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四百六十一章 奇貨可居,財神歸屬閲讀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凤鸟适至,这吸尽了目光。
凤凰降下祥瑞,祝福东夷阵营的福泽连绵,让执政的少昊欣喜无比,当机立断确定了相应的政体模式、文明风俗。
有别于过气、转行开始鼓捣图腾源流的龙师,又区别于正在人族王庭作威作福的火师,东夷的势力,鸟师而鸟名,为其官长。
鸟师者,凤鸟最贵,当为历正,主治历数、正天时。
玄鸟氏,司分者;伯赵氏,司至者;青鸟氏,司启者;丹鸟氏,司闭者。
祝鸠氏,司徒;鴡鸠(jūjiū)氏,司马;鸤鸠氏,司空;爽鸠氏,司寇;鹘鸠氏,司事……是为五鸠。
再有五雉,为五工正,在西为鷷雉,为攻木之工;在东为鶅雉(zīzhì),搏埴之工;在南为翟雉,攻金之工;在北为鵗雉,攻皮之工……五色之工,利器用、正度量。
此外,另有九扈,为九农正……
……
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网罗了各方各面。
表凤凰为吉祥物,有荣誉上的最高头衔,实际上不管事,只做些高大上的清贵工作……真正主持东夷事务的,是与洪荒神禽有合作互助关系的部族,以神禽特性抽象化,任职具体的工作,支撑起了整个人族东夷体系的政权,包罗万象,框架上不逊色于人族王庭多少!
这是一群神禽图腾的大联盟!
它们各有所长……当联合在一起,足以跟龙族的龙师、龙图腾系统论个高低上下。
恍惚间,纪元像是错乱了,回到了更古老的时代——那是龙凤之争的岁月!
许许多多的大罗神圣目睹着这一幕,都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随后又都在叹。
——终究是过去了。
曾经,龙凤是洪荒霸主,叱咤宇宙,诸神慑服,无人敢不敬。
现在?
却只是人族阵营中的两个山头而已。
当然了,这山头还是很有竞争力的……消息灵通的大罗都知晓,龙凤背后各自的猫腻。
眼下看着巫妖势大,可说不得,龙凤就反杀了呢?
比如说人人如龙成功,龙族的精神同化人族的意志,灌注入龙的灵魂,窃取胜利果实。
又比如说,得到凤凰支持的东夷,堂堂正正战胜了女娲,依照合约,获得了人族的掌控权。
一切都有可能。
如此,令不少古神大圣感慨——
不愧是老霸主,家底殷实,哪怕是到了这个纪元,也是隐隐能坐庄的狠茬子!
这也让本纪元的盘古之争,充满了悬念和迷雾。
不过……这些悬念,这些迷雾,对于某些神圣来说,很大一部分都是不存在的。
他们或许不能料定所有,但……
关于自己的生死,却比所有人都清楚。
……
“东华你说,我是不是上错船了?”
天庭,大司命府。
两尊古神大圣相对而坐,谈玄论道。
忽的,其中一人叹气,对东华帝君说道。
“风雨欲来。”
“虽然某些人布置的很隐秘,但我还是察觉到了不妥。”
“他们……想杀我红云呐!”
现任云修行体系的主人,古老神圣中的一等一人物——红云,语气幽幽,诉说着自己近来的发现。
他是一个感觉很敏锐的神,很能把握时机的神。
不如此。
当年,他也没法做到在龙祖被罗睺魔祖击杀后的短暂空隙,一举把握机会,接收龙祖遗产,获得水道权柄,升华了自己的云之大道,一跃而进入巅峰阶层。
哪怕因此,红云得罪了很多人——不公平竞争、钻空子、吃独食,这是很遭人忌讳的。
可红云并不后悔。
——风口就在那里,他不抢先上车,等你们?
做梦呢!
他就是这么一个有商人属性、喜好以小搏大、热衷奇货可居的神圣,不服气的……来咬他啊!
凭本事占得的先机、商机,干嘛要跟你们公平竞争,提倡什么反垄断?
我就是玩云水合流,从源头到渠道到下游全吃,搞产业链闭环……问你们气不气?气不气?
依靠着这样的本事,红云走到了如今的成就。
无限接近于太易大罗的地步!
这是一个让他比较满意的成果。
毕竟,单纯的云道,或者说是商道,能登临这样高层次,真的太不容易了。
也就是太易大罗还能压他一头……可那些人物,玩的都是什么?
十个里有六七个,走的是喝令洪荒的政道路线,实在没法比。
不是过去的皇,就是现在的帝。
即使是被龙祖戏谑的称为吉祥物的凤凰,昔日也是一方共主呢。
除此之外。
再有最根基、最必须的时空双主,帝江烛龙……他们对应的权柄太特殊,又一直不曾失位,自始至终走在康庄大道上,那是真的无法去比较。
想一想就明白,这两个家伙的组合能有多可怕?
集成了什么交通部啦、运输部啦、铁道部啦……等等相关的部门,哪怕是圆满的天庭,对此都要慎重,巅峰时期人家自己就是一个小集团,属于需要费好大功夫去小心慎重拆解的那种存在!
红云比不了。
瞅完了这些让人牙酸的,回过头看看那冥河魔祖、鸿钧道祖,以及状态奇怪的天道圣人……
鸿钧道祖,天道通灵,除了盘古,天下无敌理所应当。
冥河魔祖,掌管业力劫罚,能借助整个人道来磨剑。
至于圣人?
背靠天道,掌管人道的教化,著书立说,情况特别。
红云曾经梦寐以求,想要坐上圣人的位置——这是一条快车道!
可惜。
他失败了。
只得个备胎身份,慢慢的去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希望转正。
对此,他无奈搁置一旁,转头将精力放在了别的方面上。
也就是——云修行。
毕竟。
虽然前路障碍重重……可不还是有那么几个走通的吗?
像是鲲鹏,还有东华!
东华这样的狠人,提剑能杀伐果断,治政能改善人道,红云自问,还是差点。
但鲲鹏这家伙嘛……红云觉得,还是可以与之较量较量的。
鲲鹏都能证就太易至境,他也是有希望滴!
尤其是在与镇元子合作搭档后,前方逐渐有曙光出现。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可惜。
有这样一天,他忽然间警觉——
不知何时,有层层罗网布设,在一点一点的封堵,在把他的生机断去!
那种隐秘的程度,那种可怕的陷阱。
若非他是商道的达人,是最敏感的资本掌舵者,都还未必能发现得了——
因为,这是为太易而设!
是为东华而设!
身为太初巅峰的大神通者,红云能发觉不妥,他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了。
不过此刻,他自豪是没有的。
能有的,只有惆怅与无奈。
生死关头,红云静下心来思索推敲,大致猜测事情原由——左右不过是事发了,被天庭和巫族方面察觉到了不妥,要按死他们这些想独立出去的第三极呗!
甚至,他再猜一猜……这其中,谁跳的最欢快,闭着眼都能想到!
“苍……唉,苍……”
红云摇头,再摇头。
在他的对面,东华瞥了红云一眼。
“你猜的差不多吧。”东华没有与之详细解释那真实缘由——是他修改了与女娲的初始合作协议,特意给红云送上一份储君大礼……本是好心好意,奈何有人会错了意,把红云给纳入了打击目标。
这种好心做错事的事情,帝君表示……他其实也挺不好意思明说的。
再稍一想想。
嗯。
大家主观上是想造反,客观上也是为了造反活动了这么些年,眼下“阴差阳错”的被依照游戏规则,处罚造反大罪……
主客观勉强统一,判决结果与执行人也相差无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是这么回事得了,省得红云小老弟胡思乱想。
毕竟,乱想也没用嘛!
不止是乱想没用……东华认真琢磨了下,还打算打消红云乱想的念头,给凑一个合理的解释糊弄过去,别到时候穿帮了。
真穿帮了……云修行的遗产,怎么好瞒天过海呢?
“放宽心,不要瞎想那么多,因为没用。”
东华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很是悠然自得。
“过些日子,不止是你要凉,我也危险的紧,说不定归墟路上能有伴。”
“……”红云无语的看着东华,揉了揉眉心,“你还能看的这么开?”
“看的开如何?看不开又如何?”东华淡笑,“对面布局到这一步,已经可以说是大势了,方方面面算的清楚,生路都给你堵的差不多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况且啊,有些事情……很值得说道呢。”
东华意味深长道,“当年那事,你我本就恶了苍龙……我就不说了,你——玩奇货可居,玩到了人家的头上。”
“小本本上,苍不知道记了你的名字多少遍。”
“祖龙不杀你,人家自己念头都不通达嘛!”
“嘿。”
东华笑笑,“对于苍来说,我们两个,绝对是他印象最深刻的神了。”
“荣耀是因为我们,耻辱也是因为我们。”
“我做变法,你做商法……”
“跟他的纠缠,太深太深了!”
“清算,也是必然的。”
“不过嘛……”
东华话锋一转——因为看到了红云不太好的脸色,觉得不能那么伤队友的士气,好歹给些希望,给些动力。
“我们纵使殒落,不代表就是彻底的输了这一局……相信我!”
“我们有机会——反杀的机会!”
东华一字一顿。
“哦?”红云郑重起来,“此话怎讲?”
“我们的死,可以做成一个局。”东华隐蔽了这方时空,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交流的世界,“是战略性的死,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是一场伟大的转进!”
“因为……世人通常只忌惮活着的对手,对于死去的敌人,又还有几个会拿正眼打量呢?”
东华胸有成竹,对红云娓娓道来,“我们只有死去了,其余的那些队友们,才能在这一盘巫妖的大棋中‘活’过来!”
“他们偷渡,带我们走过剩下的路!”
“最终,让我们诈尸归来,继续一战,争夺到胜利的果实!”
东华信誓旦旦,“你听我的,准没错!”
“真的么?”红云有些怀疑,“我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这你大可放心。”东华很认真,“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还有,我的信誉……你应该尝试着相信一二。”
“好吧,我相信你……”红云摁着眉心,“不过,我要知道你计划的大致章程……”
“好说!”东华干脆的答应,不吝于为队友解答困惑,坚定作战决心。
“你不是一直对自己的身份困扰,不想再做私商,而是要转正、去掌管洪荒财富吗?”
“等我们的大计成功,我可以让你成为真正的‘财神’!”
东华拍着胸膛承诺,“只要我们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帝君说了许多细节步骤,逐一告诉红云,“把这些年来,我们秘密勾结鲲鹏啊、三清呐……串联结社的线索,全部掐断,转移到我们自己的身上,最后一死了之。”
“让他们以干净人的身份,置身局外。”
“那样。”
“等我们死的时候,三清……会来给我们收尸的。”
东华叮嘱,“像是你,就是灵宝天尊给你收尸……而实则暗中,解化你本源,点化你灵性,跳出枷锁,以新的马甲登上舞台!”
帝君说着,想了想,“眼下,苍龙猖獗,水之道你是暂且没希望的了。”
“没有水,单有云,你的路会很难走。”
“不过……”
“鲲鹏是我们自己人。”
“到时候说和说和,让他把风之道给你,助你演化风云之道……风无形,云无相,应是一条出路。”
东华给红云安排好了。
“那……你呢?”红云问道,“你怎么办?”
“我?彼时自是道德天尊来保我一点真灵。”东华咧开了嘴,露出森冷无比的笑意,“本座,从来不是什么打不还手的神呢!”
“苍若是来报复我?”
“待我诈尸回去,换个马甲,我要厘定洪荒一切山河水脉,最终捅下一根定海神针,镇压四海无数年!”
“好!”红云喝了声彩,“到时算我一个……我也去寻定海之物,让老龙莫要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