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討論-第438章 祕寶的作用讀書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叮……
蓝小喵的讯息传来,林川瞧了一眼,放下心来。
之前收留拉克妮亚的时候,他就考虑过这种情况,如何应对罗厄子爵的追踪。
小女孩的那个手镯,就能屏蔽体内的追踪信号,林川对于自己制作的机械装置,有着相当的自信。
不过,他一向谨慎,还想到了第二重保险,就是蓝小喵的气息屏蔽。
这小家伙异变之后,其气息能够进行隐蔽,尤其对于精神能量的屏蔽,最是有效。
看到小蓝猫的回复,林川则是庆幸,幸亏之前做了第二重保险,否则,三边都要兼顾,着实是首尾难顾。
收起通讯器,林川取出一个机械圆盘,启动之后,立时形成一个屏障,将他与斐雨笼罩其中。
滴滴……
光屏之中,不断靠近的七境强者停了下来,在半空中盘旋,似是在奇怪为何忽然丢失了目标。
“这屏蔽装置还真有效……”
林川低声嘀咕,这是火刃机械工坊出品的屏蔽装置,巴塞老师多次向他吹嘘,这是其生平的杰作,能够屏蔽自身的一切痕迹。
现在看来,巴塞老师没有夸大,确实很有效。
不过,这种机械装置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无法移动。
将斐雨扶起来,入手之处,这女子的肌肤如火一般滚烫,不断涌出的汗水中,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气。
“情况这么严重么……”
林川不禁皱眉,目光扫过斐雨湿透的玲珑身段,却没有多少心思欣赏,这女人的实力如此强大,却控制不住自身,其症状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斐雨小姐,我们的时间比较紧迫,你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林川问道。
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支支药剂,给斐雨内服外敷,终是将她的症状缓解了一些。
捂着肩头,斐雨睁开眼,虚弱的看了看林川,道:“川先生,抱歉。我隐瞒了许多事情,让你置身险地,不过,这些内情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楚的,想要缓解我的症状,需要用到血灵族的那件秘宝-【血灵眼】。”
“否则,迟早会被那家伙找上门,你我都有危险……”
林川微微皱眉,又瞅了眼光屏,发现那个七境强者竟是朝着这边而来,虽是摸不准具体的位置,却能确定他和斐雨所在的大致方位。
“真是麻烦的家伙,我先带你离开,这些内情在路上说吧……”
咔嚓……
操控机械臂,切换成一个容器,将斐雨装了进去,液化的能量晶体流转,迅速形成一层能量薄膜,隔绝了外界的探查。
光屏里,那个七境强者又停了下来,显是又丢失了目标,在半空中仰天怒吼,其声遥遥传播过来。
“看来【裂鳞之臂】的隔绝装置,才是真正的有效。”
林川暗中嘀咕,冷哼一声,在密室里进行了一番布置,而后举着这个容器,从私人电梯中离开,进入地下停车场,乘上早就准备好的悬浮车。
引擎启动,悬浮车从军方的秘密通道中离开,朝着城市的东区而去。
叮……
车厢里,机械臂变幻的容器表面一阵光华流转,呈现半透明的质地,显露出斐雨的面容。
林川瞅了眼这女子,专心驾驶悬浮车,一边道:“斐雨小姐,既然将我牵扯进来,这些内情我还是需要知道,才能制定对策……”
容器中,斐雨感到肩头的灼痛缓解了不少,知晓暂时远离了危险,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耳中的耳麦却是没了声音,这容器的隔绝能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
这年轻人的机械臂看来很特殊……
斐雨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吐了一口气,道:“川先生,这些内情很复杂,首先是我的身份,比较特殊……”
思绪转动,斐雨在考虑,到底该说那些,不该说那些……
林川则是摇头,道:“斐雨小姐在大星奥郡的身份,我不是很关心,我只想知道一些简单的内情。还是我来问,你来答吧。”
斐雨点头,暗中则松了口气,她并不想透露真正的身份,但是,如果语焉不详,必定瞒不过这年轻人,她也不想因此惹得双方不快。
林川抛出第一个问题“这两个七境老家伙,是什么来历?”
“星奥皇室的供奉,一个姓申,一个姓郑,他们支持的是星奥帝国的七殿下。”斐雨很快答道。
林川继续问第二个问题:“追捕你的理由是什么?”
“这说起来比较复杂,川先生听过【心元遗产】么?”斐雨苦笑答道,准备解释这个极少人知道的名词。
“我知道,据说初代心元强者的诞生,就是因为【心元遗产】,也有另一个说法,初代心元强者逝去后,其体内的力量凝结,形成了【心元遗产】,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命题……”
林川飞快答道。
斐雨红唇微张,林川的回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这年轻机械师的见闻之广,经常让她惊叹……
飞快收敛心神,斐雨道:“十年前,我体内就植入了一块【心元遗产】,不过,却是残缺的。不久前,我才发现这是一个阴谋,星奥皇室能够通过这块残缺的【心元遗产】,控制我,继而夺取这种力量……”
林川眉头紧皱起来,斐雨透露的内幕,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惊人。
十年前,在一处古老遗迹中,斐雨发现了这块【心元遗产】,那是一枚残缺的剑,融入她的体内,她以为这是一场惊人的际遇。
斐雨的武道天赋,本就世所罕见,再获得这块【心元遗产】后,实力提升速度更是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程度,十年的时间,她的实力就臻至大成。
然而,数月前,斐雨的症状爆发,经过多方调查,她才明白,这是一个阴谋。
一股神秘势力在幕后操控这一切,将残缺的【心元遗产】,以各种方式,植入那些天才横溢的人体内,让【心元遗产】激活,能力完全体现,待到那时候,再夺取【心元遗产】的力量。
“哦……”
林川眉头一挑,心中起了波澜,他想到了那颗石球,难道也是刻意植入自身的。
思虑刚起,斐雨接下来的话,则是打消了他的念头,残缺的【心元遗产】激活,唯有植入者的实力,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才会显现症状。
而凡是这种症状爆发,这神秘的势力有一种仪器,能够追踪到植入者的具体位置。
这与林川的情况,可谓是截然不同。
“所以,这两个老家伙追踪你,是要夺取你体内的残缺【心元遗产】之力?”林川问出关键的一点。
斐雨略一迟疑,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却被林川挥手打断。
“等一下……”
取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林川按动了按钮。
下一刻,通道四周的墙壁,以及地面,传来一阵震动,似是在远处有剧烈的爆炸。
打开光屏,一段影像传输过来,之前监控室所在的建筑,已是被炸成一片废墟,一具身影悬于半空,身上衣物焦黑一片,看着着实狼狈。
“这个郑供奉,看来暂时找不到我们,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林川说道。
斐雨怔怔无言,从监控画面上看,姓郑的老家伙是刚冲入监控室,就引发了大爆炸,受伤还不轻。
能够炸伤七境强者的炸弹,却又能将爆炸范围,控制在建筑周围的十米之内,也不知是什么新式炸弹。
这样的机械师,明明没有展现多少实力,却莫名让人觉得可怕……
“找到【血灵眼】,就能治疗你的症状么?”林川又问。
斐雨点了点头,道出一个惊人的秘密,血灵族的秘宝【血灵眼】,其实是初代心元强者流传下来的,原本并不属于血灵族。
据说,在许久以前,【血灵眼】的作用,就是用来治疗残缺【心元遗产】激活后的症状,甚至可以取出残缺的【心元遗产】。
“你想取出体内的【心元遗产】?”林川看了斐雨一眼。
“是的。”
斐雨点头,“即便【血灵眼】能缓解我的症状,但是,我始终会被星奥皇室控制,那个神秘的势力掌握了激发残缺【心元遗产】力量暴走的手段。”
“这东西在我体内,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只要取出来,一切就好办了……”
说到此处,斐雨容颜如冰,透着一股子肃杀,那生杀予夺的威严,是两人相识以来,她第一次显露出来。
林川面容微动,道:“明白了。我们先找到【血灵眼】的所在再说……”
闻言,斐雨一惊,继而喜道:“川先生,你知道【血灵眼】的下落了?”
“我一直有猜测,不过,还不能确定,现在,只能打扰一下这位了……”林川笑了笑,说道。
……
深夜。
城市东区,一栋宅院内。
相比城市中央,南区的混战,这栋宅院里则是另一番激烈的景象。
卧室的大床上,被浪翻滚,男人急促的吼叫、女人高亢的喘息不断响起……
随着一声尖锐的女高音后,卧室里安静下来,福勒夫人从被窝里露了个头,酡红的容颜如同醉酒一样,透着无比的满足。
“亲爱的,你真是我的好丈夫!不管是在那里,你都是我最爱的男人……”
“你以后偷吃,别让我看到,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知道么?”
……
白皙的手指,嫣红的指甲戳在福勒的胸膛上,福勒夫人吃吃的笑了起来,这对夫妻腻在一起,说着一句句绵绵情话。
片刻,福勒夫人疲倦极了,埋在丈夫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亲爱的,你不去冲洗一下么?”福勒推了推妻子,见后者已经发出轻微的鼻息声,才是松开环抱,看着窗外的沉沉夜色,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这些美丽的人儿,一如以前那样可人,但是,我有多久没有体会过那种至高的快乐了呢……”
福勒喃喃自语。
突然,他眼睛一闪,眼睑不受控制的飞速眨动,似是发现了什么。
悄无声息从床上下来,福勒飞快穿戴完毕,从床头取出一把细长的剑,当成是一把拐杖,拄着踱步走了出去,那优雅的姿态仿佛是与生俱来的。
大厅里很昏暗,只有两盏壁灯闪烁,沙发上坐着一个身影。
确切的说,是坐着一个身影,在一旁还摆放着一个容器。
“福勒先生,深夜来打扰,希望不要见怪……”那身影抬头,看着福勒,平静颔首。
一时间,福勒身形一僵,看着这身影的年轻面容,不知怎的,他想到了在密室里,珍藏的那个人的画像,两者之间的气度,不知为何,总是有点神似……
难道是因为,两者都是天才机械师的缘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