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起點-第5018章 我到底是什麼人?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每当夜深人静静的时候,你甘心吗?
苏锐的这句话分贝并不算高,可是却振聋发聩!
李荣吉的身体顿时狠狠一震!
他为什么要甘心当个不男不女的人?正常男人谁想这样做?
因为,李荣吉根本没得选!
要么成为这样一个人,要么……就去死!
这就是他的那位老师做出来的事情!
然而,李荣吉对这位老师是又敬又怕,敬的是,他的性命都是被这个老师给救回来的,没有对方,李荣吉早就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而怕的是……李荣吉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来违抗这位老师的意志!
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他都做不到!
其实,李荣吉一开始是有一些不甘心的,毕竟,以他的年龄和天赋,完全可以在黑暗世界闯出一片天来,不说成为天神级人物,至少扬名立万不成问题,可是,最终呢?在他接受了老师给他的这个提议之后,李荣吉就只能一辈子活在社会的底层,和那些光荣与梦想彻底无缘。
所有的荣光,都是别人的。
而那个伪装成厨师的狙击手路坦,和李荣吉是一样的“待遇”。
在李基妍的身边,不能有正常男人。
毕竟,这个女孩儿实在是太漂亮了,身份也太关键了,如果李荣吉和路坦是正常男人,那么看着这如花似玉的姑娘,他们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现在,李荣吉对他老师当时所说的话,还记忆犹新呢。
二十四年前,他的老师说道:“我知道你们不甘心,我不是不信任你们,但是,为了这孩子的未来,我不得这样做,因为,她会很漂亮,很完美,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抵御的了她的美。”
也就是说,也许,在李基妍还是一个“受-精卵”的时候,那个老师,就已经知道她会很漂亮了!
那么,李基妍的父母,一定在外貌上拥有接近完美的基因!
当时,李荣吉和路坦对此都不愿意,可是,不愿意,就只有死。
他们哪怕赌咒发誓,说自己不会对这女孩儿有其他心思,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那位老师根本不可能相信他们。
这么多年来,这位老师只相信他自己。
“别发誓了,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人性。”他说道。
这也是李荣吉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大好的未来,直接就被葬送掉了。
可是,没办法,他根本没得选,只能接受现实。
况且,这位老师,对李荣吉和路坦恩重如山,如再生父母。
这二十四年来,李荣吉已经把曾经的梦想彻底地抛之脑后,平时把自己埋进人世间的尘埃里,做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而到了夜深人静,和他的那个“女朋友”演戏骗过李基妍的时候,李荣吉又会经常泪流满面。
当然,最近几年,李荣吉已经不会因此而难过了,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确实对李基妍产生了很深的亲情。
那真的是一种父亲对女儿的情感。
这种心态下的李荣吉,只想更好的保护好李基妍,甚至,他有点不太想把李基妍交还到那个人的手里面。
可是,这姑娘已经成年了,终究要完成她的使命。
哪怕她对一无所知,哪怕李荣吉也不知道李基妍的未来到底是怎样的。
可是,该来的终究会来,想躲也躲不掉。
否则的话,那位老师何必要大费周章地做出这么一件事情来?
“我不甘心。”李荣吉看着苏锐,往事历历在目,曾经的人生理想再度从满是灰尘的心底翻出,已是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苏锐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声:“其实,你也是个可怜人。”
吸了一下鼻涕,满脸泪光的李荣吉自嘲地笑了笑:“大人,不得不说,你这句话,是我这二十四年来所听过的最大的安慰了。”
苏锐能够明显从李荣吉的这句话里听出真诚的味道来。
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并不是需要很多甜才能填满,有些时候,只需要一丝丝甜,就能打动他们满是尘埃的内心。
“我明白了。”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我给你点时间,你好好想想,说不说,都随你。”
摇了摇头,苏锐离开了。
而听了苏锐的话之后,李荣吉明显一怔,看似有些难以置信。
随后,更多的泪水从他的眼底涌出来了。
一个五十几岁的男人,用他那戴着镭金手铐的双手抱着头,哭的不能自已。
眼泪流进脸上的伤痕里,很疼,但是,这种疼痛,也让李荣吉更加清醒。
…………
这一夜,苏锐都没有再过来。
妮娜休息了一整夜,自觉伤势恢复了不少,便乘坐直升飞机赶往了谷麦,参加皇位的就任大典。
而卡邦早就已经等待泰罗皇宫的门口了。
对于卡邦而言,这两天真的是双喜临门。
毕生的夙愿达成,泰罗皇室这支脉被亚特兰蒂斯接受,而另一方面,女儿也暂时收起了她的野心,成为了泰罗女皇,至少,妮娜远离了利益纷争,以后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极大的保证了。
而对于泰罗国的人来说,今天可谓是前无古人的盛事了,这个国家第一个女皇,正式登基!
虽然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之下,泰罗皇帝的权力已经被极大地限制了,可是,妮娜的即位,还是让整个泰罗国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毕竟,这似乎是泰罗国在“男女平权”上所迈出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苏锐此刻仍旧呆在货轮上,他从电视里看到了妮娜身穿泰罗皇袍的一幕,不禁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毕竟,这皇袍之下的风景,之前已经快要被他看了百分之八十了。
而且,当时他背着妮娜的时候,从后腰上所传来的刺挠感觉,仍旧是很清晰的。
苏锐也是正常男人,对于这种情况,心里不可能没有反应,不过,苏锐知道,某些事情还没到能做的时候,而且……他的内心深处,对此并没有太强的渴望。
摇了摇头,苏锐把这种感觉从心底驱逐出去,随后站起身来,走到了李基妍的房间里。
“兔妖,你先出去一下,我和李基妍谈谈。”苏锐说道。
“好的,大人。”兔妖起身离开,随后用口型对苏锐示意道:“她一夜没睡,一直在哭。”
苏锐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李基妍。
此刻,李基妍穿着一身简单的月白色睡裙,正站在床边……她也只是在苏锐进来之后,才局促不安的站起来,一双眼睛里面写满了恳求的意味。
能够让苏锐和罗莎琳德都感觉到惊艳的姑娘,可绝对不一般,此刻,她虽然身着睡裙,没有任何的梳妆打扮,可是,却仍旧让人觉得美艳不可方物,那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极为强烈。
况且,李基妍的身材本来就让人有种蠢蠢欲动之感,那是一种又纯又欲的吸引力,并不是李基妍刻意散发出来的,而是镌刻在骨子里的。
似乎这姑娘天生就有这样的吸引力,可是她自己却全然意识不到这一点。
由于流了一整夜的眼泪,李基妍的双眼有点红肿,但是,此刻她看起来还算是镇定且坚强。
“大人,我……我爸爸他现在怎么样了?”李基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个称呼喊了出来。
毕竟,已经是二十几年的习惯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的掉呢?
“我并没有太过折磨他,我在等着他主动开口。”苏锐说道。
“谢谢大人手下留情。”李基妍说道。
现在,她大概也明白了,眼前的男人到底在黑暗世界中是个怎样的存在,因此,她觉得,父亲能留下一命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
显然,现在的李基妍对太阳神殿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误解,以为黑暗世界的顶级势力一定是顶级凶恶的那种。
“是不是很心疼你的父亲?”苏锐深深地看了李基妍一眼,问道。
“是的,如果他真的是受到了那种伤害……我想,我不可能原谅那个给他带来伤害的人。”李基妍声音微颤地说道。
这个姑娘想的很透彻了——无论李荣吉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面,他给自己带来的,都是最真诚的亲情,那种父爱不是能伪装出来的,更何况,这一次,为了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李荣吉差点丢掉了性命,而那位路坦叔叔,更是死在了礁石之上。
李基妍此刻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意识到了,那个给李荣吉带来伤害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给了她这一场生命的人。
但是,她还是很坚定的做出了选择。
这个选择和血缘无关,和亲情有关。
其实,李基妍所做出的这个选择,也正是苏锐所希望看到的。
这说明,这个姑娘其实还挺有人情味儿的。
“我知道,其实你并不明白你身上背负着怎样的重量,所以,在这种前提下,做你自己便好。”苏锐拍了拍李基妍的肩膀。
“谢谢大人。”李基妍抬起头来,凝视着苏锐:“大人,我想知道的是……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到底是什么人?
也许,李基妍并不是李基妍,也许,她的身上背负着更大的隐秘,只是,苏锐也不确定,当这个秘密揭开的那一刻,她还会不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