,都是眼前这位裕王的兄长,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战争英雄,而裕王也有征服半个大陆的功劳,怎么看起来对战争一点不理解。
李君威笑嘻嘻的说道:“这和教育没有关系,小时候我就觉得,假设长大了我要做个快活王的话,学习战争就是浪费时间,而我要做皇帝或者实权王爷的话,为什么要学习一个将军要掌握的知识呢?
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其实征服大陆之中的军事指挥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有时我甚至都不在军队之中,可你这样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我是战神、名帅,哈哈,我实在太幸运了。什么都不用干,跟着军队吃吃喝喝就赚了这么大的名头。”
“可是您现在依然出现在了战场上。”安东尼奥一直觉得李君威有些高深莫测,所以本能的觉得他在欺骗自己。
李君威耸耸肩:“相比潮湿而又拘束的战列舰上,我更喜欢在陆地上纵马驰骋,悄悄的二告诉你,帝国海军是不允许女人上舰的,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安东尼奥,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两支军队是干什么的。”
安东尼奥没好气的说道:“那不是军队,是逃难的西班牙人,他们想要逃亡去内陆。”
李君威笑了:“那真是白费功夫了,他们逃不掉的。”
接下来的两天,安东尼奥亲眼验证了李君威的话,他真的对军事指挥完全一窍不通,整日就是在军营里吃吃喝喝,偶尔骑马在周围转一转,或者在军队里和那些在安东尼奥看来低贱的士兵吹牛打屁,军队里的每个人都爱戴他,而他参与军事也仅仅是开会罢了,端坐在主位,托腮听那些将领军官讨论作战计划,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往嘴里塞一块点心,李君威给人的感觉根本不是来作战的,反而像是在游玩的乡绅。
最终,陆军远征军指挥李素和荣耀旅少将旅长徐子长分别给出了一个作战计划,李素的计划要求一劳永逸,全歼正面之敌军,但坏处是伤亡大,耗时长。徐子长则只要求击败而非全歼,优点是伤亡小,速度快。
李君威没有犹豫,选择了后者,又得到了一阵爱兵如子的夸赞。
丰塞卡虽然有丰富的战争经验,但帝国陆军对他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无论是线列步兵还是榴弹炮都是如此,丰塞卡动员上万人利用庄园修筑的工事看起来煞有介事,但没有针对帝国陆军的榴弹炮,结果被炸的七零八碎,当两个陆军营开始侧翼绕后的时候,丰塞卡只能让骑兵掩护步兵撤退,结果离开了工事,在荒凉的沙地之中与陆军决战,仅仅个两个来回就完全崩溃,残存的军队撤向了卡亚俄港的阵地。
陆军唯一的缺憾就是骑兵太少,主要原因在于马匹太少,导致很多骑兵没有战马。
仓皇逃回费利佩堡之后,丰塞卡好不容易在天黑之前安排好败兵,就立刻去见利马舰队司令拉斐尔,他麾下的军队折损了大半,想要守住现在的工事,还需要拉斐尔的帮助,毕竟海军舰船上很少有不会使用火枪的人。
登上费利佩的最高层,从内陆吹来的干燥陆风吹走了他的帽子,借着火光,他看到了站在了炮位上观察敌情的拉斐尔,走过去,看到了一张非常凝重的脸。
“拉斐尔阁下,出什么问题了吗?”丰塞卡问道。
“将军你看,中国人的主力正在我们这个方向集结,这很不正常。利马才是更容易的选择,那里也拥有比这里更多的财富。”拉斐尔指着对面说道。
丰塞卡说道:“很显然,他们不是冲这座城堡来的,目的是您的舰队,尊敬的阁下。您看最前沿,火光明显围成一个个的圈,他们很有可能在修筑炮垒。”
“你是说他们想要用榴弹炮炮击我的舰船?”拉斐尔问道。
西班牙人对榴弹炮这类火炮不陌生,早在三十年战争的时候,他们就在尼德兰见识过,只不过像是帝国陆军这样当成主力火炮用的,还是第一次见,而拉斐尔则问道:“中国人的榴弹炮能打那么远吗,他们炮垒距离最近的舰船至少半个里格。”
丰塞卡摇摇头:“这我不知道,但是中国人给我们的惊喜太多了,如果他们的榴弹炮能打半个里格,我丝毫不会感觉震惊。所以,我建议阁下把费利佩堡码头上的舰船转移到对面的商人码头上去。”
“很难,那里已经没有泊位了。”拉斐尔摇头。
丰塞卡则是说道:“可以清理出来几个,您应该知道,很多胆小鬼已经逃去了内陆,没有他们的支持,那些船长敢对您说不吗?”
拉斐尔想了想,命令手下去做了,他问道:“中国人的榴弹炮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一种很低效的武器,炮弹重心不稳定,射击的非常不准确,但是你也知道,这里是殖民地,殖民地的军队就是乱糟糟的。”丰塞卡无奈说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拉斐尔无奈了叹息:“但愿他们没有那种可以打半个里格的榴弹炮吧。”
而在帝国远征军中,安东尼奥也在同样的疑惑,为什么中国将军把大量的军队派到卡亚俄港方向,利马城不是更好攻打吗?但是他不敢去问这个问题,自由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安东尼奥不想放弃,尤其是中国人已经占据上风的情况下。
但是安东尼奥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原本他也以为中国人修筑炮台是为了使用榴弹炮,但是很快发现,那些辎重营里被辎重兵小心看守的大车被送了上来,那些辎重车平时是谁也都不准靠近的,现在他们被运往了炮台。
“殿下,这是在做什么?”安东尼奥只有在李君威面前,才能稍稍的松快一些,小心问道。
李君威说道:“这是火箭弹,用来打击拉斐尔将军的舰队的。”
“火箭弹,什么东西?肯定很有意思,您不去看看吗?”安东尼奥问。
李君威笑了:“不,我不去,那玩意虽然用起来很壮观,但也非常危险,里面全都是火药,一旦炸了,就什么都完了,我不去,你要是愿意去,你可以随着李素去看看,我敢保证,那是你一生都不会忘却的画面。
但愿它们能发挥出效果来,只要消灭了利马舰队,这里的战争就大体结束了,我也能结束这么长时间的颠簸,过一段稍微安稳的日子,对了,听说利马的总督府非常华丽,希望在过几天我就可以住进去,到时候你也能恢复完全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