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57章 被算計的是他們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此时另外一个宫殿内,景玉娥已经清醒了过来,旁边站着一个女子,看起来有些不安的来回走动,景玉娥察觉出她的异样,皱着眉瞪着她:“你来回走什么啊?本公主喝个药都不能好好喝!”
万燕的脚步顿住,看着景玉娥,之后纠结的说:“公主,我,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说,你被太子妃他们打成这样,当时我也吓懵了,所以不敢上前帮忙。”
“不过,公主你可还记得,有男人,询问了关于太子妃的讯息,他……他让我帮了一个忙。”
万燕说话吞吞吐吐的很是纠结,景玉娥冷眼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不耐。
“快点说!”
万燕低垂下头:“让我将太子妃约出来,然后现在太子妃大概被他堵在房间里,给……”
景玉娥自然是清楚这件事情,那个男子第一次见倪月杉的时候就起了色心,所以被单独堵在房间里,不用想也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眸光微微眯了起来,笑着问:“所以呢,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心里不安,长公主若是事情闹大了可如何是好?我现在好后悔啊!”
见万燕那害怕的表情,景玉娥却是微微笑了笑:“别害怕,也别紧张,走,带本公主瞧瞧去!”
万燕讶异的看着景玉娥:“长公主你就不害怕,到时候太子妃发现了你,会对你有所不利?”
景玉娥冷笑一声:“我们是去捉jian的,我有何怕?”
景玉娥的眼中只有不屑和嘲讽:“这可是让她无翻身之力的机会!”
说完景玉娥下了床,万燕站在景玉娥的身边,扶着她,好似很奇怪的问:“长公主,其实我一直没有想明白,太子妃是勾琼公主,在苍烈长大,一个苍烈的小王爷为什么会不认识勾琼公主?而且小王爷和勾琼公主应该属于亲属关系?”
景玉娥目光锐利的看着万燕,眼里带着一抹嘲讽:“你是真的愚蠢啊,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没有看出来?”
“那位亲王妃在苍烈都敢大胆妄为,还不足以看出来,她就是苍烈真正的勾琼公主?而这位太子妃,哼,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已!”
“不然天下间哪里来的一个丫鬟如此胆大?至于与小王爷是不是亲属,那也未必,外姓王爷多了去了!”
听了景玉娥的话,万燕感觉到一丝恍然,原来事情竟是这般,怪不得……
见万燕一副沉思的表情,景玉娥也狐疑的问:“你既然害怕,又为何帮助小王爷约了人过去?而且你又如何笃定这位太子妃就一定会过去呢?”
景玉娥的眼神看着她很是锐利,万燕轻轻笑了笑,尴尬道:“心里虽然害怕,可仇还是要报的!而且我大不了说,那字迹不是我的,是小王爷冒充的呢?”
景玉娥半信半疑,但最终没有说什么,迈开步子朝外走去,边走边开口说:“那你究竟在信上写了什么让她前去赴面?”
“我说,想与她面谈,谈谈公主你的使命……”
“你想告密!”
“我故意说的!为的引她出面啊!我哪里知道,公主你来,究竟是受了什么使命?”
景玉娥哼了一声,迈开步子一瘸一拐的走了。
等二人赶到了房间外,里面一片漆黑,甚至什么动静也没有听见。
景玉娥狐疑的看向身旁,万燕主动开口说:“小王爷大概和太子妃到了内殿去?”
景玉娥伸手扶正了发髻,冷笑一声:“去推门。”
万燕听命前去照办了。
房门在推开的那一刻,一股香味迎面扑来,景玉娥明白这是什么香味,她掩住口鼻,跟着走了进去。
室内里,视线不明,什么也看不清楚,万燕在一旁吹亮了火折子,景玉娥眉头皱的愈发深了。
“人是没来吧?”
万燕摇着头说:“不该啊。”
之后她朝里面走去,景玉娥将信将疑的跟上,等打开了内室房门,二人在房间内一阵扫视,瞧见里面有一张床,而床榻上,似乎有什么怪异的声音。
四周视线不明,景玉娥有些急躁,吩咐万燕把蜡烛点染,室内明亮之后,她看见在床榻帷幔后,隐隐有人的身影,还有一阵阵的怪声。
她蹙着眉,瘸着腿,等掀开帷幔看去时,惊讶了。
在床榻上,季涛被捆绑着,嘴巴还被东西堵住了,此时正挣扎着,看见他们两个,变的更加激动起来。
景玉娥青紫着一张脸,错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反被绑在这里了?人呢?”
她还在疑惑的询问,在身后的位置,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关闭上,吓了景玉娥一跳。
转头看去,万燕已经不在房间,她神色一变,快速去拽门,可房门已经被人死死的锁住,根本无法推开。
景玉娥瞪大了眼睛,对着外面张口怒喝:“放肆!还不给本公主将房门打开?”
可在外面的人,根本没回应,走了……
景玉娥被气的不轻,用力踹了两脚,可扯动了伤口,疼的她又开始龇牙咧嘴。
之后她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季涛身上,将堵住他嘴巴的塞布拿下,质问:“究竟怎么一回事?”
季涛着急道:“把我身上绳索也解开!”
景玉娥只能照做,季涛这才解释:“还能怎么一回事,那小贱人根本没受迷烟影响,她提前服了解药,还将我一顿痛打!他们明显是串通一气!”
景玉娥蹙着眉,那么此时将他们二人关在一起又是什么意思?
她还在疑惑,便嗅到一股股的味道扑了过来,这是?
窗户被人捅破了一个窟窿,而烟雾正朝着房间内吹来……
她立即掩住了口鼻,一旁季涛也站了起来,他快步去踹门,去拍打窗户,可不管二人如何努力,房间内依旧没有可以打开的出口,而烟雾一直在不断的往里面散来。
他气的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他回头看向景玉娥:“都怪你!”
景玉娥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与我何干?凭什么都怪我?”
“因为你愚蠢,被万燕骗着来了!”
“呵呵,那你呢?你不愚蠢?你不一样被骗来了?”
二人在房间内开始吵了起来,谁也不愿意放过谁。
宫殿外,站着倪月杉和万燕,万燕疑惑的询问:“太子妃,你想让他们两个在里面行苟且之事?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倪月杉只是目光冰冷的看着万燕:“如若不是他们两个人龌龊,我会有将计就计的机会么?”
显然不会,所以倪月杉这样做,她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倪月杉回去时,才知道景玉宸一直在找她,倪月杉让人将景玉宸赶紧找回来,她去洗澡,等洗澡过后,景玉宸也回来了。
但景玉宸看着倪月杉悠闲的躺在床榻上,确确实实不像出了什么事情,他这才放下心来。
翌日。
万燕去找段勾琼,请求段勾琼派人去找景玉娥,说景玉娥看过季涛的信之后,夜里出门便没有回来过,这一夜未归可不是小事啊!
段勾琼没犹豫,很爽快的答应,邵乐成则是奇怪的拉了拉段勾琼:“你现在怎么这么好说话?让你派人你就派人?她伤了本王的事情还没找她算账呢?”
段勾琼安抚道:“你就别管了,晚些就知道了!”
段勾琼好似有什么秘密?
之后段勾琼派出的宫人,四处寻找打听,季涛与景玉娥哪里去了。
经过一番搜寻,在一个宫殿内发现了二人,只是二人此时经过一夜的激战,早已经累趴在床,被人发现时,还沉沉的睡着……
似乎感觉外界有什么动静,二人被惊醒时,发现人已经被围观,二人吓的瞬间清醒。
景玉娥瞪着双眼,此时的她,鼻青脸肿着,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身上也满是青紫,惊恐瑟缩在床角时,那模样,不仅丑陋,还狰狞……
“你们都滚出去,滚出去!”
她要的不是被人围观,而是她围观别人!
段勾琼站在床前,忍不住啧啧两声:“没有想到啊,小王爷这么重口味,喜欢挑有伤在身的女人下手?”
季涛和景玉娥昨天就发现要被人算计了,但在昨天,他们也同样没有办法,不得不呼吸空气,之后就中了招数,二人情不自禁……
季涛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景玉娥,在看见她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时,立即一副呕吐状,然后抓着衣服,也来不及着急穿上,连滚带爬的便往外跑去,好似生怕跑的慢了,景玉娥会跟他说一句,要让他负责!
段勾琼笑着说:“长公主,你不如将你闲常的那位驸马休了吧,嫁到苍烈来,做个小王妃也不错!”
说完后,段勾琼毫不掩饰的大笑着离开了。
景玉娥在一旁,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你,你给本公主等着!”
但段勾琼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叫嚣的景玉娥,以及一众围观的宫人……

優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426章 老婆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景玉娥若有本事为他报仇自然是好事,景承智有些心累的开口说:“皇姐,我想再睡一会。”
说完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虚弱到让景玉娥为他感觉到心疼。
景玉娥眉头紧紧蹙着,这次景承智什么都没有做,可亲王府的人却没有放过他,对他主动出手。
想到此处,景玉娥的仇恨值逐渐攀升,她攥着拳头,看着景承智,安慰道:“母妃被亲王逼死,你我没了母妃,现在只有你我相依为命,可你却被伤成这样,亲王府,与我们不共戴天!”
她仇恨的说完后,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很快,长公主府的人,便来了,准备带着景承智回去。
段勾琼与邵乐成始终没有出面,去查验两只黄狗情况的医者也回来了。
“长公主,两只狗没有被灌入药物,他们咬人实乃秉性所致,而在郡王的呕吐物里,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药物,郡王前去那地方是自己选择的!”
另外一个人禀报:“那告示牌也是很早之前做出来的,并不是临时伪造。”
听到了一番禀报过后,景玉娥没有揪出可疑之处,她神色凝重,只好先命令下人,将人给带回公主府去养伤。
第二日,景玉宸前去上朝,倪月杉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给了景玉宸一个背影……
景玉宸看着她的背影开口说:“我去上朝,你去相府后,顺便探一探你爹的想法,看他是如何看待倪鸿博受伤这件事情的!”
倪月杉眼睛也没睁,回应:“好。”
“你我今日有事……会晚点回来。”景玉宸叮嘱了一句,倪月杉依旧没犹豫,回了一句:“好。”
之后景玉宸走了,倪月杉也在床榻上,挣扎着起床。
她到了相府,倪高飞也去上朝了,苗媛的房间内,倪月杉走了进去,苗媛刚吃完早饭,倪月杉在一旁坐下:“娘,昨天倪鸿博被带回来,爹是盛怒呢,还是严肃,或者平静?”
昨天的事情,苗媛已经听说,她淡然的回应:“他是在亲王府出事,又不是在太子府,与你无关,就算你爹生气也与你关系不大,可以不管。”
倪月杉坐在椅子上,依旧纠结:“可倪鸿博可能将仇恨记在我身上,到时候让肖楚儿给你治病时,若是故意伤害你,旁人也未必会有所察觉吧?”
“我的身体一直都是肖楚儿接手,我若真有个三长两短,相信这位肖楚儿也难逃干系,放心吧,我会小心!而且我死她也得死,我伤她也得伤啊!”
这是肖楚儿承诺过的!
苗媛现在脸色逐渐红润,没了从前的苍白,而且说话也不气喘和咳嗽,确确实实是身体好了许多。
倪月杉略感欣慰,她站了起来:“如果娘一切都好,那我便去林府了。”
苗媛擦了擦嘴角,开口提示:“等等,倪鸿博现在身边也没个女人伺候,我要给他定个妾或是妻,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倪月杉眼中闪过意外,知晓身为主母就应当为孩子操持这些……
“我认识的人那么少,自是没有,娘自己衡量?不过娘也可以让府上管家帮忙……”
“嗯,那你去忙吧!”
倪月杉张了张口,有些迟疑,该不该说,倪鸿博或许与肖楚儿有什么?
平静的对话之后,倪月杉离开了。
林府内,倪月杉打算在林府待到晚点再回去,毕竟景玉宸会回去比较晚。
等天色逐渐擦黑,倪月杉才起身准备离开,林品儿叮嘱倪月杉回去小心一点。
倪月杉回到了太子府后,询问下人,景玉宸可回来了,但下人回应说还没有。
倪月杉眼里闪过讶异,还没有么……
她先去洗澡,然后准备回房间歇息,门口并未站着下人,而房间里面也黑漆漆的没有点蜡烛。
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但让她意外的是,原本漆黑的房屋,此时却渐渐亮起一点点的小萤光……
荧光渐渐分散在整个漆黑的屋内,倪月杉错愕之后,双手环胸的看着,这是谁抓的萤火虫?
这是在玩浪漫?
倪月杉只觉得嘴角一抽,嗯……很俗套,但好歹景玉宸是有心了。
他离开太子府就为了搜集萤火虫……
“你往前走!”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但她并未拒绝,朝前迈开步子。
虽然房间内有数不清的萤火虫在,但视线依旧无法清明,所以她并看不清楚眼前的路,她朝前小心迈开了两步,感受到脚下一片柔软,在对面的位置有香气迎面扑来。
之后一根蜡烛被点亮,视线恢复了些许清明。
倪月杉这才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426章 老婆鑒賞
她的脚下是铺垫而起的青草,没错是那种绿化专用,带着泥土可直接种植的青草。
房间内的家具基本都被搬空,地面上有青草、有芬芳野花,四周飞着萤火虫,闪烁着光芒。
四面墙壁悬挂着蓝天白云的画卷,而在草地上竟是还放着两只小兔子,一跳一跳。
景玉宸穿着暗红的衣袍,面容邪魅,凤眸狭长,墨发用玉冠束着,此时他手中捧着一束花,朝她缓步走来。
邪肆卓然的风华气度,勾着一抹温柔的笑容,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倪月杉莫名心脏狂跳了几下。
他将手中花朝倪月杉送来:“鲜花配美人,送你的!”
倪月杉愕然的看着他,久久难以回过神来,之后低低笑了起来:“不是吧,你哄女孩子的手段就是这样的?”
景玉宸微微蹙着眉:“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你想带我去看美景,也没必要……在屋里看吧?可以带我出去啊?”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景玉宸,然后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花来。
景玉宸无奈叹息:“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脱不开身啊!”
身为太子,岂能为了讨一个女人开心,而去外面游山玩水呢?
倪月杉嘟囔起了嘴巴,“虽然有点尬,但看在你的心意份上,我勉勉强强给你打个九分吧,剩下的一分不给你,怕你骄傲!”
景玉宸勾唇笑了:“那,你不生气了吧?”
倪月杉错愕不已的看着他:“我为何要生气呢?”
“我看你最近情绪很不对啊?”景玉宸狐疑的看着怀中的倪月杉,端详着她的面容,看她究竟是否是在嘴硬。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人家就是想要多一点关爱嘛,与生气无关啊。”
景玉宸咳嗽一声:“关爱?父亲疼爱女儿的那种?”
景玉宸这句话一出,倪月杉立即回他一个超级大白眼,景玉宸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将脸朝她脖子里埋去:“好香啊。”
倪月杉嘴角一抽:“洗了澡,自然香……”
她话不过刚说完,景玉宸便将她打横抱起了,倪月杉惊呼一声:“干什么?”
“已经入夜了,自然要与你一起歇息啊!”
倪月杉汗颜的看着他:“我自己会走路!”
“不,出于为父对你的关爱,不应当要你亲自走路。”
倪月杉:“……”
房间内室,并没有改变任何装饰,依旧是他们的温馨卧房,倪月杉眼中噙着笑,开口询问:“你想跟我玩父女扮演?你的口味好重啊!”
“为了让美女开心,我怎么样都行!”
倪月杉嘴角抽搐,这人真是说话越来越皮了。
见倪月杉沉默,景玉宸凑近了倪月杉,低声开口:“闭上眼睛。”
此话像极了魅惑,倪月杉不知道他要耍什么花样,但,勉强配合一下,闭上了眼睛。
等二人到了房间后,景玉宸将倪月杉放下,对她再次柔声开口:“好了,睁开吧。”
倪月杉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所看见的,是一处新房,四处鲜红欲滴,从前觉得喜庆,可倪月杉只觉得太过鲜红,有些瘆得慌。
地面的鲜红花瓣散落开去,形成了一片花海,不得不说,此处漂亮极了……
倪月杉略感意外,景玉宸蹲下身,给她褪掉鞋子,让她踩在柔软芬芳的花瓣上,对她歉疚道:“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让你觉得被冷落了,实在是对不起了。”
此时的景玉宸眸光太过温柔,脸上的歉疚也是真的,倪月杉笑着问:“你觉得这样弥补我就够了?”
景玉宸没想到倪月杉还故意刁难?
虽然意外,却还是极有耐心和倪月杉慢慢道:“那我应当继续如何做?”
“偶尔讨我欢心就成了!”
倪月杉笑着看他,哪里舍得真的刁难,不过是想多要一点关注而已
“唉,女人就是麻烦,知晓了,知晓了。”
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看眼神却满是宠溺,倪月杉心满意足,勾起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颊便是亲了一口:“老公真好。”
“什么老公?”景玉宸狐疑的看着倪月杉。
“我对你独有的称呼。”
景玉宸轻笑一声,满脸皆是喜色:“那,我也要给你一个独有称呼。”
“老婆!”
“什么?”
“老婆,就叫老婆。”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只要是独有的称呼,景玉宸是喜爱的。
“好!”
“叫声来听听?”
景玉宸沉默了一下,然后倪月杉开始摇晃他的手臂,撒娇,景玉宸这才开口:“老婆。”

火熱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372章 誰怕誰?鑒賞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她说的风轻云淡,没心没肺,无疑,拉了在场所有人的仇恨……
看她很不顺眼,一个丫鬟而已,这般嚣张,由此可见,身为主子的人,该是多么的跋扈?
倪月杉面前,景玉娥和段勾琼到了。
段勾琼低垂着头,好似受了委屈,与在马场上的悠然自得,相差极大。
景玉娥有些气愤:“太子妃,本公主今日好心邀请你,但没想到你的丫鬟,主动上人马儿,还故意踩断人家千金的腿,如此跋扈,这么嚣张,你可要给别人凌降双姑娘一个交代!”
倪月杉神色淡漠:“是么?马蹄踩的,你找我丫鬟?”
倪月杉一副好笑的表情,之后她对段勾琼招了招手:“过来,坐!”
倪月杉如此护短,并且目中无人,让人很是诧异。
她越是这般看不起,在场其他人,越是拉了群众的仇恨。
精品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372章 誰怕誰?讀書
“太子妃,你这是要护着你的丫鬟了?”
景玉娥没了一开始的温和,语气也严肃了起来,看着倪月杉眼里只有不满。
倪月杉却是神色淡漠的回应:“本太子妃的眼睛还没瞎,是那个凌降双的先打的我丫鬟马腿,若不是我丫鬟马技好,此时倒在马下的就是她,还可能被踩死在乱马之下。”
“长公主,你该不会眼瞎到,谁先挑事都看不清楚吧?”
倪月杉嘴角微微扬起,显然,今日她没打算,将段勾琼交出去,护到底了!
段勾琼配合着,低低哭泣,一脸的委屈:“当时,当时奴婢吓坏了,手都是抖的!看见马球了,原本去拍马球,谁知道就拍在那个什么降双的马儿身上了!”
“太子妃这不怪奴婢吧?大家的马儿都被打了,偏偏坠马的只有她,是她马技不好,还非要来玩!”
“至于踩断腿,那就更冤枉了,马儿发狂失控,不是人为想制止就可以制止的啊!”
她趴在倪月杉的肩膀上,开始委屈的擦眼泪,那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倪月杉看着,心疼的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好了好了,你别怕,本太子妃看的清楚,自然不会处置你的!”
段勾琼继续埋首与倪月杉的肩膀上,擦掉不存在的眼泪,多半是口水……
倪月杉有些嫌弃,可忍着没推开她。
见倪月杉和段勾琼一唱一和,完全不看重事情的严重性。
景玉娥最终长叹一声:“太子妃,你护短,本公主也不好将你如何,只是凌小姐腿若是接不上去,真的成了残废,这今后,唉……”
“不知道,凌家会不会与太子府扛上了,凌家可是将门之后,很是铁血……”
景玉娥说完后,看了一眼在场的其他人,开口:“走,去看看凌小姐。”
等人走后,现场清净了,段勾琼不再佯装,她抬起首,看着一众人离开的身影开口询问:“这次好似真的闯祸闯大了,你会怪我吗?”
“……在带你来的时候,我已经预想过了,没出人命就好。”
段勾琼诧异的看着倪月杉:“不是吧,你都猜测到了有问题,还带我来?”
“我将请帖都给丢了,当初只留了田家和长公主府的,所以你今日非要聚会,我只好……带你来了长公主府!”
“……那你会不会损失有点大?”段勾琼蹲在倪月杉的身前,双手抓着倪月杉的衣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灵动眼珠子,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佩服。
“不会啊,骨折的人又不是我?”
好看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372章 誰怕誰?讀書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72章 誰怕誰?熱推
段勾琼:“……可我是你丫鬟啊,你要负责任啊!”
倪月杉无奈叹息:“你看我像冤大头吗?”
段勾琼摇头,然后又用力摇头。
倪月杉轻笑一声:“走吧,一起去看看这位凌小姐。”
段勾琼跟着站了起来:“好。”
二人赶到房间时,屋内屋外已经围满了人,看见二人走来,不少人有些害怕的退让。
倪月杉的丫鬟这般肆意妄为,没有倪月杉的纵容,她哪里会有那个胆子?
所以今日谁招惹了倪月杉,下场或许都会和断腿一样严重。
倪月杉目不斜视,带着段勾琼走了进去。
在房间内,凌降双,此时满脸的痛苦,“诶哟,诶哟,好疼啊,会不会废了?”
景玉娥坐在床边开口安慰她:“先别害怕,也别着急,女大夫正在给你摸骨,你稍等!”
倪月杉走到床边站定,凌降双早在看见倪月杉的时候,立即激动了起来,她咬牙切齿:“你走,不需要你假好心的来看望我!”
妙趣橫生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72章 誰怕誰?讀書
倪月杉却是长叹一声,同情的说:“谁要看望你了?本太子妃是来听一听你们都是如何骂本太子妃的!”
在场人神色各异,没有人胆敢为凌降双说话。
倪月杉看向身旁的景玉娥:“刚刚有人骂本太子妃吗?”
景玉娥有些汗颜,倪月杉究竟为何,这么自信,有恃无恐?
此时躺在床榻上的凌降双突然惨叫一声,女大夫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骨头接不上!碎裂了!”
倪月杉看向躲在她身后的段勾琼一眼,段勾琼瑟缩在倪月杉的身后,偷偷探出两只眼睛看着床榻方向:“所以是残废了的意思吗?”
女大夫叹息,点头:“是。”
段勾琼抓头:“好可怜。”
多的话没说,只是一句同情她可怜。
凌降双脸色铁青,咬着牙对段勾琼怒道:“就是你这个贱婢,长公主你要为降双做主啊!还有,要,要将我爹爹还有我大哥都请过来!”
景玉娥叹息着说:“你在我府上出事,我当然不可以不管,你放心吧,我会将此事禀明父皇!”
她眼神饶有兴致的看着倪月杉,那是得意?
今日被邀请来府邸的,除了倪月杉,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刺头。
不出事,不闹起来,她反而会失望。
倪月杉神色平静,跟着叹息一声:“那就快些去吧,不然时间晚了,宫门就关了,来不及告状了!”
之后倪月杉目光看向女大夫:“你确定接不上是么?”
“是!”女大夫无比肯定的回应。