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隱祕聚會相伴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这是现代青楼?”
陈安倒是没有什么好掩饰的,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王庭也是奇葩,挤眉弄眼地道:“卖艺不卖身的,别乱摸哦,摸了要负责任的。”
陈安撇了撇嘴,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和苏晗在昆仑书院的日子,那时虽然牵挂小光,但日常生活有这么一个逗逼在身边,也是充满了乐趣。
可自从证就乾元之后,他本就不活跃的性格渐转淡漠,成为大罗天尊后更是渐近于天,连思考问题的方式角度,都不带丝毫感情。
在他回想来,那曾经对大能布局无与伦比的恐惧竟然都消失不见,仅只是想要保持自我的本能抗争。
这种感觉本身就十分的可怕,但他却完全意识不到。
直到来到这个世界,被迫一次次的使用土著的身体,被迫用土著的情感灌输自己,被迫目睹他人的辛酸经历。
他才有一点找回自我的感受。
他不知道是只有他这样,还是所有渐近于天的大罗天尊都要面临这一改变。
但回想曾经见到的青木……那和善的外表未尝没有隐藏一丝机械化的成分。
天机术士的安排,他拿到天机印信,青木的迎接,这一件件事情,就像是事先设定好的程序,他当初所看到的亲切和善认可,其实都只是他自己的认知。
想到这,陈安不禁有了一丝明悟,那或许真的是大罗天尊的本质。
由此他莫名生出一种恐惧的情绪,大罗天尊尚且如此,那清净天呢?
大罗天尊仅仅是渐近于天,而清净天,却是真正的天。
天道无情,恐怕不仅仅是一句谚语这么简单。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天玄术士设定必须用土著的身体才能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让他受到感情的羁绊,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天?还是在提醒他保持那一分自我?
陈安一时不得其解,只能暂时将这些事放下,着手于眼前,先把阴阳五行祭灵阵给建起,具备冲击清净天的资格再说。
这一会儿功夫,王庭已经带着他摆脱的一众莺莺燕燕的纠缠进入了会所之中,透过一个隐蔽的渠道直往下行,一直到差不多地下五层的位置,最终出现在一条长长的甬道的入口。
“这地方隐藏的还挺深的。”
陈安不置可否的评价了一句,思感无限制的回荡,发现这个外边看起来只有四五层楼高的孤单建筑,里面却并不小,地下起码还有着六七倍于地上的面积。
“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总得藏深点,不然见了阳光怎么办,你说阳光是超亮它呢,还是装没看见呢?”
王庭说着耐人寻味的话语,率先走进这长长的甬道。
陈安紧随其后道:“看来你是这里的常客,这一路走来竟然没人拦你。”
王庭毫不在意地道:“常客算不上,但都在临川这一亩三分地混,大家都是熟面孔。”
陈安倒没在意王庭黑白两道通吃的特殊,注意力不禁被甬道两侧不同的房间吸引。
这些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就是他不动用思感,不触动空气中的波纹震荡,也只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只不过这些声音都很奇怪,仔细去听,甚至能联想出不同的主题。
“这里的人,玩的够嗨啊。”
“现实中生活压力这么大,总要有个能够发泄的地方,不然社会上的犯罪率升高,头疼的还不是我们。”
“你的这个理论倒是挺新奇的。”
不知道是邵思齐这具身体情绪敏感,还是之前对人之所欲的领悟所得,陈安越来越发现只要仔细去看、去听、去了解,似乎每个人的灵魂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精彩,绝对不能用蝼蚁概之。
去了解这些精彩,对他抗拒那种逐渐冷漠的性情有着非同一般的抗性。
只是他现在并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原本他因为曾经的经历,性格本身就很是淡漠,所以在成为大罗天尊后,他的一切情感迅速就淡漠了下来,而一般的大罗天尊经历这个过程起码要上万年。
前后有对比,他才能明白自己的状态异常,只是他不清楚这种异常的好坏。
天道无情,这是人们共同的认知,谁知道是本身就该这样,还是有着什么隐患,因为这四个字本身就是人的理解。
当然,陈安本身并不是没有是非判断,如果让他选择,他更愿意保留自己的个性,做个有感情的人。
可这是天玄术士的安排……
对天玄术士,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是一百二十分的戒备,对方设定的事情,他根本不敢去相信,甚至去做。
虽然也清楚,在这个大能博弈的棋局上,他只有两边摇摆才能求得一线胜机,可心中下意识地就偏向灰衣老者,而抗拒天玄术士。
他心中摇摆不定,面上却么有表现出来,此时王庭已经带着他走到了甬道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双开青铜大门,有别于其他房间,这里竟还有两个身材壮硕的守卫。
这两个守卫上衣淡薄,隐隐透漏着虬扎贲起的肌肉,头上带着个黑色头套,头套整个面部,只留有双眼和呼吸的气孔。
见到王庭带着陈安进来,其中一人声音低沉地开口道:“口令。”
“二十四桥明月夜。”
王庭毫不犹豫的开口接话,而那两个守卫听他所言,身上紧绷的气势明显一松,一人转身推开身后那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大门,道:“请。”
另一人则从身侧壁柜上抽出两套黑色的斗篷递给王庭。
王庭将之接过,动作熟练的套头穿上,并随手递了一套给陈安,道:“遮掩一下身份?”
他不确定陈安的目的,但看孙浩的下场,想来对方是没报什么善意。
这也是他在答应陈安带他去看超凡世界时,死活不同意去公共安全局特别调查科的原因,这么一位存在,对普通人来说是一场灾难,对一般超凡者而言,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不先试探出他的目的,王庭怎么也不可能放心大胆的让他和其他的官方超凡者接触。
“也好。”
陈安从善如流的接过那件斗篷,模仿王庭的动作将之穿上。
见此,王庭稍稍松了一口气,对方愿意遵守规矩就好。
两人一起步入门后的黑暗,这里真的一点光线都没有,不过两人都非常人,依旧能将周围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座空旷的大厅,面积不小,起码能容纳近千人,但此时那一排排座椅上,只坐了寥寥三十余人,个个身穿斗篷,遮掩面容。
王庭带着陈安在一个角落坐了下去,安静等待。
“这是一个交易会?”
陈安也算见多识广又能从王庭的过往中寻找答案,所以只是四下看了一眼,就对面前的情形有所判断。
“是啊,”王庭不知为何,语气上略带了几分唏嘘。
“当前社会,超凡的力量几乎都掌握在国家手中,自然相应的资源也都掌握在国家手中。可一些追求自在的家伙,并不想被国家束缚,同时又有资源交换的需求,由是这种隐秘的聚会就出现了。”
“这种私下的聚会是违法的吧,你们不管吗?”
“水至清则无鱼,国家的超凡者数量也不多,很多事情根本管不过来,只要社会不动荡,很多时候大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类似他们这种隐秘聚会其实也是维持秩序的一种方式。”
“也就是说他们对于你们属于可有可无,他们的存在只要不闹出大事情你们就不管,他们不存在对于你们来说可能还更好。”
听着陈安的声音,王庭总有一种阴测测的感觉,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没错。”
这是一种试探,用这些官方非凡者眼中的毒瘤,来试探陈安的危险度。
空气在这一刻近乎凝滞,可随即又在陈安的轻笑声中化开。
“放心,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是嗜杀之人,前天的孙浩只是个例,甚至他也活着见到了你们。不错,我来这里的确是寻找猎物,不过也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要,我只对一些特别的人感兴趣。”
王庭的表情并没有因为陈安的主动松口而有所缓和,而是有些古怪地道:“不同的超凡因子间有着难以想象的排斥作用,如果强行融合,后果……”
当初看到孙浩的样子,他就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所以第一时间跑去看陈安的状态,结果发现陈安的状态竟然还挺好的样子,一时有些弄不清他将抽取的超凡因子用到了哪里。
有的超凡因子性质诡异,未免刺激对方,这两天王庭除了默默观察外,一直都没有问出口,直到此时借着交谈,才做出隐晦的提醒。
“放心,这种事我比你更清楚,我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突然疯狂。”
王庭微微皱眉,陈安漠然的态度让他有些不放心,超凡因子中的疯狂属性可不会因为对方的实力强横而有所豁免,据他的了解往往越是实力强大的人越容易受其影响。
今天既然起了这个头,他就想要好好和陈安说道说道。
只是还不待他开口,会场前方忽然亮起昏暗的灯光,一个西装笔挺,向后梳着颇有年代感背头的老者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台,这个涉及隐秘的交易会在此时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