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愛下-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接天大磨看書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而在那磨盘上空,重重密云之中,更是或隐或现的,隐约有着许多与那推磨者一样巨大的身影,手捻钢叉,那叉头上如串尤鱼一般,穿着许多尸体一样的东西。
这些个巨大的身影,不断将那叉头上的‘尸体’抖落到那磨眼之中,时不时地,还转过叉头,那用那叉柄,向那磨眼之中捅捣一番,将那落处其中的‘尸体’舂的更实。
同时,随着那上面磨盘的缓缓转动,那两片磨盘的缝隙之间,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源液汩汩而出。
“那被填入磨眼之中的是天鬼?!”这样的场景,让独孤篪惊讶万分。
之前,独孤篪与那天鬼打过交道,自然一眼便看出,那被填入磨盘之中的是为何物。
“可这些巨大而丑陋的怪物又是何物?”他虽然认得那天鬼,可是不认得那推磨的,或是以叉将那天鬼送入磨眼之中的怪物。这些个怪物,一个个的,肤黑如漆,獠牙巨口,禽爪兽肢,额头之上还生着一对巨大的犄角,长相十分凶恶,生的也是高大至极,说是顶天立地,一点也不为过。
“那是夜叉,是原来阿修罗王的手下。”地藏淡淡地道。
“呵呵,据说,他们是那修罗血池之中,修士天魂洗灵沉淀的恶念诞生的怪物,是那天鬼的天敌,阿修罗王在其体内种下业火根苗,这才能够役使他们,让其在这地狱之中听用。”一旁天罚尊都笑了笑解释道。
“虽说这夜叉数量并不太多,可是其生来便强大无匹,更兼有着不死之身,纵然是神界诸教之主轻易也无法将其灭除,不过一物降一物,这些家伙最惧业火之力,遇之,便会被其焚灭。”
“所以,凭着那阿修罗王在他们体内种下的业火根苗,凭着阿修罗王交付贫僧的一枚修罗金令,贫僧才能控制得他们不至为乱。”地藏菩萨缓缓地补充一句。
“那,那阿修罗王,应该知道那核心之所在吧。”听了这些消息,独孤篪心下不由一动问道。
“这个,阿修罗王自然是知道的,当年地狱两分,便是那阿修罗王以大威能出手,才得成功,其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将那核心也一分为二,一半留于神界,一半留于这一时空。只是那阿修罗王此时身在神界,这里亦是联系不到,却去那里问去?”那地藏明白独孤篪的意思,缓缓摇了摇头道。
“那,那这些个夜叉,也是这地狱之中土生土长的驻民,他们或许能够知道一些消息。”独孤篪尤不死心。
“他们或许知道,只是这些家伙为人役使,心中本就存着敌对情绪,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地藏又自摇头,之前她亦曾试过,没有结果,那些个夜叉根本就不买帐。
“那菩萨不若动用那修罗金令。”
“呵呵,修罗金令,不是那么容易动用的,再说了,贫僧只所以能够役使他们,在这地狱之中完成一定的事情,还是基于相互之间达成的契约,要想让他们完全屈服,除非是阿修罗王亲至。”地藏苦笑道。
“不是说那夜叉最惧业火,他们体内既然种有业火根苗,那修罗金令,应该能够引得那业火根苗发作的吧,难道他们连这个都不怕?”独孤篪有些不信地道。
“确实如你所说,这以法力加持金令,附以密法,确实能够引得那夜叉体内业火发作,只是这种方法一样大有限制,而那夜叉未必没有反制之法,除非贫僧愿意与那些个夜叉同归于尽。”地藏神色不变,淡然地道。
有所限制,独孤篪心下似乎有些明白了,看来那位阿修罗王,似乎对这位地藏菩萨也并非完全地信任,并没有赋予她绝对的权力。‘业火,业火,实在下行就让小灭试试,他亦是业火本体,或许能够制得住那些个夜叉。’独孤篪暗暗想到。
“这天魂,哦,天鬼能够被那天地大磨提取出大道本源出来,确不知那被收取进来的世界时域,又是如何提取大道本源的,难不成便如此堆砌在这地狱之中么?”
天鬼是诸天魂相互吞噬之后形成的东西,这个独孤篪早已知晓,以其来榨取大道本源,与用那天魂榨取大道本源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只是他想象不出,那世界时域,又是如何被榨取大道本源的。
“之前这地狱世界还不曾被两分,有着那阿修罗王在,凭他的大威能,以世界时域榨取大道本源还容易一些,只是自这地狱世界被两分之后,这落入此时空世界的地狱,对这世界时域的处理就艰难的多了。
其方法不过是将其分解开来,再以一小块一小块地送入那磨眼之中。”独孤篪实在想不到,会在那地藏口中听到这么一个方法来,分解世界时域。
想一想,任是一个小世界,那也绝对不小,纵然那些个夜叉,其体形巨大无比,要想将这一个个的世界时域,破碎成容易纳入磨眼的小块,也绝非易事。
这世界时域,若看起来,那是与一方世界一般无二,其实却是不然,本质上来说,那是世界大道的定格,将其分解,便是将那定格的大道拆解,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便是一位主神级的人物,想要将一世界时域拆分开来,也是一件极其吃力的事情。若是这非是废败的世界时域,而是完整的,未曾破败的大千世界的话,可以说,主神以下的大能是没有能力将其中的大道拆分开来的。
两相比较,便可以明白,那以世界时域来榨取大道本源的事情,应该是如何的不易了。
看了一眼陷入深思之中的独孤篪,那位地藏菩萨继续说道:“虽然这一时空相对来说要小的多,其中大千世界寂灭消亡的也少,可这世界时域诞生的速度,总要比这地狱销毁的速度要快,日积月累下来,也让这地狱世界变得如同一个大垃圾场一般。”
“那,那,这不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朝一日,或许这一时空会因为大千世界的不断灭亡,而那大道本源又得不到有效及时的补充,而走向毁灭?”独孤篪皱了皱眉头问道。
“如果不是你将这一时空完全收到你那内世界中,最后的结果,必然会是如此。”一直默默听着地藏说话的天罚尊者,此时插言,肯定了独孤篪的说法。
“可是,这个问题不解决,在下纵然能够将这地狱世界也收入到乾,哦,我那内世界中,也是阻止不了整个时空世界最后走向毁灭,甚至,到时候,怕是还要连累我的那内世界呢。”独孤篪假作不乐意地道。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可你若不能将这地狱世界收入进去,那寂灭的世界大道不会消磨,还有那修士陨落后诞生的天鬼,这些东西,说起来会加速你那内世界的消亡呢。”
此时的情况是,如果独孤篪对于那天罚尊者所猜测的,他那内世界没有绝对的掌控能力,收取这地狱世界,就成了一件能够减缓他内世界消亡的无奈办法。所以说到这事,天罚尊者也是一脸的无奈。
“罢了,事到如今,再无其它路可走,关键还是要找到那地狱核心之所在。”说到这里,独孤篪的意念一动,那地藏与天罚尊者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便出现了一个人影。
“独孤灭,在下的分身。”独孤篪指了指那独孤灭,如此介绍道。
对于这独孤灭的突然出现,那地藏二人虽然感觉极为惊异,但二人定力极好,并未在颜色上表现出来,而对于这分身之说,以他们的见识,那更是连惊异也不会有了。
“我这分身与寻常分身有所不同,他的本体是业火。”
“哦,啊,什么?”惊讶在极短的一瞬极度升级,最后,便是那一直都平淡之至极的地藏菩萨,都以一个高八度的惊疑之声,来表达其心中的震惊。
业火何物,传说中无物不焚的存在,在其记忆之中,包括神界在内的诸天万界之中,便只有那阿修罗王体内修有一道业火,至于其它的,根本就是前所未闻,而以业火为本体,来塑造分身,这怎么可能,这绝无可能。
这地藏二人的本能反应,那就是独孤篪在散慌,在和他们开玩笑。
“小兄弟,你这个玩笑实在有些太过了吧。”那天罚尊者冷冷地看了这独孤篪一眼,声如寒冰地道。
若不是眼前的这小子,是其认定的身负天机之人,便凭着他这一句慌言,这天罚尊者早就出手将其抹杀了去。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却见那名叫独孤灭的小子手上,便跳动起一簇火苗出来。那火苗灵动到极,如同一个黑色的精灵一般,而这黑色的精灵,却是给人一种心悸的感觉,似是来自于那永恒沉沦深处的恶魔凝视一样。
独孤灭控制着这簇业火,散发出淡淡的力量,将那地藏二人探查过来的一缕神识也焚灭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